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沛敏

陳沛敏

新聞工作者

2021/2/15 - 13:35

自由

圖片來源:Steph Davis facebook

圖片來源:Steph Davis facebook

對於自己不明白不了解的事情,不應妄語,例如說甚麼好像吸了毒很亢奮。這無異於井蛙語海,夏蟲語冰,當然,也可能因為別有用心。

《經濟學人》早前一篇文章,探討為何有些人會冒險參與飛鼠裝滑翔之類的極限運動。從物種進化角度,人類天性自然是為求生存盡量避免死亡風險;過去一年,人類社會為抗疫付出沉重代價,無非就是為防範染疫早死。那為甚麼同時又會有不少人,明知萬一失誤隨時粉身碎骨,仍樂此不疲穿上滑翔衣戴着降落傘,由萬丈高崖一躍而下,或不用安全繩攀爬近乎垂直的峭壁?

文章作者沒有居心叵測地推論冒險者是因為吸毒亢奮失常,反而從不同角度推敲。為錢?能量飲品的贊助費其實沒外界想像的那麼高,不少犯險者收入微薄。為打卡做網紅?社交平台、YouTube 確有大量極限運動短片,但大吉利是除非主角意外身亡,片段也不會特別瘋狂爆紅,而且很多極限運動愛好者在沒有鏡頭下仍然樂在其中。

廣告

是因為追求腎上腺素飈升的快感吧?飛鼠裝滑翔愛好者說剛好相反,他們要盡量控制腎上腺素上升、心跳要平穩情緒要平靜,因為這樣才能精準控制每一步,操控感是樂趣所在。他們日常要鍛煉體能心理、研究路線地形、整理裝備配套,需要的是恒心、紀律、耐性而非莽撞。

有演化心理學者進行一項實驗,年輕男性戴上 VR 眼鏡模擬走過搖晃的橋樑,若有女性圍觀,男性會加快步速。結論是青春期的男性可能會做一些冒險行徑,以顯示自身精壯,為的是孔雀開屏吸引異性。不過,很多極限運動家都已屆三、四十歲壯年而非青少年,因這些運動本身昂貴,年輕人難負擔。

文章最後以一件真人真事嘗試解釋動機。Steph Davis 是美國攀山和飛鼠裝滑翔愛好者,八年前丈夫滑翔時意外身亡,悲痛的她一度放棄這種運動。但四個月後的除夕,她決定不再忍受而是重新享受生命,穿好裝備,登上之前一年除夕與丈夫一起滑翔的懸崖。她有點害怕,但當一躍而下,在空中飛翔時,卻頓時感到解脫,「生命中沒有方法可以完全避免風險,真正的危險是生命變得狹小。」

作者最後說,人性不單追求安全,更渴望的是,自由。

(原刊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