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銘

陳思銘

九歲負笈英國,十四年後畢業歸來,創辦英識教育;如今身在港,心也在港,但思想始終停留在彼邦。 www.facebook.com/ukchitchat

2021/5/4 - 14:44

飛向彩虹

資料圖片,來源:Jplenio @ Pixabay

資料圖片,來源:Jplenio @ Pixabay

本星期是 IB 和香港 DSE 開考的日子,一生的交叉點盡在本周。

當你感到緊張,壓力巨大,進入試場坐好,當試卷即將派下來的一刻,不妨深呼吸看一看四周:其他考生其實多數與你一樣緊張,此刻,他們在與你一樣的人生跑道,等待一響槍聲。

What comes easy won’t last. What last won’t come easy.

廣告

無論 IB 還是 DSE,是你踏向成熟的人生第一役。買幾瓶咖啡儲藏在冰箱,赴試場前早起一點,用冷水洗一把面孔。在赴考的前夜,盡量不要熬夜,清晨五點半醒來,太陽升起來的時候,你會發覺是腦海最清醒的一刻。

我考 GCSE 的那年,第一科試卷是數學。數學不是我的強項,但有一個校花鬼妹同學 C,考試前一星期,竟然邀請我到學校後面的墳場,在一棵樹下坐下,每人一隻青蘋果,一份青瓜雞蛋三文治。C 從來不溫習數學,她讀她的 History 筆記,而我總有點戰戰兢兢。

C 告訴我:Sam,不要怕,考完之後,我帶你到 Cornwall 家中,與我的妹妹一起去海邊懸崖邊野餐。C 很體貼。她幫助我 look beyond 考試這個鬼門關。她告訴我 GCSE 和 A-Level 不是人生的終點,只是火車由倫敦通往她的家鄉 Cornwall 之間的 Bristol 站。

她告訴我試場編排的座位,她那個號碼在我隔鄰一排,我比她坐後三個位,她的位置在時鐘的一點。

考數學那天,等待派卷,C 在一點鐘的位置,別過頭來向我一笑。我對她伸出大姆指,再 confirm 一次考試之後 Cornwall 之約。

C 那個微笑像向水面橫切投出的一塊小扁石,在心裏跳躍水漂,連環濺出少許泡沫浪花,為我在等試卷派下來的兩分鐘注入一支強心針。

我告訴自己:I can make it,並預想到與 C 野餐時她妹妹的樣子。我心中忐忑不安:我有點暗戀的是 C,為何她在我面前強調妹妹?她對我有意思嗎?還是只當我好朋友?

這時候,試卷派下來了,我低頭一看,幸好每一題都懂得,出得比我想像中淺。

那一次考試我數學得了 A*。C 也一樣。然而 GCSE 之後,C 的父親奉調國外,她告訴我:要離開英國,不能在原校升讀 A-Level 了。

她邀請我去 Cornwall 她的家中。原來不只我一個,還有兩個鬼仔同學和一個俄羅斯留學生。那時我才想到當日有點表錯情。那天我們一起到天涯海角,看著大西洋的浪花,嘩嘩然撞擊在岩石上,又散成千蕊,在陽光裡幻影出一道彩虹。

放榜的時候我已經回到香港,在電腦收到成績,C send 給我一個電郵向我道別。從此我沒有見過她,只記得試場裡,猛一抬頭,看見她在一點鐘的位置轉過頭來,對我的一笑。那個笑容,扁平地投下的水漂石,兩行桌椅的通道之間的一條河,激起幾閃星沫,最後連接 Cornwall 海邊岩石的一卷折射着彩虹的長長的浪花。

That’s life.

祝你考試順利。在橫亙的一溪清淺面前,你會跳躍到彼岸。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