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鬼才教你觀影要在完場後

2020/9/18 — 14:13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文:大福】

武漢(新冠)肺炎沒完沒了,現實亦越來越荒謬,所以我們更需要話題戲劇撫慰心靈。或者世道越來越複雜,傳統地「好好講故事」的劇情片已經不再能夠滿足觀眾需要了,現在人人愛「燒腦」,看的時候越不明白越「興奮」,甚至要看多幾次,沒完沒了的討論及找「彩蛋」,似乎「炎上」(日語漢字,指網路罵戰)才是新世代觀影文化所在。

因此 Christopher Nolan 的《TENET 天能》及 Charlie Kaufman 的《我想結束這一切》自然成為「全球話題作」!雖然題材不同,播放模式亦有別(一部於戲院公映,另一部在串連平台上架),可是細心一看,兩部電影竟然有不少相同之處!

廣告

例如同樣是自編自導,輿論反應兩極的聲音亦相似 — 一邊批評沉迷炫技「走火入魔」,另一邊卻沉迷解構戲中複雜的敘事架構,而且就算有諸多不滿,不少人還是忍不住看罷後加入討論…果然將「扭橋」文化推到極致的兩位導演/編劇,擅長玩弄觀眾心理,大家都甘願被他們玩得團團轉,營造出最新的觀影文化:「(真正的)觀影要在完場後」!

《TENET 天能》腦粉交戰

廣告

從《凶心人》、《蝙蝠俠:黑夜之神》到《潛行凶間》、《星際啟示錄》,路蘭擅長玩弄敘事、時間線,把觀眾玩得團團轉,有人仍然樂此不疲,但有人已經「反面」不再迷戀。只是每當 Nolan 推出新作,兩派總以「有你冇我」的姿態展開網路評論(罵)戰,或者也跟華文世界愛搞個人崇拜,把 Nolan 奉神有關吧?

今次《TENET天能》表面看是特務片 — 一開始特務「主角」面對歌劇院爆炸案,後來卻變成為全球存亡而戰的意志,潛行於凶險的國際諜戰;可是實際故事大玩逆行時空及時間軸,一時正常一時逆行,幾乎所有觀眾看到頭昏腦脹,看罷後的感想雖然通通是「不明白」,不過「不明白」當中光譜之闊令人乍舌!

有人因為不明白,大喊不好看;有人仍然覺得好看、敘事好厲害;有人(多為影評人?)不屑 Nolan 過份「玩嘢」,或者有理有據地指他「抄襲」…最後是一群「扮明白」,通常是坊間的解讀文章、短片,以他們的個人理解拆解敘事,可是他們目的比較像鼓勵「不明白」的觀眾入場「再看一次」,理解他們的「理解」是否正確…為什麼有傳銷騙案的感覺?

Tenet 劇照

Tenet 劇照

這種「觀影→討論→再觀影」的體驗,不只是成功的行銷模式,亦是當下的最新觀影文化。雖然《TENET 天能》的大場面、標榜「實境無 CG」的拍攝更適合在戲院欣賞,但它的架構似乎更適合串流平台,因為的確需要用 mouse 把電影時間軸拖來拖去,從不斷重複觀影過程中「理解」「消化」劇情。

電影開宗名義「Don’t try to understand it. Feel it.」,就是勸人別深究。人在戲院,的確很享受電影的爆炸性視覺效果,繞來繞去的時間軸亦有迷人的吸引力,不過也認同角色平面,「主角」(John David Washington)沒有魅力,完全不知道他為何、為誰奔波,反而身旁的 Neil(Robert Pattinson)更為搶眼,而且身為哈日族,總在他身上看到《明天,我要和昨天的妳約會》小松菜奈的影子,甚至有不少看過電影的人說,《TENET 天能》就是特務動作版的《明天,我要和昨天的妳約會》!

《我想結束這一切》怪影自憐

與《TENET 天能》同期另一部「燒腦」話題作,是串流平台 Netflix 新上架的電影《我想結束這一切》,賣點只有一個:荷里活著名編劇 Charlie Kaufman 的自導自演。Kaufman 只擔任編劇的作品《玩謝麥高維治》、《何必偏偏玩謝我》、《無痛失戀》就已經以「怪雞」聞名,而由他自編自導的電影就更走偏鋒,前作《不正常麗莎》是停格動畫,利用泥膠公仔製作出千人一面的效果,講述人類的孤獨,奇詭感爆燈。

《我想結束這一切》劇照

《我想結束這一切》劇照

這次回到人類世界的《我想結束這一切》,實驗性及「怪雞」程度更勝前作,繼續分不清現實與虛幻的界線!明明登場人物極少,卻因為氣氛詭異產生驚慄感!故事講述「女主角」與新男友展開公路之旅,造訪他住在偏遠農場的父母,可是途中經歷古怪的事情越來越多,觀眾對「女主角」及男友的疑慮亦越來越多…

首先「女主角」叫什麼名字?一時 Lucy,一時 Lucia,甚至又叫 Louisa?她與男友的對話內容亦令人摸不著頭腦,只覺得兩人的狀態很古怪,然後到了偏遠農場之後,連男友父母也很古怪?!年齡狀態一直在變,繼續看的時候連「女主角」的身份亦令人生疑…

這時候,有觀眾按捺不住按「暫停」,然後在網路搜尋分析文「爆雷」;亦有觀眾忍住搜索的衝動,不明所以地繼續看到最後,但很少看到有觀眾真的明白劇情(除了看過原著的人以外),果然 Kaufman 跟 Nolan 玩同樣的把戲,觀眾的真正「觀影」旅程要由電影完場開始?

看了不少《我想結束這一切》的感想(分析)文,雖然同樣都是不明白,不過批評「造作」的聲音沒有《TENET 天能》誇張,或者大家都習慣 Kaufman 的「怪雞」風格,明明一頭霧水,仍然被吸引繼續看下去,亦願意待電影完場後尋找令自己「明白」的解析文章,從而在一片混沌中撥開迷霧。

可能到了 2020 年,電影不再是單向地把劇情/訊息傳遞給觀眾,而是創作人有機心地埋下「密碼」,再由觀眾看罷後集合其他人的力量「解碼」,然後再入場/上串流平台印證「解碼」方法是否正確,所以連傳統的影評觀後感也要靠邊站,解構師紛紛上場,用文章或短片跟大家分享「解碼」方法?

無論你是否認同 Nolan 或 Kaufman 這種拍片風格,大家還是要接受「超新時代」的觀影文化,看戲之後就一起繼續上網尋找「答案」吧!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