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關於離開這段婚姻,你還沒做好準備

2021/1/31 — 14:44

圖片素材來源:《marriage story》

圖片素材來源:《marriage story》

「你要離婚?」我問,每逢佳節被撕親,大概,佳節要到了,想撕親的人也會增加之類的。

「對。我想請你評估我的情況,大概訴訟離婚的可能性有多高?」她說,聲音聽起來很沮喪。「你聽我說,我跟我先生結婚 20 年,我們有一個十歲的孩子,但是他有嚴重發展遲緩,這幾年來,我把工作辭掉,全心全意照顧這個寶貝。」

「這是好事,夫妻分工照顧這個孩子。」我說,「那麼怎麼會想要離婚?難道是因為照顧孩子讓你們產生爭執?」

廣告

「不。我們後來找到了一個照護員,可以協助我照顧孩子。」她說。「但是我們之間的問題,也從此開始。」

「不。如果婚姻有問題,通常不是從第三者開始,而是早就開始。」我稍微想改變她的說法,「但是,第三者確實可以加速問題的爆發。」

廣告

「沒有第三者。」她冷靜的說,「律師,他不是第三者,他是照護員。」

「哦?那麼,為什麼要提到他?」我問。

「因為,他是個非常好的照護員。他會陪孩子玩、讓孩子信任他,而且協助我處理所有孩子的情緒、非情緒的問題,而我先生吃醋了。」她黯然的說。

「吃醋?你們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問。

「例如,有天他唱歌給孩子聽,我在 line 裡面對他說,『你的歌聲真是可以讓人懷孕』,我先生偷看了手機訊息。然後惡狠狠的質疑我,怎麼可以跟男生說這樣的話。這明明就是不守婦道。」

「這不是網路的常用語嗎?」我說,「不過,這是誤會,溝通應該就好了。」

「不,惡夢開始了。因為他懷疑我外遇,所以他在我車上裝設錄音筆,我後來才知道。而且在家中裝設攝影機,我一樣後來才知道。而且,有天晚上他還試圖趁我睡覺的時候,用我的指紋想打開手機看訊息。」

「所以,他看到了什麼?」

「當然什麼都沒有。我跟他,根本什麼事情都沒發生,我是把他當作孩子的朋友,以及很棒的照護員。我們的對話就跟好朋友一樣,沒有任何的曖昧。可是我先生不能接受,他覺得我不能跟這個男生這麼好。」她的語氣有些憤怒。「這算什麼?我先前在外商公司工作,為了孩子,我辭職、全心照顧他,如果不是這個照護員,我早就沒辦法喘息了。你知道,照顧孩子有多累嗎?先生竟然可以懷疑我跟他?難道我不能以他犯了妨害秘密罪,對他提出離婚的訴訟嗎?」

「不容易贏。」我果決的回應她,「因為這些所謂的妨害秘密,必須符合『無故』,可是他必然會主張他是因為你跟這個男生過從甚密,所以才會想要瞭解情況。到了法院,勢必是一場纏鬥,他有一千個藉口可以把這件事情導向你『可能』有外遇,所以才會發生這些事情。你去提告,沒有一定贏的理由。如果照護員是女生,你老公跟她很好,換做是你,你也會不開心啊!」

「那麼,我應該怎麼辦?我已經受不了這種生活。你知道嗎?自從這個照護員來到我們家,我總算可以單獨去運動、做瑜珈,而不是被孩子整天綁在家裡。我也需要休息,為什麼他可以選擇性的照顧孩子,我卻得要扮演好媽媽的角色?因為我沒上班?拜託,我也可以去上班,當初是他拜託我專心照顧孩子,現在反而變成我是米蟲,有人幫我,他付出的遠多於照護員的本分,我當然很感謝他,也把他當好朋友,結果變成好像是我外遇,還不斷監視我。這對我公平嗎?」她的情緒聽起來又沮喪又激動。

「那就休息啊!」我說,「你應該多花點時間在自己身上,不要糾纏在婚姻裡。想去運動就去、想去喝杯咖啡就走。你也該暖身,為自己回到職場做好準備。現在有人協助你照顧孩子,你就做你想做的事情,提出離婚,對你的意義在哪?」我反問她。

她沉默了半响以後說,「我不知道,或許我只是累了,不想要再跟這樣的人糾纏,想過點自己想要的生活。」

「糟糕的婚姻不能傷害你,只有在意的人能傷害你。你想離開,是因為你在意。可是如果你不在意呢?你本來就不需要聽他的,你本來就可以有自己的時間,你本來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你本來就可以交你想要的朋友,你是自由的。」我停頓了一下,「除了外遇。而且,關於離開這段婚姻,你還沒做好準備。」

「你怎麼知道?」她好奇的問。

「我就是知道。」我不好意思說,那是因為我每天都在離婚。

「好的。幾年後我再找你。」她總算笑了。

「如果還沒退休的話。」我也笑了。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