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 Seed:無懼變幻,陪伴創變者開展新旅程

回看這兩年,你有何感想?當社運創傷未癒,又爆發新冠疫情,徹底重擊寰球經濟、改寫生活及社交模式,相信每個人心底,難免時有無以名狀的失落與迷惑。

但人類就是有求存的天性吧?崩壞的時代,反倒於世界各地催生一群「力世代」青年,主動以「社會創新」(Social Innovation,下簡稱社創)求變與革新。近在香港,Good Seed(好薈社)就是其中一片土壤,多年來予「創變者」(Change Maker)蘊釀意念、開展企劃,追逐個人理想之餘,也竭力回應社會問題。

如台灣數位大臣唐鳳所說:「社會創新就是『眾人之事,眾人助之』。」就算我們未必會當上社創發起人,但亦可多聆聽如本年度好薈社參加者於遴選過程的體驗,了解每顆創意種子從栽種、萌芽到開花結果前,所要經歷的階段、關卡或幫助,思考各自又可從哪些位置出發,合力共創一個更好的生態循環。

社創火熱了,卻不等於易做了

數月前,因訪談的機遇,認識獲好薈社資助的「滾動的書」及「喜行」,兩者除了分享各自構思、組織及研發項目的往事,也同樣提及好薈社在資金以外,引導團隊將點子生成、壯大,修正草案及朝永續性的方向發展的重要性。

對受眾來說,如今社創頗常見於坊間,一切似乎很「流行」又「尋常」。自 2015 年以來,聯合國制定「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epment Goals,SDGs),預計於 2030 年前,與不同國家及城市合力達成減緩氣候變遷、促進人類健全生活與福祉等 17 項目標;加上世界各地政府、社會、企業部門、大學及院校等紛紛投放資源及開辦相關計劃培育人材,近年社創風潮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發展。

可是,這卻不代表「做社創變得容易了」。有別於傳統創業者單純做一門「搵食」的生意,創變者肩負更多社會責任與承諾,維持商業收益以外,還得熟知社會議題及脈絡,以「利他」態度與手法回饋目標社群。

再者,受不同時期、地域的風尚影響,像香港人較關注民生,較少留意氣候或低碳經濟等議題,創變者又需按其時的社會狀態,擬定或調整項目方針,增進所需知識、技能和資源等,變相挑戰更多。據 2015 年 GSEN(Global Social Entrepreneurship Network)調查,每 100 個社會創新的提案,僅有 1 個可發展成自給自足、永續性的項目。

好薈社不只是集資平台

深知社創路任重道遠,2015 年,好薈社於社會創新及創業發展基金撥款資助,香港理工大學企業發展院(IfE)和賽馬會社會創新設計院(J.C. DISI)協辦下應運而生,決心以「Good Seed」為概念,開宗明義引領青年於此實驗平台上「播種」,不求單一答案或回報,重點是建立「成長思維」(Growth Mindset)及內在學習動機,按「設計」、「科技」、「商業」三大點,聚焦「扶貧」和「防止社會孤立」兩方向,「Think Big」地蘊釀靈感(Prompts)並「Start Small 」地試驗原型,逐步擴大規模(Scaling)及作系統性變革(Systemic Change),讓想像化成真實及於社群生活中紮根。

整個孵化培育過程,於各隊伍報名時已展開。創辦以來,好薈社將計劃分成三個階段。首階段,以互動式培訓為頭炮,指引參加者成為創新項目的執行者;第二階段,眾人須提交創新意念計劃書申請資金;第三階段,得獎隊伍可獲取港幣二十萬元及參與培訓營作交流。

