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人的攝影大賽

2020/6/12 — 8:32

資料圖片,來源:Able Carry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Able Carry @ Unsplash

在一間昏暗的會議室中,桌上堆放著數疊照片,另外有些照片已經凌亂地散落在桌上。數人圍在桌邊,看著一盞低光射燈淺淺地打在桌上的燈箱位置,上頭放了一張照片。

「好的,自然風景組別的得獎者已經選出了,接下來不如討論香港人和事組別吧。」其中一人說道。

他戴著粗黑的大框眼鏡,沉實的鏡身配以他兩邊俐落的短髮,顯得額上的曲髮更為突出。稍為未剃的鬚根似是刻意留下來的一樣,很典型的攝影人模樣,那藝術家氣質就淡然地散發出來。他見其他人沒有異議,便拿出自己的一疊照片。其他人也從桌上拿了一疊照片。

廣告

評審過程是由每一個評委自己選出優秀的參賽照片,再於此會議上解釋自己選中的作品,然後評委在鑑閱所有優秀作品後選出每個組別的勝出者。

「不如讓我先講一講我選中的照片吧。」一個穿著白色輕便襯衫的男人帶著柔弱的聲音說道。他身材瘦削,架著一副幼框的金絲眼鏡,充滿著一般文學氣息,舉止斯文大方。

廣告

他不急不緩地將一疊照片置於桌的中央,然後將第一張照片放在燈箱上,其他人圍在他身旁觀看著。

「第一張照片是一個化了妝、穿著戲服的小女孩,雙手伏桌,頭靠在手臂上,定晴專注地看著一方。背後的佈景看似是舞台的環境,燈光和色調都非常炫目,最後的紅色和前面的藍色構成了冷暖對比,且將女孩專注的神情捕捉恰當。」

「Alex,我不認為這張照片特別優秀。」一把女聲向著正在介紹的白色襯衫男說道,眼神裡帶點質疑。

「噢是嗎?Katherine,請你說說你的看法吧。」Alex 說道。

「雖然這照片色彩鮮艷帶著傳統大戲的氛圍,但參賽者並沒有捕捉到主體的靈魂。女孩的角度是側著頭看著左邊,連她的眼神都沒有捕捉到。我認為人物攝影的關鍵在眼神的捕捉,若是捕捉不了的話,恕我認為並非佳作。」Katherine 帶著批判的語調說道,配以她留著清爽的短髮和全身緊身的黑衣勁裝,聽起來更覺冷峻。

此時,藝術家模樣的男子回應道:「我不太認同 Katherine 對人物攝影頗為狹窄的看法,眼神固然能訴說故事,但不能一概而論。在這張照片中,雖然只捕捉到女孩側面的輪廓,但從整體來看,顏色、燈光和場地的氛圍,全部構成了有趣的香港故事,有一種時光倒流的感覺和故事性。所以我認為不能因為一點而否定這張作品。」

Alex 點點頭,再說道:「沒錯,整個氛圍的考量在這張照片更為重要,我同意 Jean 的講法。」

「我也沒有甚麼可以說了,只是我也看見數張作品拍攝神功戲,而這一張作品也不是最突出。」Katherine 聳一聳肩,略不在乎地回應。

「那麼我們把這張先放歸類為入圍作品吧。」Alex 說道。

Alex 接著將另一將照片放到燈箱上。Jean 和 Katherine 都皺了下眉頭。

不用 Alex 去介紹,這張照片非常簡單,地點似是在蘇豪的一間雪糕店前,用廣角鏡將兩對情侶攝在照片中,而店的外牆有一個小孩吃雪糕的塗鴉,剛好將三個元素連在一起。

「這張照片真的可以嗎?我認為是有趣的作品,不過要講突出了甚麼人物,我也說不清楚。」Jean 說道。

「我的第一印象這張照片就似是 iPhone 的隨手 snapshot,並不是說 iPhone snapshot 不能是好照片,但這張照片的構圖鬆散,就如 Jean 所說一樣,不能突出任何人物。技術上來看,我也不認為這張照片有何特別,似是隨便一個人都能拍到一樣。」Katherine 同樣疑惑地說出自己的意見。

Alex 是富有經驗的編輯,他深信自己多年來挑選好照片的眼光,沒有任何理由能否定他的直覺和眼光。這張照片純粹而不加修飾的手法,但又不失趣味的表達令他欣賞。不過接觸攝影有一段時間的人,也一定會質疑過份簡單的手法,因為那一種直接像是拳擊當中最簡單的刺拳,平平無奇得令人難以置信。直觀拍攝的論點,縱使有多少攝影理論、哲學在背後支持,在實踐與接受上存在著落差。一個人可能看見一張差勁的照片在展覽中,首先會因為這照片是展覽作品而先入為主地覺得它是好的,但多看了兩眼卻發現沒甚麼特別,這時候內心會生起疑惑,到底是我沒能心領神會這作品的簡單,或是這根本只是普通不過的作品。就算對專業的攝影師、藝術家來說,這疑惑同樣不容易解開。原來影像除了攝影師本身的動機以外,觀賞者的解讀和接受亦有不同,也因為如此攝影才變得有趣,

