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Blackpink 和 F1 賽車

2021/2/3 — 22:46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做了一輪兒科,發現為新生嬰孩抽血不是最令人崩潰的,那個不上不落的小學生歲數才是最難搞。小學生體型夠大,已經不是助理姨姨能用床單「捲粉腸」固定的了,而他們開始懂性,就更懂得害怕和逃走,有時候要為正在滾地板的小孩抽一支血、打一粒豆,已經可以用上半個至一個小時,過後還會渾身疲憊呢。

讓家長留下陪小孩,有時候是一個好辦法,但絕大多數反而會弄巧反拙。小孩會對父母撒嬌,有時候父母在場時他們會放聲大哭,到父母一離場哭聲就立刻止住,而臉上一滴淚水都沒有。也有非常緊張的家長,表現得比小孩更擔心,也會對醫生帶來頗大壓力。

當人手充裕的時候(例如有護士學生在場,他們是非常好的幫手呢!),有一個方法卻是萬試萬靈 — 電子奶嘴。對於較小的孩子,「Baby Shark」一如幾年前的「Peppa Pig」,小孩的目光會立即被吸引而停止哭喊。小學生嘛,很可惜的很多都非常喜歡這強國的抖音 😓。

廣告

一次一個六七歲男孩要來打豆。其實他一看就算是乖巧成熟有家教的那一類小孩,旁邊的爸爸也十分有禮合作,有見及此我就讓爸爸進來治療師,在布簾外面用聲音陪伴孩子。

當然到下針的一剎那,小孩還是會亂動害怕,TUNS 姐姐非常幫得手地問「你平時聽什麼音樂啊?姐姐開給你聽。」

廣告

「@&$”!?」男孩小聲嘀咕了一句。

「他……剛才好像是說 Blackpink…?」我邊笑邊插嘴。

「對啊,他最喜歡聽 Blackpink 的歌了!」窗簾外的爸爸補充說。

有熟悉的前奏旋律作背景音樂,房間內的氣氛瞬間由緊張變得輕鬆,我也順利一針打到我的豆。

爾後還要每三十分鐘為小孩抽血。我按照預定時間過去,就如其他做這項測試的小朋友,他正在看 iPad。我一邊抽血,探頭一看…… F1 賽車?!?!

原本我打算搭訕幾句,好讓小孩放鬆,但這次我真的目瞪口呆,完全搭不上話。

反而是男孩自己開口:「你知道誰是咸美頓嗎?」(我不知道)他頓了一頓,自問自答:「是世界第一呢,我最喜歡他了!」

「噢,那誰是世界第二呢?」

「不知道啊,我只知道世界第一。」

真是殘酷現實的世界,早熟的小孩。 😅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