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20 聽 Juno 麥浚龍 — 別人笑我太瘋癲……

2020/3/9 — 15:06

Juno 麥浚龍,在這幾年,不斷和不同的歌手合作。他和 Kay 謝安琪的《The Album》三部曲,更是香港樂壇熱賣實體大碟的異數。雖然第三部應該要待今年年底才發行,不過單單是頭兩部,已觸動心靈,深深感動。感動的不是 Juno 的唱功或作品,Juno 打動我的,是他對自己的執著。

在香港,我們習慣在有限時間做出合格的商品。而用無限時間做出 (越來越接近) 完美的,是匠人的藝術品,市儈如香港是容不下的,或直接點說,這一定是傻的!

設計用心,要認真對待其內容,絕對要花上半天!

設計用心,要認真對待其內容,絕對要花上半天!

廣告

可是,Juno 卻沒有放棄自己的相信,他用了差不多 1000 週去做 Silly Thing。從剛出道是,受盡世人嘲笑,到後來展現出自己明確的風格。Juno 就是一直認真的把傻事做好,無視冷言冷語,相信到最後作品終歸會遇到知音人。

廣告

我第一次重新想起他,在《Addendum》EP (其實我覺得這是很完整的大碟!) 中他嘗試用音樂說故事。他特意用【耿耿】做大碟的第一首歌,去說明這是過去的伸延,他還是記掛著已沒聯絡 600 週的 (可能是) 初戀情人,他還是堅持著要和她去一次【雷克雅未克】。這是 Juno 的執著,好像是要給世人知道,當日你們還在嘲諷我的時候,其實我已經是這樣想,只不過是你不知道,也不明白。不過,沒所謂,我還是在堅持著,我比任何人更清楚我的目的地!

 

《Part One》和《and the rest of it...》, 期待著(或許是)最終回的面世。

《Part One》和《and the rest of it...》, 期待著(或許是)最終回的面世。

到了《The Album Part One》,Juno 讓我重新感受到我對實體大碟的滿滿回憶。在中學的時候,要節衣縮食,才能在非常有限的飯錢中,淘一百大洋出來買一隻 CD。這隻 CD,每天被不斷的重播。無論華洋大碟,我也一路跟著他的小冊子唱,直到有一天,能夠把歌曲的歌詞一字不漏的背誦出來。

當然,更讓我驚訝的,是 Juno 根本不是在做音樂。他在製造一個完整的經歷和感受。先順次序聽一次大碟,回讀大碟中不完整的小說段落,再聽歌曲一次。感受不同了,味道不同了,層次不一樣。

他讓小說故事經音樂而變得立體,同時又不會如電影般,因為太形象化而缺乏幻想空間。聽著音樂,看著小說,拿著婚戒,彷彿浦銘心和董折就是我的朋友。從十幾廿年前開始,我就知道他們的事情;不過內裡的細節,我不是太清楚,也不知他們到底發生了甚麼事而分開。

到了第二部《The Album and the rest of it...》,就好像是因為八卦,所以我從不同角度得知他們分開的真相,甚至乎聽說浦銘心還發生過一些奇怪的女女關係。

不過單單聽第二部,會感覺有點莫名其妙,甚至聽不明白故事的推進。和第一部一樣,我建議先聽一次,不明不白的聽一次。之後打開其他內容,把小說的段落和第一部的整合,重新看一次。此外,大碟中的 Blu-ray 内容也是重要的,Juno 嘗試抽象地用影像去把頭二部故事重溫一次,讓讀者更為明白故事的脈絡,更容易欣賞整件作品的內容。

從始,我有兩個方法對待第二部。一,當然是完整的整隻碟播放一次,這故事性會顯得很破碎,是單純的在聽歌。二,也是我較常用的方法,去處理這作品;我根據 Blu-ray 中的歌曲排序,把頭二部整合為一個人 Playlist 去播放,不過當中的一些歌曲,便會被忽略了。

這是我人生以來第一次造 Playlist 聽歌。這廿多年來,我不會更改播放次序,也不會用播放器中的 Shuffle 功能。因為除了個別歌曲優劣,一隻大碟的完整性,也是製作者技巧和心思的表現。我也喜歡去這樣去感受,分享製作者的心血。

因為這幾隻大碟,我開始多了解 Juno 的創作歷程,也買了他 2010 年的精選《Nothing Lasts Forever》。我的感覺是,他雖然還是堅持己見,不過他也變得越來越聰明。他懂得找適當的人合作一起說故事,哪怕這只是一個客串的角色,也非常認真選角。同時,我想 Juno 也明白自己不是非常傑出的演出者 (坦白說他的歌喉真是十年如一日),用合輯形式發行,可以讓 Juno 更專注在他的長處和創意。

一個人,能夠在花花世界中堅持自己,逆風而行。十年磨一劍,從一而終去貫徹信念,打造他最完美的傑作。

世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