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重寫

2021/3/28 — 9:46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我其實是個不婚主義者,甚至是個不談戀愛主義者,因為一些個人經歷,我總會想,離婚該怎麼辦,分手該怎麼辦。後來有日某個女孩敲我的頭﹕「怎麼可以未談戀愛就講失戀呢?」想想也覺得有道理,於是和她談戀愛。果然失戀。可我不並不怎麼傷心,因為我沒聽她,這種事我已經在腦袋演練過。總的而言,我覺得凡事都應該盡量在擁有的時候多想失去,一來真的失去時不會那麼措手不及,二來,你會更加珍惜擁有。

不過最近我發現,原來也有些東西,我終究還是沒準備好失去,因為我壓根兒沒意識到原來我擁有。不是嗎?人在窒息之前從來不會去想,沒氧氣怎麼辦,沒氧氣怎麼辦……而偏偏正是那些你沒想過會失去的東西,才是最重要的東西。它已經與你的生活融為一體。沒想到的吧,怎麼會想到呢,嘭嘭,咚咚咚,酒吧就沒了。

那些苦心收集,每一隻我都叫得出名字的杯子(不是 highball 與 shot,而是 Peter、Paul and Mary),再也無法碰面,甚至連好好告別的機會也沒有。抽一口煙。我終究還是措手不及啊,措手不及的樣子。

廣告

不只是我的杯子。由於走得實在急,就連牆上的海報(柯德利塔圖),以至放置在收銀機與唱片架中間的筆記本,都沒能帶走。

那筆記其實是日記,或者說是生活寫照。裡面都寫了些甚麼呢,趁著我還記得的時候回想一下。我的母親,我的父親。養過的貓,與我交往過或者可能交往過的女孩。我的朋友,或可能是朋友的人。還有活在各種各樣不同時間點的我。

廣告

他們在遠遠地凝視我,也許懷有思念,或者怪我絕情。

「是絕情。」筆記本說。

「你真這樣認為?」

「真這樣認為。」

「好吧。」我吸一口煙。「那就這樣認為。」

這時候香港的時間是 9 點 55 分,我這裡則是凌晨 1 點 55。從這個時點開始,一切都要重寫。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