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驀然回首

2021/2/21 — 11:53

14 日是西方情人節,過幾天便是我們的元宵。

想起杜思妥也夫斯基 (1821 – 1881) 的短篇小說〈白夜〉(White nights)。白夜是指夏至時分太陽位於最北的位置,北半球高緯度的地方太陽很遲才下山,整晚可以看到曙光,沒有黑夜。〈白夜〉是以聖彼得堡為背景,以下是故事主線。

意大利電影《白夜》劇照,維斯康堤(Luchino Visconti) 導演, 1957。

意大利電影《白夜》劇照,維斯康堤(Luchino Visconti) 導演, 1957。

廣告

第一夜

廣告

故事中的主人翁 (我們就叫他伊凡) 是寂寞的人,喜歡在城中獨來獨往。在一個日長夜短的夏夜裡,他留意到一位少女在飲泣。他想伸出同情之手,但內歛的他有所遲疑。然而當她受人滋擾而呼叫時,他不再猶疑,出手相救。少女的名字是娜絲坦卡。在隨後的談話中,他訴說因為害怕失望和被人嘲笑,故此從未結識過異性,不用說更未曾與異性傾談。到達少女家門時,他懇求第二天晚上再見面,好讓他重溫快樂時光。娜絲坦卡欣然答應,並承諾會將她自己的故事相告。

第二夜

第二天晚上,他們彼此認識多了。伊凡說由於自己孤單生活,沒有甚麼值得談論。倒是大多時間都做夢,才免於沉悶。娜絲坦卡訴說,她與袓母相依為命,須將屋子分租靠微薄收入賴以糊口。因此之故,一位年青的租客開始借書給她看,並帶她及祖母到歌劇院,隨而展開追求。當年青人離開遠赴莫斯科時,娜斯坦卡求他娶她,他由於身無一文而拒絕了。然而,他答應一年後會回來。到如今,一年已過卻書信全無。因此她鬱鬱不樂,悲從中來。

第三夜

娜絲坦卡知道年青人已回到城中。此刻,伊凡驚覺自己已墮入愛河。儘管如是,他仍幫她寫了一封信。年青人依然沒有回覆。她開始感到絶望,卻未察覺伊凡感情上的變化,對他說:「我愛你,因為你還沒有愛上我。」他開始忐忑不安,魂飛天外,整個世界好像正離棄他。

第四夜

伊凡耐心不停安慰,她覺得感激。此時,他按不住表達了對她的愛意。聽到後,她若有所失,不知所措。由於事到如今不可能繼續朋友般的情誼,他向她道別,堅持雙方不再見面。她央求他留下。蹓躂了一段,她說誰可料,說不定他們的交情有天會發展成戀愛,儘管她仍然渴求他終生的友情。他聽到後,精神為之一振。此時,突然間 ……。頃刻,她驀然回首……。

在這裡不得不賣個關子,惟恐破壞了大家閱讀的興趣。

大家其實也可以猜想一下結局如何。它必然是不甚完美的,總會有人悵然,因這段情而刻骨銘心,鬱鬱而終。

自古以來,多少痴男怨女留下多少風月。於是我們有歐陽修的: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關風與月。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