黯然銷魂飯再現 @ 粵軒

很多年前,大約是千禧頭,當時身邊有位頗有家底的朋友,經常提及灣仔「六國酒店」,是他與家人星期日茶聚的熱門地點。

他特別提及其叉燒,水準一流,當時我只能負擔同區「再興」的叉燒飯,根本沒有任何概念,酒店級的叉燒是甚麼樣子。

收入隨著年紀漸長而增加,生活圈子亦慢慢擴大,後來有機會召集朋友們在此飯局,果然名不虛傳;但是對上兩次到訪,吃的不是菌類菜式,就是澳洲龍蝦,與叉燒緣慳一面。

上星期,傳媒前輩 Carline 約食飯,連同陳圖安先生,著名股評家胡孟青小姐等人,再次來到酒店的中菜廳「粵軒」,當晚飯店的 B 區 C 區,入座率頗高,與我上兩次來的小貓三四隻場面大相逕庭,搞手得知我不肯安心,所以一行六人分兩張枱坐,感謝體諒。

飯店主廚馬師傅,再次推出「黯然銷魂飯」套餐,寫到明強勢回歸,因為之前的確大受歡迎。

每位 $398(兩位起)的套餐,包括湯、頭盤、飯、甜品,當然另外加一服務費。

上年夏天在此品嚐的菌宴,一大窩羊肚菌野菌燉雪雁,我喝了三大碗;今次的湯品同樣以羊肚菌為主角,加入螺頭與水鴨,造就出清鮮醇和,野菌飄香的燉湯。

羊肚菌螺頭燉水鴨

兩款小吃,野菌帶子荔茸盞,嫩滑的帶子被炸得酥脆,軟滑的芋茸包住,口感豐富,野菌的氣息錦上添花;坊間不少中菜館的相若菜式,大部份會出動到蝦醬或蠔油,包括月前在「軟庫飯堂」吃過的玻璃蝦球;馬師傅的陳皮椒絲蝦球,只以陳皮絲的甘作吊味,大大提升了蝦球的鮮,就是這樣地純粹簡單。

野菌帶子荔茸盞、陳皮椒絲蝦球

「黯然銷魂飯」的由來,你知我知單眼佬都知是源自電影《食神》,煎隻蛋加舊叉燒,吃到感動掉眼淚,從此後繼者大不乏人,不少地方的叉燒煎蛋飯以它為名;至於吃罷會否真的黯然銷魂?因人而異啦。

近年世界各地食材輕易地買到,日本蛋已經成為市場普遍之物,我喜歡用它來煮 Carbonara,因為色澤較深,味道更甜;呈燶邊的煎雙蛋,來自日本廣島,餐牌上有埋食飯說明書,跟著步驟去做,先影相,再夾開叉燒與菜,最後用筷子把蛋黃弄穿,與預設在白飯裡面的豬油與豉油撈勻,食得。

食碗叉燒飯的儀式感

甘香的燒豬油,本地頤和園的御品醬油,與甜美的蛋汁結合,緊緊地掛在煙韌的飯粒上,中間還夾雜着紫洋蔥粒,這一記魔鬼的誘惑,濃厚惹味得難以招架。

師傅斬大舊燶邊叉燒,慷慨程度接近「甘棠燒鵝」的甘一刀叉燒,肥瘦均勻,表面焦香與蜜香紛陳,入口鬆軟香甜,一口飯一口叉燒,此刻想飲玉冰燒。

黯然銷魂飯
精華所在

幻想與現實始終有差距,當晚我只飲可樂。

美點雙輝,五色雲豆茶皇糕,核桃金腿玫瑰酥,各有千秋。

美點雙輝 — 五色雲豆茶皇糕、核桃金腿玫瑰酥

馬師傅在飯局尾聲出來打招呼,他說到今個冬天推出的羊腩煲,飽暖思羊肉,食指又大動,嘻嘻。

PS:「黯然銷魂飯」套餐,供應期至今年 12 月中。

粵軒
灣仔告士打道 72 號六國酒店 1 樓

 

作者 Facebook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