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非男非女,我就是我!」──雙性人細細老師

2020/7/6 — 18:01

【文︰香港電台/圖︰香港電台、受訪者提供】

一縷細細長髮,夾雜些許銀絲,言行舉止端莊優雅,不時笑面迎人。眼看她與「常人」無異,但背後已經歷種種他人難以想像的痛苦與磨難。她,是一名雙性人;她,是細細老師。

隨著社會風氣開放,與性相關的話題逐漸在華人社會解禁。現在,社會以「雙性人」一詞區分生理上男女以外的一個新類別。但對細細老師而言,在她出生的年代,即使只與常人有些微的差距,也足以令她的童年生活過得困惑、迷惘。

廣告

不堪回首的過去   做不了男孩的「男孩」

從小,細細老師便被家人灌輸「長子」的概念,但打從他懂性開始,就對自己的身份感到疑惑。「我見妹妹去洗手間係踎喺度,我唔可以好似男仔咁企著小便,我都係踎。在幼稚園見其他女同學又係踎,而其他男仔都企嘅時候,我問點解我唔係女仔?」正因為如廁方式與女生無異,被賦予男性身份的細細老師,一度被同學嘲笑「男人頭,女屎忽」,更被頑皮的同學在小息及課後對他的身體進行「探索」。為避免同輩冒犯,細細老師自此選擇只在上課時才舉手要求上廁所。然而,並非所有老師都體諒她的難處,更甚者會責罵她「懶人多屎尿」,著她罰站。細細老師坦言,童年是她最不堪回首的記憶。

廣告

幼稚園時期的細細老師。

幼稚園時期的細細老師。

細細老師自小被便家人教育自己是「長子」。

細細老師自小被便家人教育自己是「長子」。

直到八歲那年,跟進治療的醫生告知細細老師,香港引入一個實驗性質的治療方式,有望透過矯正生殖器官結構,讓她成為真正的男孩。可惜,理想與現實總有落差,原以為一、兩次手術便可以為她帶來「轉機」,豈料經過二十多次手術,還未能夠成功讓她成為「男孩」。術後更令她一度出現四個尿道出口,就連蹲下如廁的難度都提高不少。在成為男性的路上,細細老師經歷過一連串痛苦的折磨,令她在成長的過程中,更加憎恨自己「男性」的身份。

從學做「男性」到做自己

在細細老師的成長過程中,性別問題一直困擾著她,令她時常感到困惑及迷惘。有時候,她會感覺自己是一個怪物︰「我係一個有病嘅怪物,唔單止達唔到一個做男人嘅標準,我覺得自己達唔到做人嘅標準。」當時,她並沒有選擇的權利,她必須選擇作為一名「男性」來回應家人的期望及符合社會的規範。細細老師亦因此從頭去學習做男性會做的事,猶如演員般以觀察、模仿、練習的方式,去成為一名「男性」。

細細老師純熟地扮演「男性」30多年,直至醫生在她36歲時檢查發現,她是一名雙性人,並發現體內的男性器官會增加患癌的風險,權衡過後,她最終切除男性器官,亦將身份證上性別一欄更改為女性,讓她生活方便點。當時,面對性別上突如其來的轉變,細細老師曾一度感到不知所措,害怕自己又要花數十年時間去「學做」一名女性。感到慶幸的是,原來她不需刻意造作,只需做回自己,大家都能輕易接受。

現年55歲的細細老師坦言自己討厭成為男性,因為經歷了太多痛苦。

現年55歲的細細老師坦言自己討厭成為男性,因為經歷了太多痛苦。

坦承雙性人身份 望更多人勇敢做回自己

如今,細細老師已接受自己是一名雙性人,並以雙性人女性的身份生活。問及有否後悔公開雙性人的身份,她笑道︰「有㗎,因為公開咗,生活係會敏感咗。街上被人認出嘅第一個反應係,『佢會唔會係想欺凌我?佢會唔會想取笑我呢?會唔會想挑戰我啲咩呢?』」細細老師曾經非常害怕公開身份,但當她知道世上還有許多雙性人與她一樣,經歷手術之苦與歧視欺凌,甚至被殺害,她便希望靠自己棉薄之力,喚醒更多人勇敢做回自己。「我要做一個model畀其他面對困難嘅年輕人睇,唔單止係雙性人。我哋熬過難關,總會有好日子。」

細細老師(左)與港台《新紫荊廣場》主持楊子矜(右)。

細細老師(左)與港台《新紫荊廣場》主持楊子矜(右)。

——

香港電台普通話台《新紫荊廣場》──「燦爛人生」,逢星期一專訪我城平凡人的不平凡故事,讓大城市中小市民的經歷,為香港注入正能量。節目逢星期一至五上午9時30分至中午12時,於港台普通話台(AM 621/FM 100.9跑馬地、銅鑼灣、灣仔、屯門北/FM 103.3將軍澳、天水圍)播出,足本重溫︰ https://www.rthk.hk/radio/pth/programme/xinzijingguangchang/episode/691097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