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顫·役·前》— 反思 Jordan Peele 的非裔美國人至上主義

2020/9/14 — 16:58

《顫·役·前》海報

《顫·役·前》海報

【文:比布的小星球】

對《顫·役·前》有興趣的原因,是因為 Janelle Monae。她曾出演《NASA 無名英雌》(2016)中的 Mary Jackson,令人印象深刻。加以了解後,才知道原來電影由三年前大受好評,牽起大眾對非洲奴隸歷史討論的《訪·嚇》(2017)導演 Jordan Peele 執導。早前還有《我們·異》(2019),但因還沒有時間看,因此本文會集中討論《顫·役·前》和《訪·嚇》。

宮崎駿曾經說過,當導演用心做一部電影時,便會不自覺把個人的思想情感流露出來,因此電影時常都會作為思想文化的載體,及傳播不同意識形態的媒介。看完《顫·役·前》和《訪·嚇》後會發現,Jordan Peele 對非裔美國人在美國的定位有一個非常明瞭的闡釋。1600 年開始非洲人經由奴隸販賣的方式來到美國。他們社會地位低微,長年被美國人所奴役。到後來取消奴隸制度,隨之而來的卻是種族隔離政策。縱使美國政府高調宣揚非裔美國人是「隔離但平等」,但其實都是不斷地在制度裡剝削非裔美國人的權利,暗地裡散播美國人高人一等、看不起非裔美國人的意識形態。非裔美國人在美國飽受種種折磨,承載著數百年的歷史傷痛。直到今日,非裔美國人仍因膚色而被歧視,遭受警暴,不論是 1992 年因非裔美國人 Rodney King 被四名美國警察毆打致死引起的洛杉磯暴動,還是近日非裔美國人 George Floyd 被美國警察無故射殺一事而引起接二連三的警暴問題,都在影射非裔美國人在美國遭受的各種歧視,甚至總統 Donald Trump 同樣是白人至上主義者,所以非裔美國人在美國的處境實在變得越來越複雜。

廣告

Jordan Peele 則透過電影展現其民族主義的提倡 — 非裔美國人至上主義。Benedict Anderson 認為民族主義就是歷史,需要追溯以往的民族歷史才能有效地了解為何人民會發展出如今的民族想像。Anderson 亦提出民族主義就像是一個想像共同體,想像自己和其他有著共同處境、經歷的人會如何走在一起,發展出一個新的未來、共同體。Peele 在《顫·役·前》和《訪·嚇》中都是主要針著於非洲奴隸的歷史,那些他們被虐待、強姦、鞭打、採棉花的歷史。透過追溯歷史,Peele 從非裔美國人的角度出發,呈現美國人的自高自大,展示非洲人的弱小與無助,加強觀眾對非裔美國人的同情和美國人的厭惡,這亦正正是 Peele 對非洲奴隸歷史的詮釋和感受。回顧歷史,同時展望將來。Peele 對於美國人的厭惡感變本加厲,最後想像出非裔美國人至高的民族主義。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美國人把非裔美國人關在磚屋裡燒、用繩索套在他們的頸上然後拖行,這一切,Peele 都要美國人「以眼還眼」地奉還。

以牙還牙,是否最好的選擇?以往美國人持續欺壓非裔美國人,的而且確令他們受到很多無謂的痛苦,但高舉非洲人至上的民族主義,以同樣方式對待美國人,又是否能解決問題?雖然令他們付出相應的代價,是能解決一時之氣,但社會上無可避免地會有異見人士存在。所謂民主社會,就是包容和接納不同的思想文化,不論大家來自什麼背景,都要一視同仁。因此如果著眼點在於復仇,倒不如換個角度,嘗試去接納這些人的存在,並繼續宣揚自己所認為正確的社會想像。沒錯,他們是可恨的,但更不希望出現的,是自己亦變成和他們一樣的人。

廣告

(作者簡介:喜歡寫作和看電影,偶爾會撰寫不專業的影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