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青春的模樣

2020/3/15 — 13:45

Dazed and Confused 劇照

Dazed and Confused 劇照

昨天看了Dazed and Confused,感受到了美國高校式的青春,覺得有點陌生,卻又有點熟悉,然後我用了一天整理陌生在哪,而熟悉又在哪。就跟影片倒帶一樣,越遠的事情需要越長的時間,這次回到過去,我用了一天,下次在回想起那些所謂的青春,想必要用更長的時間了。

關於高校有一件事我記得特別清楚,那是高考前幾個月,因為是天主教學校的關係,即便要努力準備考試,我們每週還是要上一節宗教及生命教育課,授課的是校長本人。那天,她面帶微笑的跟我們說,溫習辛苦了,我們不如話一節課的時間好好放鬆,好好感受主帶給我們的種種恩典。

她帶我們離開課室,走到了學校的後門,柵欄的另一端是個偌大的公共公園,她請我們去公園放鬆、感受,我們(七十個女生)就像脱籠鳥一樣興奮(可想而知平日的課堂有多壓抑),有好些同學跑了去遊樂場,玩木馬、盪鞦韆,單純的笑著。我則坐在一旁,觀察這近乎荒誕的景象。

廣告

原來這樣還不算荒誕,後來校長走了過來,看到快樂的同學們,她不單沒有同樂,反而很憤怒,她說她的原意是要我們用眼睛觀察、用心感受上帝奇妙的創造,並不是要我們嬉戲,我說,奇妙的是她。

聽說那天在遊樂場的同學有被懲罰,是記過還是其他的,我倒是忘了。

廣告

我成長的這所傳統女校啊,連抽煙的同學都幾乎找不到,那些大麻不離手的經驗,就當然更遙遠了。

但一樣的是校園霸凌,不夠厲害的會被霸凌,太特立獨行的也會被霸凌,所謂槍打出頭鳥,就是這樣的意思吧。我記得初中第一天上課,同學們過半是來自同一家小學的,她們形成了一個小圈子,在冰冷的空氣了熟絡地聊起了天。有一位同樣是「外來」的同學嘗試與我展開話題,她問我在小學考第幾,我沒說,她驕傲地說,我永遠前十名喔,她不知道,我幾乎永遠第一。

總是覺得跟女生很難相處,不知道是因為我是「外來」的,還是我長得太討人厭,因此我參加的課外活動,也是校外活動,比如跳舞,比如做義工。有一次因為義工上了報紙和電視,我並沒有任何感覺,只覺得這樣也可以上新聞實在是有點無奈,沒想過隔天上學,有個拿著愛馬仕皮包的同學向我擺了個臭臉說:「我們班上有明星欸,好厲害哦。」

我希望她不是嫉妒,因為這確實沒有值得嫉妒的,但我知道她是,那一陣子,我又似乎察覺到班上那股冰冷的空氣。

電影中男生與男生之間的霸凌,直接了當得多,挨了幾下棒打屁股,後來就變兄弟了,女生與女生之間,一切都隱晦許多,隱晦,卻還是能夠明確察覺,有時候我希望自己唸的是男女校。

青春的模樣,除了談戀愛、唸書,我想也少不了霸凌和被霸凌吧?當然霸凌不是好東西,有些傷害不像屁股上的瘀青,幾天就會好,有些傷害是一輩子的。

不過就跟影片倒帶一樣,越遠的事情需要越長的時間,這次回到過去,我用了一天,下次在回想起那些所謂的青春,想必要用更長的時間了。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