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 Cheung 張高翔

Ko Cheung 張高翔

現為獨立文化記者/自由撰稿人。早年從事電影助理美術,後來轉投傳媒領域,曾任職《Milk》影視記者、《明周》文化版記者及《號外》專題編輯。熱愛本地以至國際的影視、音樂、攝影、藝術與設計、文學及戲劇等題材,希望以文字記下「一切關於人的故事」。文章現散見於不同本地媒體,包括網上音樂平台KKBOX、《Harper's BAZAAR HK》、《Jet Magazine》、《經濟日報》及《攝影是藝術》等。

2020/9/16 - 10:00

Good Seed × 喜行:人性的連結是社創的根基

「窮則變」是香港人的特性,大家面對棘手的生活難題,總會積極尋找解難方法。像任職產品設計的麥子澄(Vincent),當初參與社創計劃「好薈社」(Good Seed),就是為了籌集資金開發外掛式智能枴杖裝置,以解決認知障礙症祖父的走失問題。

「意想不到,得着比預期更多。」Vincent坦言原先並無宏大的理想,「『好薈社』不僅提供資金,還有實用的培訓與考察,令我全面認識『社會創新』(Social Innovation)的概念,深入了解銀齡社群的實際需要,明白追夢不能單靠熱血和資源,更重要是建立人與人的連結,才可讓理念落地、把創意延伸。」他特別感恩在活動中結識到兩位理念一致、能力互補的夥伴李凱迪(Eddie)及吳穎思(Vincy),亦期盼三人合辦「喜行」(Walkpner)未來可持續開發銀齡科技產品,惠及更多同路人。

麥子澄(Vincent)、李凱迪(Eddie)及吳穎思(Vincy)合辦「喜行」(Walkpner),期望未來可持續開發銀齡科技產品,惠及更多同路人。

麥子澄(Vincent)、李凱迪(Eddie)及吳穎思(Vincy)合辦「喜行」(Walkpner),期望未來可持續開發銀齡科技產品,惠及更多同路人。

廣告

為了家人,踏上銀齡科技之路

舊時代,公眾較常依靠政府由上而下的傳統福利模式,或單一界別的資源去應對層出不窮的社會問題。但自從19世紀出現「公民社會」(Civil Society)概念,好些創變者(Change Maker)嘗試反思怎樣凝聚民間資源,創造對環境與社會的正向影響。

在香港,大概2003年起,社會運動愈見活躍,坊間也漸多改革環保、扶貧、教育和醫療等議題的聲音,既有商界開始以「企業責任」為由,推出各類商業創新的服務或產品,滿足市場需要,亦有許多獨立組織甚至個體戶,試圖集結民間技能、知識與資源,主動地構思和策動各式社會創新項目,開展形形式式的探索之旅。

Vincent的情況傾向後者。「但坦白一點說,我的出發點甚至沒想過『喜行』會變成一盤生意,更別說推動『社會創新』那麼偉大,當初自己好純粹想照顧好家人,以及幫助其他同病相憐的家庭及照顧者。」他務實又誠實地談起初衷,直言過去本在澳洲從事近7年的產品設計業,主力為各大電子品牌,設計電動牙刷、鬚刨及手提電話等高端科技用品,從沒有想到有一天會涉足銀齡科技產業。

Vincent 目睹爺爺的身體機能一天比一天弱,除了緊張和憂慮,更想在能力範圍之內,盡量助家人紓困。

Vincent 目睹爺爺的身體機能一天比一天弱,除了緊張和憂慮,更想在能力範圍之內,盡量助家人紓困。

事業轉了彎,全然是意外。在Vincent回流返港之年,他那位時屆82歲的祖父確診認知障礙症,並因腦功能退化,逐漸喪失基本的執行、決策和生活能力,「短短半年,爺爺試過由觀塘的家行到油塘然後迷路,要叫警車把他送回家;又試過在街不小心跌倒,進醫院躺了兩星期引起併發症,令家人極之擔心。」他目睹爺爺的身體機能一天比一天弱,除了緊張和憂慮,更想在能力範圍之內,盡量助家人紓困。

