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叮總是跳上我的大腿求摸摸(作者提供圖片)

黑貓誌 — 愛總是讓人留下傷痕

【文:斯芬克斯先生】

辦事處最後曲終人散了。萬般無奈之際,最不捨的,還是辦事處飼養的黑貓「叮叮」。

「叮叮」與「糖糖」也是辦事處收養回來的棄貓,一黑一白,據說是同胎兩姊妹。二貓一生顛沛流離,來到辦事處時,已是八歲的三手貓。二貓的個性全然不同。白貓糖糖安靜乖巧,經常靜靜地坐在梳化上,遇人遇事不為所動,任人揉捏。黑貓叮叮則是個淘氣的小壞蛋,喜歡四處亂躥爭取關注,踢壞熒幕打翻水杯也是家常便飯,被人罵了,就會逃回窩裡齜牙舞爪對人發狠,於是被辦事處的夥伴們取全名為「叮叮真係好_跩」。

叮叮與糖糖

叮叮與糖糖在街坊間的受寵程度也形成了明顯對比。街坊走進辦公室後,看見梳化上慵懶地躺著的糖糖,就會盛讚「好靚呀,隻白貓」,這時叮叮不知從哪裡躥出,街坊就會補一句「哇,黑貓都靚」。儘管是一樣的讚美,但叮叮通常也是「都靚」的一位。語言就是這個樣子,多了一個「都」字,意思差之千里。

由於糖糖經常坐在梳化上一動不動,所以街坊也會坐在梳化上趁機撫摸,糖糖看一眼,又會繼續呆坐不動,於是街坊又會盛讚「好乖呀,隻白貓」。這時叮叮再度躥出,跳上街坊的大腿輕輕叫「喵」,膽小的街坊通常會嚇一跳,剩下的街坊則會笑呵呵「呵呵,你又想摸摸」,然後輕輕撫摸。但叮叮顯然對於「被愛」有點手足無措。她渴望像糖糖一樣被溫柔以待,但面對突如其來的憐惜,她又會情不自禁地咬下去 — 用力撕咬撫摸者的手。

莫名其妙吧?叮叮跳上你的大腿讓你摸她,然後狠狠咬你一口就溜了。偶爾叮叮跳上街坊大腿的時候,我也不禁提醒一句「小心她咬你,黑貓會咬人的。」基於叮叮的飄忽不定,糖糖於是更受歡迎了。

坐在梳化上慵懶的糖糖
上躥下跳,「叮叮真係好_跩」

然而我還是更喜歡叮叮。

我在辦公室的第一天,叮叮就跳了上來,直盯著我,然後「喵」一聲,用頭蹭過來。噢,主耶穌基督南無阿彌陀佛真神阿拉。這麼可愛的小貓貓絕對是神賜的使者吧。於是我小心翼翼地,帶著期待與緊張的心情,輕輕撫摸叮叮。然後下一秒被咬得鮮血淋漓。

自那天起,叮叮就是我大腿上從不缺席的夥伴。儘管被咬了我也會痛,也會煩躁生氣……但可愛小貓貓跳上大腿求摸摸,一個凡人如何抵受得了。慢慢我就學會了與叮叮展開攻防,什麼時候可以摸,什麼時候要抽手,被咬了要怎讓她鬆口……奇怪的知識一點一點增加了,我跟叮叮的感情也一點一點增進。

記得有一次,有一位精神比較緊張的女士進來破口大罵,說「你錫貓仲多過錫人!」要求我把貓放下專心給她辦事。我慌了,於是把叮叮移回梳化。結果一次一次把叮叮丟回梳化,叮叮就一次一次地跳回來我的大腿上「喵」,還對那位女士裡齜牙。那個女士氣壞了。笑死。

還有一次,街坊走進辦公室撫摸糖糖,叮叮看見了,從我的腿上跳過去,輕輕地蹭了蹭街坊,試圖爭寵,結果街坊看了看,沒理她。於是叮叮又回到我的腿上。那一刻我有點怔住了,既氣那位街坊,也為叮叮抱不平,只想跟叮叮說「你當然值得被愛啊。」後來發現我這個備胎才是需要被愛的人吧。

受寵的糖糖與意圖爭寵的叮叮

這個世上有很多奇怪的事、不公平的事,人付出了卻始終得不到回報,工作如是、感情如是、養貓如是:你對她萬般憐愛,卻換來一道傷痕。但事情就是這樣的,愛不是交易,你對貓的疼愛,本來就不應苛求牠也會對你說「噢,我也愛你」,或是期望牠會像個小馬屁精一般,在你需要時擺出一副可愛模樣,不需要時就溜到鄰居家裡撒尿。

愛是無條件的,無論對人、對事亦然。你熱愛的一個城市,不會想著怎去搾取資源而是希望建設未來。你喜歡一個人,不會想著他為你帶來財富地位而是希望他快樂。你養一隻貓,噢,你對他有什麼要求也沒用啊。

但愛就注定了需要付出,而且很有可能受到傷害。甚至對方什麼都沒做,但你卻還是因自己的煩惱而受傷;就算她回應了,相處上細碎的折磨也會讓你受傷……愛就是要承受伴隨而來的傷害,父母的對子女的愛亦然,運動員對項目的熱愛亦然,我對叮叮的愛亦然,既不公平、也不完美。

雖然被咬很惱人,但更多時候,我確切地感受到叮叮需要我,我也需要她。其實叮叮說不定只是透過咬噬來表達高興而已,但卻因此被人害怕、遠離,就似刺蝟們倆倆擁抱互相取暖,叮叮卻是刺最長的一隻而遭到排擠。如何不教人傷心。

辦事處要關了,叮叮跟糖糖也交給義工照顧。雖然不捨,但無法允諾她有安定的生活,所以也不敢隨意將她帶走。離開辦事處時,回望叮叮卻看不見她的身影,真切地聽到心碎的聲音。捨不得她,為她即將迎來的安穩生活感到高興,又憂心她會不會得到與糖糖一樣平等的對待,左思右想亂七八糟,在辦事處時經常被她咬傷,離開時又為她傷心煩惱。愛就是這樣的。

到了最後,我始終不知道叮叮為什麼咬人。她真的享受被撫摸嗎?她有喜歡過我嗎?她會不會忘記我呢?

看著手上或深或淺的一道一道傷痕,想想,也沒什麼關係。很多重要的事情,付出總是不計後果的。

敬傷痕累累但仍熱愛這個城市的人。

 

作者自我簡介:失業的前區議員助理,喜歡電影跟文學。本想歸來拯救香港,現在絞盡腦汁移民。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