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20 過「地球一小時」— 只有我們一家在做,有用嗎?

2020/4/1 — 8:52

「地球一小時」,窗外卻依舊燈火通明。(作者攝)

「地球一小時」,窗外卻依舊燈火通明。(作者攝)

上星期六,是一年一度「地球一小時」的日子。或者,很多人根本沒有聽過這個日子。或者,很多人知道了也不覺得是甚麼一回事。

「地球一小時」,是世界自然基金會 WWF 從 2007 年開始的一個節能活動。在每年三月的一個星期六,當地時間晚上八點半起一小時,關掉家裡的電燈和非必要的電器,讓全球暖化暫停一下,讓不再漆黑的夜空休息一會。

這個活動,我們都參加了幾年,希望可以為地球帶來一些改變,也希望自己能夠從中領悟到一些事情。今年,為了方便家姐在家裡停課不停學,方便家姐和同學們溝通,我讓她開始用手機。家姐今年也比以往更著緊和主動推廣「地球一小時」,從早上開始,便一直好好運用手機,通知同學,希望多些人能夠知道,能夠明白,能夠行動。

廣告

終於都到了晚上八點半,我們一家開始今年的「地球一小時」。我們燃點了幾支蠟燭,加上平常家裡的鹽燈,在有限的光線下,嘗試用極度有限的力量,去為地球做一點事情。

據我估計,今年能夠留在家中參加「地球一小時」的人類,應該為歷史上最多了。家姐一直望著窗外,若有所思。我問她,家姐您在想甚麼。她說,見到活動開始了,鄰居們卻都沒有關燈,今夜星光燦爛,外面的風景,還是和平常一樣。我沒說話,只是搭搭她的膊頭,靜靜和她看著窗外的風景,凝望杯裡的燭光。我心裡暗嘆,說不出話來。

廣告

在「地球一小時」中,對大人,對小孩都是一個獨特的經驗。我們現代人在家裡,晚上都習慣了一起看電視,或各自各的玩手機。有些家庭會玩玩遊戲,看看書。無論在做甚麼事情,我們都習慣了在燈光底下,用眼睛去帶動每一個動作,反應每一件事情。

我跟孩子說,讓我們用心感受一下,古人是如何渡過漫漫長夜。從前的人,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能夠有能力在家裡點幾支蠟燭,方便做事情,已經是很幸福了。他們問,那人們在夜裡,可以做甚麼。關於這個,我也不是太肯定,我想就只能好像我們現在,談談天說說地,又或者看看夜空,追蹤一閃即逝的流星。

又或者,有些人會讓眼睛休息一下,透過其他感官,去和這個世界連結。大自然的系統,由金木水火土五行所組成,相生相剋。這個系統,自地球形成後一直存在,也影響著中華民族。我們的很多學說和理論,都是從五行中領悟和體現出來的。

不知到何時開始,「火」這個原素和我們變得陌生了。我們不再用油燈,甚至我們不再用溫暖的鎢絲燈泡,轉而使用環保的 LED 燈。我們不再用明火煮食,甚至很多家長也不會讓孩子體驗「火」,他們說,這是危險的。

五行相生,讓事物相互資生,促進或促進天地萬物。五行相生相剋,缺一不可。沒有「火」,「土」不能生,而「金」卻過度活躍,讓世界失去了平衡。在中醫角度,土代表著脾胃,身體缺火,脾胃虛弱。缺火而補火,只能夠短期處理急症。長期的健康,還是要靠五臟六腑平衡,運行暢通。

或許是平常生活缺「火」,在心神恍惚、燥動不安、內心黑暗的時候,一團火種,確實常常能讓我平靜下來。生火,也是古人一個生存的技能。火能讓我們取暖,也能讓我們煮食。生火沒有一套固定的方法,想著下一步要做甚麼。我們只要靜心觀察,在適當的時候,做適當的事情,便剛剛好了。很多時候,做多了做少了,都只會弄巧反拙。

這一個小時,比想像中容易過。我們看夜景,我們看火光,我們猜想古人如何去渡過每日裡的一半時間,說著說著,時間便到了。我們談過甚麼,不重要,也忘記了。不過,我們也沒有著急讓家中變回燈火通明,我們享受當下相處的好時光,便夠滿足快樂。

昨天,終於補回家姐的家長日,和班主任見面,了解一下家姐上學期的狀況。老師說,早一日和家姐通電,家姐慨嘆「地球一小時」這個活動好像沒甚麼人參與,應該要怎樣才能讓多些人一起做。現在只有我們一家在做,有用嗎?老師和家姐之後的對話,我沒有問。我心裡很感動,同時也失落。感動,是家姐年紀小小,卻竟有點智慧,懂大愛,為地球著想。失落,是究竟有幾多人覺得這是一回事,甚至有幾多人覺得現在世界上發生種種的是一回事。

曾經,地球上有一個遠古文明,以儒家思想學說,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在地球上經歷了幾千年高高低低。現在,我必須承認,十年浩劫,春夏之交,讓這文明變得唯我獨尊。父母、老師、夫妻、子女、兄弟、朋友,遠不及自己重要,也許還不及金錢重要。

古代,孔孟老莊等聖賢,看道德智慧為重。沒有品格的人,是不能教化的,給他知識和金錢,是異常危險的。現在,不單止這個文明,全世界都變得以金錢利益掛帥。只要有金錢,世人便會為所欲為,而當中相信道德和智慧,會為未來和下一代著想的,卻變成了異類。

試問,這樣子的人類,在歷史的長河下,能活得長久嗎?

「人之所以異於禽獸者幾希,庶民去之,君子存之。」—《孟子.離婁下》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