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關於實習

2020/5/21 — 10:16

《The Intern》劇照

《The Intern》劇照

今天跟大家分享一下大學時期的實習經歷,或許是因為當時我總覺得畢業之後會找不到工作,所以大學四年幾乎每年都有做不同的實習,如果必須要把那些經歷歸類的話,那它們大概全都是跟教育以及社會服務相關的工作。

記得第一份實習是在一家社會企業,上班沒幾天老闆就給了我公司的鑰匙,拿到鑰匙的隔天我上班還是習慣性地按門鈴,老闆開門的時候笑著說:「我不是已經給了你鑰匙嗎?」我當下突然覺得自己很笨。雖然是很小的一件事,但我一直記得很清楚,大概上班的第一課,就是腦子要靈活吧?

印象最深刻的是在香港考評局的實習,當時我整個暑假都朝九晚五的上班,任職當局的評核發展部,也就是出英文科考卷的那個部門。第一天到辦公室,看到的是八十年代的裝潢,眼前還有一部充滿歲月痕跡的打字機。對這個組織的印象,難免有點陳腐。

廣告

但或許是因為我的部門的性質關係,上司們幾乎都是外國人,或者是在國外讀英國文學、語言學、教育等等專業的學者。我的老闆是一位中年英國男士,他每天都會叫我到他的辦公室,大大的房間裡佈滿著各種學術的、非學術的書,還有一張看似很舒服的皮製大班椅,除了辦公桌還有一張很大的圓桌,我每天都在那邊跟他「開會」。

說是「開會」,其實更像是聊天。第一天上班他從書架上拿了一本他的語言學博士論文,說我有興趣的話可以看,雖然他不覺得有任何人會有興趣(大概這就是英式幽默吧?)。基本上每天他除了交代工作之外,還會花許多時間教我許多關於語文評估 (language testing) 的學術知識,還有考評局的評核方式、背後的理論等等。每次他都會給我一份學術文章,也就是下一天我們討論的內容。

廣告

我的工作主要是聽打和翻譯,或許對於許多人來說會覺得無聊,但我卻也頗享受一個人躲在角落不停打字的日子。還記得有一次我把翻譯好的文字給了老闆看,他說我的英文很好(不知道這是不是英式幽默),然後問我高考的英文成績,我說我只拿了個 B,他說,一百個人裡邊只有一個 A,還有兩到三個 B,雖然他是個學者,雖然他掌握了大量的數據,雖然他致力改善公開試的系統,但無可否認的是,考試就是有那麼一點不公平,而事實上 B 跟 A 的能力差距,有時候真的是微乎其微。

或許他是想安慰我吧,但我還是相信了,之後似乎也沒再在意曾經的成績,再說現在高考也沒了,取而代之的是新的考試系統。

實習的最後一天,老闆叫我唸一個語言學的碩士,他可以為我推薦,畢業後就可以繼續跟他工作了,可是我當時選擇了加入政府。

那確實是一段充實的實習經驗,也讓我感受到考評局的自由,特別是因為後來當我也在政府工作過的時候,我才發現考評局的自由氣息、人文氣息,畢竟跟政府的壓抑是不一樣的。

可是,現在的考評局想必也跟當日的必不一樣了,想到這裡,就覺得好可惜。

分享一段來自《The Intern》的對白:

Ben: "You're never wrong to do the right thing."
Jules: Who said that, you?
Ben: Yeah. But I'm pretty sure Mark Twain said it first.

馬克吐溫沒有錯,Ben 沒有錯,考評局也沒有錯。據新聞報導考評局評核發展部通識科兩名經理(15日)請辭,他們也沒有錯。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