縱然今年計劃受疫情影響,部份環節如培訓營未必可如常舉行,但好薈社團隊按現時的防疫措施調動了活動,堅持跟參加者作密切的聯繫和交流。自 10 月底,好薈社已開始「Capacity Building」(能力提升)部份,首場講座於理工大學舉行,當日現任項目經理戴名揚(Kay)為場內逾廿組參加者介紹計劃,並就社會創新的意義、怎樣為人帶來價值、何謂永續發展目標,以及理念、行動、熱情(Mission、Action、Passion)等方面作初步討論,會後,部份參加者亦就各自需要,向 Kay 及其團隊作簡單提問,為下一輪的專家會談作準備。

導師會談:助團隊琢磨靈感

11 月初於長沙灣舉行的導師會談,對不少參加者來說頗具啟發性。「創新」的定義和切入點,或許人人不同,有的在於過程中為各方持份者營造正面的價值,有的着重開發解決問題的服務或產品,但不管哪一種,皆要以「同理心」(Empathy)洞悉消費者或用家需要,並用設計思考方法(Design thinking)為核心,萌生出項目的「靈感」(Prompts)與「提案」(Proposal)。

別看輕這程序,其定位與方向乃基礎,會影響往後各階段的內容與細節變化。以當日「隔離飯香」的三位年輕參加者 Moon、Kenny 和 Antony 為例,他們從各自主修的學科經驗中,留意現時不少獨居人士、長者或低收入家庭,均在飲食方面有特殊需要,尤其過去一年受限於疫情,大家難以外出採購或煮食不便等,觸發三人想建立一個配對剩食的平台去協調資源及減少浪費。項目中,他們預估會以手機應用程式(App)及積分為方法處理需求,聽來似乎頗便利。

導師卻提醒他們,要為項目多作原型(Prototyping)測試,以考證構思的可行性與持續性。譬如三人的學術背景欠缺科技基礎,申請得到資金之前,要怎樣開發一套基本而可用的應用程式?另外,服務對象若是長者,以電腦或手機應用程式儲分,受眾是否真的懂得使用?如否,可需轉以實體製作?再者,健康的社創系統不能靠單一方面付出或支取,需有更完善及互動性的模式,他們會否需要考慮跟商業機構就積分、食物供應作固定連結,或針對某類社群如低糖餐人士提供協助,以讓需求對象有更清晰的認知與連結?這些都是要考慮的元素。

作為局外人,旁聽導師提點,也覺有理。特別「隔離飯香」提案傾向以科技結合服務,形式和效果乍聽乍看也較抽象,單憑言語難具體呈現細節與執行情況,導師提醒,如簡報會前可累積更多資料、數據或樣本,譬如跟合作單位拍些訪談影片、運作流程,或用影像或文字呈現受眾需要及系統模式等,可讓人更易理解及消化。對此,三人亦有所感,「導師的指引很有意思。我們想,技術上如開發程式,相信找到相關人員應可解決,但怎樣配對、連結社群等持續性及人性化的部份,我們仍須更加努力去制定明確框架,並嘗試於遴選期限內,盡快做多點實驗和記錄,如跟受眾訪談、拍片。這樣做或會令大家更理解他們的需要,也可以具體呈現我們的構思吧?」

簡報會及任務測試:實驗構想

反覆測試、驗證錯誤,有助創變者改良構思及實驗基礎,從而探索下個階段。完成導師會談後,11 月底,眾參賽隊伍舉行了第一場簡報會。當日所見,各人簡報或包括情境模擬、草圖或模型等,明顯有備而來、內容也算詳實。限時之內,大家施展所長,講解策略:有團隊分享怎樣透過開辦乾花製作坊,增加低收入家庭或主婦的就職機會;又有年輕人希望以免費學習平台幫助學生解決讀書需要;另外有人想透過一站式免費開網店平台,教授推廣、經營、宣傳之道;又有人以過來人經驗,協助情緒病人士尋找穩定工作等。雖然部份計劃於應運、操作及管理架構等方面,仍然有待打磨,可是基本也算言之有物。