接下來他又介紹了幾張他認為優秀的作品,三人議論了一會,都發現並不是佳作,有的是明顯地只追求唯美,缺乏了訊息;另一些是構圖、訊息都不俗,只是發現有技術上的瑕疵。

「好的,讓我也很快說一說我挑選的香港人和事組別作品。」Jean 說道。然後他拿出第一張照片放在燈箱上。其他人的目光很快被這張作品所吸引了,更加靠攏在燈箱旁。

「這是一張非常優秀的上佳作品,也是我在眾多參賽作品中最喜愛的一張。首先它是一張黑白照片,有一種超越時間的永恆感;再者,你能看見一個小孩在典型香港狹窄的房間裡在打機,前面是一個舊式風扇,後面是一張碌架床,電飯煲和熱水煲就在他的旁邊。其他房內的東西都放得密集,壓迫得另人窒息。小孩戴著 VR 鏡在打機,展現出無比的歡愉,在我看來有種諷刺的苦中作樂,現實的世界如此狹小,使我們的下一代只能在虛擬的世界探索。」

這張照片比起之前的作品,明顯地俘虜了所有評審的心,眾人都同意這是一張值得獲獎的佳作。

輪到了 Katherine,她把第一張照片放在燈箱之上。

「首先,這組別是關於香港的人和事,在過去一年甚麼是最關乎香港人的大事實在不言而喻。」她在香港兩字上加重了語氣。

她接著說道:「這張照片是攝於 6.12 當天,可以看見在夏慤道天橋下,攝影師在抗爭者的人群中向警察方向拍攝,然後一個身穿黃色雨衣的抗爭者在鐵馬前舉傘抵擋警察的胡椒噴霧。他孤獨的身影在對峙的人群中顯得格外悲壯,這情景就是反送中運動的序幕。不論是構圖、色彩對比以及歷史意義,都值得在香港人和事這組別勝出。」

Alex 略帶疑惑地審視著照片,然後說道:「構圖而言這照片確實不錯,但我對香港人和事的理解可能和你有點不同。我想像中的香港人和事都帶有積極正面的意味,希望選出的照片都能鼓勵到香港人,畢竟大部份人都受夠了日常生活的負能量。想像一下觀賞得獎作品的人,看見這些揪心的影像,會有甚麼感覺?我較希望得獎作品能令人看畢後會心微笑。」

「這看法其實相當可笑,你是否認為抗爭並不具有積極正面的意味,不能鼓勵香港人?我倒認為大眾不能裝作一副生活靜好的模樣,裝作看不見街頭上發生的一切,說服自己一切依舊正常。這些照片能提醒大家不要再裝睡了,揪心悲壯的情景沒有人想看見,卻是事實,因為這就是過去一年香港人的處景,是實實在在香港人的大事。」Katherine 相當不滿地回應道,她瞪著 Alex,眼神似是可憐著這個只沉醉美好生活的文學編輯。

Jean 這時插嘴說道:「我深深被這抗爭的照片打動,看了照片內心的確會有被撼動,而這正是這作品優秀之處。我作為評審,其實也是照片的第一個觀眾,但是否需要考慮一般觀賞者的感受?問題是我們其實未必能知道每個觀賞者的感受,而先一步為觀賞者的感受設想並不應該為評審準則,這是我的看法。」

「那麼這張照片可以放在優勝作品中吧?」Katherine 看著其他兩人問道。

「不行!」突然有人從後發聲阻止。

在三人評審背後一個穿著光鮮、一身正裝西裝的男子靠攏過來,站到三人中間。他托了一托眼鏡,整理一下領帶,緩緩地說道:「我要代表公司的立場說一說。我們尊重每位參賽者的作品以及影像背後的聲音,亦尊重各位評審的眼光和專業。但是我們公司在贊助這比賽是冠上我們的名字於當中,一些具爭議性的作品會對我們的聲譽做成打擊,我們不太想在這段敏感的時期招惹太多不必要的麻煩,所以這張照片或是一些抗爭的照片,都不能作為香港人和事的優勝作品。」

「抗爭照片都不能獲獎,所以愉快地吃雪糕、和當代香港人無關的神功戲就能得獎,那麼我也能理解 VR 為何能夠得獎了,大家都像活在 VR 的虛擬世界一樣,過著平行時空般的生活。那些神功戲和香港人的每日生活又有甚麼關連?為甚麼每年都有人拍神功戲,這張會較為突出?那麼太平清醮的作品又為何不行?我明白了,大家可以繼續這種香港人和事的攝影,哈哈,真有趣!」Katherine 冷冷地說道,最後拋下了一句哈哈,嘲弄地看著西裝男和 Alex,然後離開了房間。

.

.

.

公佈攝影大賽的得獎結果,香港人和事的組別得獎者為:……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