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靈魂奇遇記》生命是否有意義?

2021/3/15 — 10:52

《靈魂奇遇記》劇照

《靈魂奇遇記》劇照

《靈魂奇遇記》(Soul)是 Pixar 第 23 部動畫長片,導演和編劇都是《玩轉腦朋友》(Inside Out)的 Peter Docter,今次故事深度遠超以往作品,再創動畫片新高度。電影世界觀獨特,奇幻故事散發著哲學和禪味,在問經典的哲學問題:「生命是否有意義?意義是什麼?」激發觀眾思考人生。

戲中有兩位想法南轅北轍的主角,一位是中年的音樂教師 Joe Gardner,懷才不遇,仍夢想在爵士樂團擔任鋼琴手,但某天意外逝世;另一位是非常厭世的靈魂「22 號」,認為生存沒有意義,在陰間「投胎先修班」(Great Before)數千年都不願意投胎。在陰差陽錯下,Joe 的靈魂成為了靈魂 22 號的「導師」,希望 22 號找到「投胎通行證」必須的「火花」(Spark),再將通行證轉交給Joe,讓他可以重返陽間參加樂隊表演……

電影角色數量不多,故事大綱簡單,世界觀很有趣。當人死後,靈魂會去到一個叫「Great Beyond」的空間,而投胎前的空間叫「Great Before」,裡面有「The You Seminar」、「Hall of Everything」協助靈魂找到生命的「火花」(Spark),以完成返回陽間的通行證。此外,亦有一個當人陷入忘我境界時會出現的領域「The Zone」。

廣告

在同一齣動畫片,可以看到幾種高質素的動畫風格,盡顯 Pixar 的功力。例如寫實的現實世界、有點印象派藝術感覺的陰間樂園 Great Before、在 Great Beyond 與 Great Before 之間的黑色宇宙空間,還有身體由簡單線條組成的陰間管理者 Jerry 和 Terry。

「究竟人生有沒有意義?意義是什麼?」在我們成長的過程中,總會思考過這些哲學問題,但對仍未投胎的靈魂 22 號來說,思考的問題還有多一個:「如果每個人最終都要一死,為何要投胎?」他一直想不到答案,所以無論多少歷史人物擔任他的導師,也未能協助他尋找到通行證的「火花」(Spark)。而起初,Joe 和靈魂 22 號都以為 Spark 是人生的目標或意義。

廣告

《靈魂奇遇記》(Soul) 劇照

《靈魂奇遇記》(Soul) 劇照

一件物品存在或被製造出來的意義,通常都是功能性,例如手機和食物。而每個人或全人類誕生在這個世界的意義或原因,我們基本上是難以解答,一直困擾著今古中外的人類,成為無盡的哲學討論題目。因此,宗教信仰就為人類提供了答案或面對這個問題的態度:是神創造了人類和世界萬物,神委託人類去管理地球。不過,假如你沒有宗教信仰或是無神論者,就沒法用上述思維去解答。

Joe 渴望重返人間,希望參加爵士樂團表演,達成自己的夢想,這是他為自己訂立的人生目標和意義。因此,他認為假如目標未能達成,人生就不完整甚至沒有意義。靈魂 22 號在陰間生活了數千年,聽過無數導師的教導,甚至在 Hall of Everything 體會了世間的一切,反而讓他對投胎不感興趣,沒有人生目標和興趣,十分諷刺。

當靈魂 22 號意外地進入了 Joe 的肉體,在人間生活了一陣子,才感受到活著原來是怎樣的一回事(其實反映了 The You Seminar 和 Hall of Everything 的教育問題,不過這部分不是討論重點)。靈魂22號在人間遇到不少人,包括理髮師、Joe 的媽媽、地鐵站的表演者、Joe 的學生等等,與他們互相交流,亦得到了一些「禮物」,又感受到風的吹動、落葉等自然現象。這些簡單的日常體會,竟然讓他渴望繼續留在人間。

另一個重要的扭橋位是,當 Joe 在爵士樂團表演完畢後,竟然感到失落,因為他被告知明天、後天都要繼續表演。當期待已久的人生目標達成後,未有新的人生目標,之後的人生好像再沒有意義,難道只能等死?隨後,他看到靈魂 22 號收藏的物品和回憶起自己的人生經歷,頓時得到了啟蒙,思考到真正的人生意義。

要完成投胎通行證,每個靈魂都必須找到 Spark,而 Spark 其實不是人生的目標、興趣或意義,而是一種想活著的心態。人生其實沒有固定的意義和目標,正如戲中的理髮師所說,他以前夢想成為獸醫,但家境清貧,所以只能報讀理髮師課程。雖然原先的夢想無法達成,但當理髮師也是非常開心,是他當下的人生意義。

換個說法,人生是否有意義,與目標是否達到無關,只要你覺得自己的人生是有意義,人生就會有意義。Joe 在表演之後,回憶起自己的人生經歷,發覺自己的一生其實非常精彩,死而無憾,能否表演根本不是關鍵。人生的得與失,每件小事情,原來都有意義。當你擁有「活著就有意義」和「想活下去」的心態,就擁有 Spark。

此外,人生意義的另一個層次是能夠影響其他人,例如生兒育女、創作影響社會、將經驗傳給下一代。Joe最後領悟出死而無憾的心態,決定將投胎通行證還給靈魂 22 號,反映出 Joe 認為自己已經完成了有意義的人生,應該尊重已經死去的事實,將生存機會留給靈魂 22 號。而 Joe 作為導師啟發了 Spark,也完成了責任,結尾這部分拍得頗為感人。

電影主題明顯偏向樂觀正面,某程度上是建立於人類的求生本能,相信人生有意義、就算沒有意義都要活下去,也屬於一種信仰,希望可以讓心情低落、覺得生存沒有意義的觀眾重新思考人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