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願你明天的邂逅,能改變我們今日的哀痛

2020/7/1 — 16:40

《日間演奏會散場時》劇照

《日間演奏會散場時》劇照

【文:祈吉果的少年】

過去能夠被未來改變到底是什麽意思?

逝水如斯,一去不復返。人不能夠回到過去,又怎能改變過去?況且,未來往往被過去和現在限制,影響,又談何改變過去?這些種種疑問和常理,似乎都在敘説這句話的不可能,也難怪早苗在聽後會一頭霧水。

廣告

可偏偏這樣一句看似荒謬的話,卻是貫穿整部戯的關鍵。甚或可以説,不明白這句話的話,便沒法真正看懂這部戯,看到的也就只剩下一個老掉牙的故事而已。

那麽,未來到底如何改變過去?到底那晚在酒吧中,令洋子深受觸動的是什麽?

廣告

明眼的觀衆或許在一開始便已知道答案。聰史第一次說「過去能被未來改變」這句話時,回應的是洋子分享的,對於自己兒時玩耍的石頭殺死了外婆的糾結。「外婆撞死了在兒時玩耍的石頭上,兒時快樂的回憶便因而改變了」。這句話顯然容易明白許多。石頭把外婆的死和兒時的時光這兩段回憶連在了一起,洋子再回憶玩樂時光時便無可避免地會想起外婆。對這段回憶的感受,或是這段回憶對她的意義自然亦改變了。如是者,未來發生的事變改變了過去。

但是這樣的解釋或許仍不充分。畢竟這個未來改變的,充其量只能算是洋子對過去的回憶。兒時發生的事情,她在石頭上的行爲,玩的游戲等等都絲毫沒有改變。既然如此未來又怎算是改變了過去?難道這只是作者的修辭嗎?

雖然尚未拜讀過原著,未能確實了解作者的想法,但筆者卻認爲這并不單單是修辭而已。也就是説,過去的確是被未來改變了。這樣説的原因是,過去和回憶之間的界限其實並無想象中的清晰。以日常的對話爲例,被問及過去發生的事情時,我們談及的到底是「過去」還是我們所記得的「回憶」?同樣地,歷史除了是對過去的一份記錄以外,難道不也是又當事人記錄的回憶構建而成的,超越時間,屬於人類全體的回憶嗎?換個角度來想的話,其實我們從來沒有掌握所謂的「過去」,而是「記住」了發生的事,牢牢的抓緊 「回憶」罷了。如此也就能理解奧威爾那句「掌控現在的人能掌控過去」了。

既然過去是回憶,這份過去自然也就會受到個人的想法,理解,或是資訊的多寡所影響。未來改變過去的方法自然也就不止未來的時間與過去的事扣連(比如洋子家的石頭)一種。隨著想法,信念等的改變,或是資訊的增加,過去也會被改變。又以電影中的例子爲例,在早苗坦白一切之前,錯過與洋子的約定這段過去對聰史而言就只是他們因師傅入院等不可抗的因素而錯過而已。或許這對他而言也夾雜著對洋子的決絕的不解。同樣地對洋子而言,這段過去也就是聰史在音樂和自己之間選擇了前者,而自己也選擇尊重他的決定而已。而在早苗坦白後,這段過去中發生的事對他們而言也就深深改變了。「洋子不是忽然放棄這段感情」,「聰史並沒有為音樂放棄自己」。於是者不但這段過去給他們的感受和意義產生了改變,就連這段過去的内容也改變了。這種改變,早苗最後也明白了。

弄明白未來如何改變過去後,一些情節也就有了更深的意思和情感了。在這部戲的兩個半小時中,最令筆者動容的是洋子在恐襲命懸一綫,被困於電梯中時所説的話。「過去是能被未來改變的。活者的人一定要創造一個能改變這些不幸的未來」。恐懼,死亡,崩壞……這一切的一切自然是非常痛苦。但如果洋子對人類的信心是正確的,如果人性中的光輝和善良在漫長的歷史中真的能把我們導向美好的未來,或許現今的種種不幸都真的能被改變,化作美好未來的序章。但這又談何容易?面對同樣為人的同族,爲了種種原因所作出的瘋狂行徑以及他們對這份善良的漠視與踐踏,又有多少人能堅持這份光芒?可亦正因爲這份艱難,洋子的信念才顯得如此動人,如此值得盡力嘗試。

願你我都能持守這點光芒。盼望我們今天的不幸,真的都會被明天的邂逅改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