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birthday suit⁠⁠⁠⁣⁠

2020/8/23 — 9:53

Adam and Eve, Lucas Cranach the Elder, https://bit.ly/2QdqZJa

Adam and Eve, Lucas Cranach the Elder, https://bit.ly/2QdqZJa

幾年前我學過人體素描。會走去學,因那陣子熱愛健身。健身是設計身體的科學,以不同動作、重量和強度收放肌肉,再連結大腦為身體塑形,變柔軟平衡,穩定敏捷。我深深著迷,而裸體是身體最原始之狀態。⁠⠀ ⁠⠀

我第一次看見陌生人在衆目睽睽下坦蕩脫光,肆意露出乳頭陰毛陰部陰莖。頭幾次我感到尷尬非常,不敢直視,後來習慣了,就能手起筆落。模特兒是男女老幼,燕瘦環肥的平凡你我,若普通在街上見到,絕對不會想到他們在藝術夜校當裸體模特兒。是怎樣的經歷思維,讓其意識發展到不介意身體被陌生人觀摩細看?反過來問,其實為何介意?為何裸體讓人羞恥(shame)?⁠⠀ ⁠⠀

裸體在西方藝術是恆久傳統,常在雕塑繪畫中出現,來源是古希臘文化對胴體自然美的歌頌,而非 shaming。 Michelangelo 的著名雕塑《David》大衛像,是以白色大理石雕成,一個企係度 #鳩揈揈 的男性裸體。而女性裸體通常象徵繁殖力,如 Botticelli 的《Birth of Venus》、Goya 的《The Nude Maja》、 Manet 的《Olympia》和 Matisse 的《Large Reclining Nude》等,而中國和日本亦有如唐伯虎和 Utamaro 畫的春宮畫 - 藝術從未 shy away from nudity。⁠⠀ ⁠⠀

廣告

心理學家 Jordan Peterson 在著作《 12 Rules For Life 》則以宗教角度解釋,人類對裸體感到的的羞恥似乎是與生俱來。在《創世記》,人類祖先亞當與夏娃,本在伊甸園過得快活自在。一日夏娃受魔鬼蛇引誘,違背上帝吃了知善惡樹的果子,也讓亞當食用。二人吃下禁果後瞬間醒覺,第一次獲得意識(consciousness),而首當其衝的感覺是羞恥,因發現自己原來赤裸。裸體是人在欠缺武裝保護下,將身體最脆弱部分向外展露,意味著脆弱易損(vulnerability)。相比起完美的上帝,人類的脆弱不堪讓他們無地自容地羞恥,所以兩人立即以布遮「醜」,並躲藏起來。⁠⠀ ⁠⠀

現代心理學家提供另一說法。實驗證明,人並非天生對裸體羞愧,而是在成長過程被社會化(Socialized)。人類是群居社交動物,而裸體惹色心起,威脅交配伴侶的安全感,毀壞基本社會契約(Social Contract)。所以教育大眾羞於裸體,是要避免大家日夜發送性欲訊訊號,放可保持人類社會正常運作。⁠⠀

廣告

Malena 劇照⁠⠀

Malena 劇照

對主演《Malèna》的意國肉彈 Monica Bellucci 而言,全裸上鏡是平常事。 這位世界知名的性感尤物,不論演被強姦或妓女,亦從不吝嗇,與觀眾大方分享那天賜的豐盈體態。⁠⠀ 「我來自歐洲,赤裸和天體浴等在那裡是平常不過的事。只要是非不必要,為露而露的裸露,我可隨時獻身。在我看來,世間最美的就是身體,能傳遞强烈而美麗的情感。我把身體看作成可與之合作的物件,能與身體有這種互信關係,達到這種自由,就可將角色發揮到最好。」回答多麼的風情萬種。⁠⠀ ⁠⠀

法國導演 Bertrand Blier 曾大讚 Monica 對身體送容自在又帶點謙虛,不但不介意在鏡頭前脫光,亦大方接受男性的凝視與欲求。在現今演藝圈,會為散發女人味(femininity)而自豪的女性,她算少數。⁠⠀ ⁠⠀

很多人懼怕或厭惡裸體,因裸體暴露了自己的醜,人性的惡,引來他人的判斷、批評和淫念。但裸體正是一絲不掛,最原本的自己。接受裸體就是接受自己本貌,有何羞恥?人們會說,若有 Monica 般完美身段,當然不介意。How about 不符合大眾審美觀的身形?⁠⠀ ⁠

Lena Dunham in Girls (2012)

Lena Dunham in Girls (2012)

所以我不得不佩服 Lena Dunham,在《GIRLS》不斷展示其肥厚粗大的四肢身軀,和那兩顆小小的 perky 胸部,常被外界質疑其裸露之「必要」,受盡抨擊,但生於藝術家庭的她對此不以為然:「在日常,人很多時候就是光著身子生活。我身型不完美,不代表沒有裸露的資格。」《GIRLS》充滿真實到搞笑的 awkward raw sex,不像一般套路裡,情侶剛完事,女方的被子必須剛好蓋住胸部,而男方亦只會露出上半身。⁠⠀ ⁠⠀

到了 21 世紀,裸體仍是某些文化的禁忌。在香港,無論動機為何,於公眾地方裸露皆被視為違法的猥褻行為;若裸照被 hack,受害者反要道歉,哭說自己天真又傻,何其荒謬。上年因抑鬱而自殺身亡的韓國女星雪莉,就曾因不穿胸圍突點而被網友圍剿,似乎在亞洲 we still have a long way to go。⁠⠀

所以在嘗試過健身塑身後,上年我開始學鋼管舞,望在與身體重新建立親密關係(intimacy),以舞蹈的力量探索自身的 sexuality、sensuality 和 femininity。近幾年我亦愛上了穿 bikini 到沙灘曬日光浴,慢慢建立與身體的互信。⁠⠀ ⁠⠀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