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靈魂伴侶的柴米油鹽

2020/10/18 — 10:52

Before Midnight 劇照

Before Midnight 劇照

1994 年 6 月 16 日, Celine 在火車遇上 Jesse,二人一拍即合,在維也納落車逛了一日一夜。晚上在河邊遇上詩人點題寫字,Celine 選了「milkshake」一字。⁠

Look at those big eyes,⁠
See what you mean to me,⁠
Sweet cakes and milk shakes.⁠

《Before Sunrise》是兩個話癆用靈魂與對方交流,由愛情談到靈魂再世死亡、從家庭談到人生理想意義、宗教兩性關係等。對世界人生有想法有熱情的獨立個體,找到 intellectually stimulating,同時有 sexual chemistry 的彼此,與之身心靈連結。就像 Celine 在《Before Sunset》說,年輕時你以為會遇上很多同你夾得來的人,後來才發現一生也只有那幾次而已。茫茫人海,兩個人樣貌背景學識氣場都相配,走幾萬步,絮絮叨叨聊遍宇宙都不無聊,機率萬中無一。所以無人質疑過為何只相處半日的兩人可以糾纏三部電影,兩個九年。會質疑的人應該連第一部電影也捱不過。⁠

廣告

那時十八廿二,嚮往二人浪漫的靈魂相遇,享受青春的自由奔放。沒有工作、伴侶或小孩這些現實責任纏身,渾身散發青春荷爾蒙的二人話走就走,説愛就愛。男將那夜寫成長書,重遇時發現多年來原來自己在對方心中仍然留一席位。⁠

現在重溫,更是喜歡男女主角的平等地位。電影容易偏向一種觀點,但《Before Sunrise》和《Before Sunset》給我們平均平衡的男女角度。翻看資料,導演 Richard Linklatet 為避免電影不自覺被其男性角度主導,故尤其著重給女主角同樣強烈的女性觀點。決定好基本劇情走向後,他與 Ethan Hawke 和 Julie Delpy 共同討論劇本,以不同經驗背景角度,對人物塑造、行為動機和對話內容提出意見,不斷修改。⁠

廣告

有趣的是,很多 Jesse 說的話其實出自 Julie,因她有男性強悍一面,相反 Celine 某些女性角度則由兩位男士提供。Jesse有傲慢自大,理性質疑的傳統男性特徵,但心思同時敏感細膩; Celine 思想獨立自主,同時具傳統女性的脆弱溫柔,並沒刻意遮掩其貫穿三集,會歇斯底里抓狂之底藴。所以《Before》三部曲最後成就陰陽並重,十分討喜的兩個角色,二人談天是場平等舒服的思想辯論,想法不同但互相尊重。⁠

不過能夠達到這種平衡,也許亦因兩人沒有現實框架。無論靈魂伴侶如何合拍登對,在 happily ever after 後必須處理現實世界的後續。去到《Before Midnight》,九年相處讓浪漫激情散去,酒店吵架一幕將對靈魂伴侶人到中年的生活狀況毫無保留展示在觀衆眼前。男女分工、孩子負擔、麻怨犧牲、搬出女權男權、質問有否出軌、爭論誰更理性(然而其實感性並無問題),盡挖新仇舊怨,這對壁人始終也避不過柴米油鹽。有人認爲 Celine 變成公主病怨婦,有人討厭 Jesse 變成大男人,有人看完表示沮喪,無論如何金童玉女,結果同樣崩壞。但也許大家看太多愛情劇,其實第三部才開始進一大步,對愛作出核心描繪。⁠

起埋一齊好容易,繼續一齊先難,所以大部分浪漫愛情喜劇只描述情侶成事前的曖昧粉紅泡泡,而通常夠膽寫 what’s after 就會變成《Gone Girl》般劇情驚慄片。中七讀過 Ian McEwan 一本書叫《Enduring love》,頂癮在 enduring 形容詞指長久,動詞則是忍受。Celine 與 Jesse 誰對誰錯,誰付出較多較少并非重點,而是一日雙方還認爲生活有彼此會比沒有更好,其實就無法計較,只有繼續妥協磨合,不然分手。我老豆常說,家人就是講愛不講理。一旦決定繼續生活下去,終究要放下矛盾,互相合作,而非鬥個你死我活,命都短幾年。⁠

John Armstrong 的《Conditions of Love》說,「愛」一詞並沒有可被定義的本質,我們應看成為不同人生階段下的不同狀況。《Before Sunrise》的浪漫激情是一種,《Before Midnight》的忍耐、責任與妥協是另一種。後者這種愛是務實踏地,需每日下苦功的毫不夢幻,but it is real。⁠

最後 Jesse 主動曬冧,Celine 配合時空穿梭橋段,扮 dumb blonde 搵個落台階和好,然後電影 bittersweet 完場。老夫老妻就是得閒開吓玩笑,得閒嘈吓又一日。問題依然未有解決,但看著這糾纏廿年都仍然話癆的美男法女,你敢說他們不是真愛?⁠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