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重新發現鬧市中的鳥語與花香

2021/3/11 — 15:21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這個閉著眼走都不會迷路的地方,究竟還有什麼好探索?

也許社區最神奇的地方在於千變萬化,街坊的分享往往能給我們更多故事。

來看看太子街坊 Nora 的分享: 

廣告

提起花墟和雀仔街,相信不少人的普遍印象也只是「人多擠逼」,除非是花鳥愛好者,否則通常避之則吉。這天,我們卻跟隨著太子街坊 Nora 的步伐,越過重重人群,重新發現這些似曾熟識的地方。

從旺角走到太子,遠遠便可見到為數不少、位於界限街附近的火車橋,這些看似平平無奇的橋,原來也有充滿著血汗的故事。聽 Nora 的分享,五十年代,不少人從中國偷渡到香港,當火車駛近九龍的邊界,就會從火車跳下,吊在橋上準備著陸,卻也有不少人力有不逮,最終跌下慘死。現在界限街附近開滿店鋪,難以想像昔日曾有這樣悲慘的光景。

廣告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我們避開人流,慢慢走到雀仔街,這裡的正式名稱為「園圃街雀鳥公園」,位於花墟末端,園內古色古香,不過相信許多人通常只會經一旁的小徑而過,不會走進鳥聲紛雜的公園裡一探究竟,Nora 卻如數家珍,一一向我們介紹各種鳥類,例如唱歌非常動聽的畫眉、動作靈巧的暗綠繡眼鳥等。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就像香港許多具有歷史意義的地方一樣,雀仔街也曾因社區發展而被逼遷,舊址是現時朗豪坊的位置,當時那裡有兩排三、四層樓高的大廈,大廈延伸出黑色的帳篷,底下就是非常熱鬧的雀鳥市場。遷址重置後,愛雀之人雖然仍有聚腳之處,環境也比昔日光猛衛生,但店舖的裝修和牌匾卻變得一式一樣,失去了各自的特色。

最後,我們走進了花墟。花墟的店舖雖然看似混亂,但也可以粗略分成三區:連鎖店區、散貨區,還有就是位於橫街、售賣較便宜貨品的店鋪。Nora 也趁機分享了她的生活小智慧:一般插花用的花束過兩三天就會枯萎,但如果放進(過期的)Panadol,就能放上一星期;此外,若想催促花卉快點盛開,也可以灑點糖。當然,揠苗助長也需要付出代價︰開得快的花自然也更快枯萎。不過,花墟到處繁花錦簇,天氣對的話,過年時的太子街頭更會飄送著水仙花香,也不用自己買花栽種,就能享受怡人清香,實在是一大享受。

後記:介紹旺角與太子的一大難處,就是每個角落都看似熟悉,不像其他地區般,會有區外人不懂去的地方;可是走了一個下午,卻發現即使是再「熟悉」的地方,也有靜待發現的小驚喜。或許僅僅成為一區的街坊並不足夠,還要對地區的一事一物保持興趣,才能在每天重複所見的事物中找到新鮮感。

作者網頁 /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