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願榮光歸口罩(二):我的第二次派口罩體驗

2020/2/12 — 11:49

【文:秦紫】

走上八層唐樓,每層梯間都是時光縮影和故事劇照。褪了色的髮廊招牌、舊日子磁磚鋪貼的牆身、銹漬蓋掩的欄柵窗框、霉爛仍又掛著的對聯。每逢轉角處有句粗口提示,叫人不要亂拋垃圾;每家每戶大門粉飾都有不同,像是情況背景的表彰。你會從隙縫裡閘門間看到屋內孤獨的老人、奔走的孩童、瑟縮一角的女士、徘徊走廊的大叔;你會在閘門外樓梯間聽見屋內空洞的電視聲、小朋友們的笑聲、母親責罰的謾罵聲、唐狗激昂的吠叫聲;你會在樓梯間隙縫中嗅到一點兒垃圾的酸臭味、舊傢俬和布被的霉噏味、或是沖涼或是洗衣的皂梘味、還有炒菜蔬的味、煎肉餅的味、老火湯的味...和拜神燒香的味。

四個家庭四位母親。一位說,拿取的都是留給爸爸上班使用,因為地盆要求工人都要自備口罩;一位說,孩子們都沒有口罩,兩星期來都沒有外出耍玩;一位說自己每日買餸都只在循用僅有的一個,現在終於有可以替換的了;一位說自己剛從肇慶帶了廿多個口罩回來,現在最需要的反而是找人幫忙辦離婚手續。

廣告

再走到天台,鐵皮屋前那關上了的閘門正支撐著晾衫竹的一邊;而另一邊則是懸掛在露台旁那電視天綫的支架上。我們好不容易找過沒有衣衫飄揚的位置,俯瞰這個可以熟悉、可以陌生、可以喧鬧、可以孤單、可以歡笑、可以流淚、可以甜蜜、可以苦澀的深水埗;或許還可以哀慟,因為我們擁有的他們未及奢望、其實亦可以幸福,因為他們擁有的我們早已失去;或許你可以埋怨,因為我們敍述的彷彿太憂愁太沉重太悲哀、其實亦可以感恩,因為他們卻是率性地隨意隨心又隨遇而安;或許仍可以無動於衷,因為我們所寫所見所聞不過是冰山一角也盡是主觀意願、其實亦可以坐言起行,因為他們今時今夕今日需要的正是行公義好憐憫和破碎的心。

拾級而下,忍不住泛起了悲鬱的無力感,擋不住流了幾滴沒意義的眼淚。當下腳步和心情都變得沉重,乃至思想和方向都已經迷失。我質疑,自己這麼派一轉、走一趟、幹一回;其實有多少果效?箇中有什麼代價?往後創造恁地改變?然後,我想起、我聽見、我哼著:

廣告

「讓世界的切需使你心破碎。餓者願得飽足,傷者得安慰;送上你的乾糧,施出一杯水;服侍人如耶穌祂要使用你。」

原來,倘若我們還在責難不公、咒罵抱怨;抑或只是固步自封、逃避現實;又控訴那無權的、針對那軟弱的。那末,確實是在浪費資源人生和時間。然而,如果透過今天的體驗、這般的經歷、潦潦的草字,可以成為器皿帶來心意更新而變化;那便是整個流程背後的因由和存在的價值。

回到看似富裕繁華的銅鑼灣,想起馬會旁邊隧道裡的露宿者;榮耀映照下的陰暗、驕縱比對下的落寞。我拿起餅來、拿了穿的來、拿著口罩來,放在那殘破又空置的床鋪上。我望望天,彷彿聽見:「這是維持感恩喜樂的最壞時候,這是宣揚福音的最好時候。」

號角聲已響起!弟兄姊妹和不願作奴隸的人們,我們起來吧!讓我們光復黑暗時代,建造新的長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