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Before Sunrise 廿五歲了 導演:Before Sunset 是相對失敗的作品

2020/1/23 — 15:18

Before Sunrise 劇照

Before Sunrise 劇照

看到有回應說,怎麼都到了 2019 年還會有人寫這部電影,當下會心一笑,我想,可能即使漫不經心活到午夜的年紀,也不會對如此雋永的三部曲感到一絲厭倦吧。幾日前才於 Netflix 上重溫過,是的,就是 2020年,《愛在黎明破曉時》(Before Sunrise《情留半天》)問世至今正式邁入第 25 個年頭,走過無數對戀人的花開無聲,經過無數段戀情的煙花易冷,持續在電影時空之外延展成漫漫歲月的一首長長的歌謠。

李察林克雷特、茱莉蝶兒、伊森霍克三人因而再度聚首接受紐約時報訪談,以十年為單位,談當年拍攝的過程,談影迷心中不曾褪色的三部電影,談眾所期待第四部曲的一線曙光,依然沒人有把話說死,伊森霍克表示:

「當我拍完《愛在午夜希臘時》時身體內部浮現一種前所未有的感覺,彷彿告訴我,這就是終點了。《愛在黎明破曉時》、《愛在日落巴黎時》(Before Sunset,《日落巴黎》)與《愛在午夜希臘時》(Before Midnight,《情約半生》)每部皆以相當奇異的方式獨立運作,這並不代表不會再出現另一項計畫,像最終章。假使愛在系列還有續集,我也將會引頸期待,期待我們如何真正面對自己人生的下半場。」

廣告

導演隨後接續補充:

「也許我們會等到他們八十歲的時候,重啟一個搞笑版的《愛.慕》(Amour,《愛》),在遲暮之年由一個人親手為另一個進行安樂死,我沒有排除這種可能性。」

廣告

(光想像就要哭了)

「當在進行《愛在黎明破曉時》的拍攝工作時,我從未預期到有一天將回歸這些熟悉的角色,相隔一段時間後,我們三個人萌生了拍攝第二部電影的念頭,回想起來依舊非常有趣,我們都很喜歡三個人一起發布這個消息的感覺。在我心裡,《愛在黎明破曉時》是相對失敗的作品,有些影評很喜歡然而票房表現卻是非常慘淡,所以我們當初動念決定拍攝《愛在日落巴黎時》其實稍嫌過度自負,可以說是這個世代票房最差還能拍攝三部曲的電影,那時候還有一位交情很好的朋友跟我說:『哇,你們這群人還真有自信。』」

伊森霍克對於愛在三部曲能拍完三部曲,並被推崇為當代最具影響力的系列電影之一,至今仍感到不可思議,他過去曾說,這三段故事總是牽動著他的靈魂,因為他的現實生活裡沒有這麼夢幻的旅程,《愛在午夜希臘時》所講述的內容已經像是達成圓滿的感覺,第一部曲是從火車上一對 40 歲上下的夫妻正在爭吵展開,而 Jesse 和 Celine 因此被吸引了注意力,在第三部曲裡,他們之間的相處則變得像是當初那對夫妻的模樣,這對自己而言是真正的句點,對導演或茱莉蝶兒則不一定,但如果要他們重回到 Jesse 和 Celine 兩個角色,則必須以一個完全不同於過去的方式呈現。

「那時候並不清楚會是歐洲男性與美國女性,還是歐洲女性與美國男性,所以最一開始我們將兩個角色人名為 Chris 和 Terry,兩個人名都是中性的,就是因為沒有任何定見。」

導演如此回憶,時間重回二十五年前,當初爭取 Celine 一角的還有最近的話題人物珍妮佛安妮斯頓與小辣椒葛妮絲派特洛,珍妮佛安妮斯頓當時初來乍到,也尚未拍攝《六人行》,李察林克雷特希望以開放的態度盡可能尋找一位新面孔,所以未曾事先鎖定美國人或歐洲人。最後他選擇了伊森霍克與茱莉蝶兒,三位真正的藝術家惺惺相惜,也為彼此帶來意想不到的成就。

「許多導演很喜歡掌控一切事物的感覺,但與李察林克雷特合作就好像這些都是我們的電影,當他喊出殺青時,讓人覺得是自己的作品,他最厲害之處在於善用自身的信心和知識鼓舞他人、展現應有的尊重,並適時助人一臂之力。1995 年他選擇網羅兩位 23、24 歲的年輕演員拍攝《愛在黎明破曉時》,當時我們兩沒有一個人有過撰寫或執導任何作品的經驗,但現在我們兩不約而同的撰寫和執導了屬於自己的電影,難不成最初時導演就已經看出我們的潛力?還是這些共同經歷讓我們變成現在的我們?我依然無從得知是因為導演一雙慧眼透視了這兩位初出茅廬的電影工作者,希望我們成為這些過程的一部分,還是這些過程造就了今天的我們。」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