眾隊伍之中,以 TeaTimes 表現最突出。TeaTimes 針對輕度至中度傷殘人士需要,並預計夥同另一社創單位 Pokeguide,採用大數據給受眾尋求無障礙的道路資訊,以助其參與不同地區的文化活動及工作坊等。概念源於成員 Vivian 和 Marvis 曾於浸會大學修讀商業及市場學相關科目,也參加過科學園的創科計劃,Vivian 於去年更曾代表香港出席聯合國的青年交流活動,故此他們和團隊內其他成員與實習生,均希望將實際經驗與學術知識回饋社會。

「相對科學園較注重技術層面如何改變世界,我們認為好薈社的特色是更重視人性互動,這是吸引和重要的學習經驗。」Vivian 從聯合國活動中了解全球 SDGs 現況、各地人材構想後,希望將想法與新知帶回香港,跟有心人改善現時的社會問題,恰好 Marvis 意念接近,「我沒 Vivian 那麼多社會服務背景,從前從家庭和學校得到的教育,也多從商業及實用層面出發,但踏足社會後,我發現不少商業機構也重視 CRS(社會企業責任),有感這可將知識更好發揮、讓人受惠。」

TeaTimes 目標是做出更具本地色彩及連結更多單位的平台。憑兩人的經驗和知識,理應不難實踐方案?「但參加遴選過程,我們發現尚有很多進步空間。例如我們沒科技背景,要思考怎樣去做出最好的系統連結社群。還有,最深刻報名參加後,要完成『任務挑戰』,在兩星期內走訪全港不同區,解決共 29 個考驗,好特別!」Vivian 說,她認為當中最難是港幣 30 元要吃三餐,過程中要換位思考低收入家庭及弱勢社群的生活情況,Marvis 則認為疫情期間要到深水埗福華街跟無家者訪談,要獲取信任、打開心房也不易,「資料和數據是可控的,但人性化的互動就難預測。這次體驗多少提醒我們多思考怎樣親近社區。老實說,現在只屬於開了眼界,還有很多要學習之處,相信往後亦更多路要走。」兩人說。

最後簡報會:不是終結而是開始

從導師會談到首場簡報會,1 月的最後簡報會本是重頭戲,無奈受第四波疫情影響,活動要從實體改成 Zoom 網上會議。可是,好薈社的導師和評審,包括社會創新及創業發展基金專責小組委員馬錦華先生、香港理工大學社會創新設計院總監凌嘉勤先生、創不同協作主席黃英琦女士、城泉行政總裁葉蓁蓁女士以及香港科技園公司副總監陳偉忠先生總無怠慢,從當天早上約 9 時至下午 6 時,一直坐於電腦前,耐性地跟隊伍一個接一個地,仔細傾談各自的提案與問題。

會議期間,導師和評審因應不同隊伍的需要,提出不同觀點、實務性的考慮,像建議參加者如何把議題定位得明確、於正向的循環裡尋找定位,引導他們思考運作機制的改善方向等。尤其,大家提醒參加者必須為項目作反覆辯證和專業知識判斷,不要追逐短暫的成功,必須考量所做的事對社會的長遠價值。

對話中,最深刻是會後討論,導師和評審特別提到好薈社的目標,乃為扶助年輕的、經驗較淺的一群踏出社創第一步,因此儘管部份隊伍的意念或手法尚稚嫩,但其計劃富想像力、創意力與執行力,簡介時亦能用心回應提問、靈活作答,大家也願意給予支持,好讓其獲得試行的機會,再於往後的日子繼續進步。對新血的信任與支援,某程度可以帶動更多新力量的產生,使整體社創生態圈發展更百花盛開與蓬勃,形成良性循環吧?

———

Good Seed現正進行新一輪招募,今屆亦加入很多前所未有的新元素,更可獲得高達二十萬的種子基金,開展你的社創之旅!
立即報名,成為我們的Changemaker!

詳情:http://goodseed.hk/
報名:https://bit.ly/3qgtLx7
截止日期:2021年2月10日 18:00
MeWe專頁:https://mewe.com/p/goodseed1
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goodseed.hk

(本文為贊助內容)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