「起初全家人試過給爺爺買智能枴杖、或在他身上放置智能襟章、鎖匙扣、扣針、頸鍊等工具,以防再有意外。奈何,老人家都有自尊心,討厭被標籤成弱勢,所以爺爺不但抗拒使用有關工具,還『叻』到用他以前做製造業的技能,將工具逐樣拆件、解體、掉入垃圾桶!你說怎麼辦?」Vincent被祖父的「醒目行為」弄得哭笑不得之餘,亦有啟發,「我本身識做產品設計,又是一個照顧者,那段時間又發現社會上有很多類似的個案和需求。突然靈機一觸地想,既然自己比較了解用家及同樣家庭的困難,與其踏破鐵鞋繼續找,何不試試自己動手,運用專業去設計具備防走失功能、造型低調、又可減低被標籤感的高科技產品,助己也助人呢?」

單人匹馬的冒險之旅

一片孝心的Vincent帶着「靈感」(Prompts)和冒險精神,探索當時還不熟悉的銀齡科技圈,並開展許多創作實驗。例如他試過將普通拐杖改裝成智能拐杖,於底部放入定位裝置,但因重量起變化,反而易令長者失平衡;另外,又試過兩年內設計逾200款拐杖,研究造型、質量、款式、功能等問題。「我熟設計,但不熟組裝。一切要從零開始,逐樣學燒焊電線、裝嵌電子底板、撞prototype(原型),不容易。」Vincent說。

Vincent 將普通拐杖改裝成智能拐杖。

Vincent 將普通拐杖改裝成智能拐杖。

更大件事的是,試驗不僅耗時間、心力,「現實講,好『燒錢』。」Vincent笑說,縱然幾經改裝和測試,他總算為祖父設計出一款頗合用的智能拐杖裝置,而且當其帶到護老中心使用時還獲職員讚賞實用,建議他將之商品化推出市場。「一來,要考慮資金與成本;二來,我單人匹馬,識設計卻不曉營運;三來,也擔心假如開銷高過於負擔能力,怎樣長久地維持創作與開發⋯⋯唉,真的想到頭都大了」

正所謂「變則通」,若然一人之力有限,何不又嘗試參與坊間的設計比賽及創業計劃,看會否找到其他新出路。輾轉地,Vincent得悉「好薈社」由香港理工大學企業發展院(IfE)和賽馬會社會創新設計院(J.C. DISI)協辦,從「設計」、「科技」、「商業」三大基礎出發,聚焦「扶貧」和「防止社會孤立」為方向,鼓勵本地青年發掘創造潛能,並會為入選隊伍提供十萬元的獎金支援起步,恰好對應他募資方面的需要,於是二話不說就報名。

幾經改裝和測試,Vincent 總算為祖父設計出一款頗合用的智能拐杖裝置。

幾經改裝和測試,Vincent 總算為祖父設計出一款頗合用的智能拐杖裝置。

多得好夥伴一起走遠路

「參加之前,沒想太多。參加之後,卻很驚喜——除了資源和資金,我最開心和感恩,是透過計劃中一連三天的培訓營,可以跟許多不同背景與觀點、但同樣相信創意、敢於探險的創變者交流,像結識到熱血、關注銀齡問題的Eddie及Vincy,甚至後來還一拍即合、合辦『喜行』,出乎預料。」Vincent表示,他倆畢業於理工大學產品工程及市場學系(2016),擁有相當紮實的商業知識、營運理念,完全彌補了他的不足,對往後研發產品的進度,提供了更為全面和長遠的力量。

Eddie和Vincy笑言,三人能夠相遇於「好薈社」確實難得。「學生時代,我們已經很關注銀齡生態,畢業項目亦以『長者用品』作主題。因為21世紀是數碼科技時代、人類平均壽命愈來愈長,人口老化將是全球的重要議題,假如我們可以透過社創的平台或資源,創造可以惠及長者和其照顧者,也能夠為創新科技界注入動力的服務和產品,改善有關家庭與長者的生活質素,那就好了。」

「Good Seed」計劃一連三天的培訓營,跟許多不同背景與觀點、但同樣相信創意、敢於探險的創變者交流,促成合作。

「Good Seed」計劃一連三天的培訓營,跟許多不同背景與觀點、但同樣相信創意、敢於探險的創變者交流,促成合作。

奈何,當時剛畢業的兩人縱然有一定程度的知識、像懂得搵廠、連結不同單位、以至撰寫提案(Proposal)等,「但講到將想像實體化或試做原型(Prototyping)等,始終有技術和資金上的局限。幸好透過『好薈社』,我們認識到有相同理念的Vincent,得以『手腦合一』地各用專長去分工,又能並肩做實驗,這種人力與資源的結合,可說是計劃最珍貴之處。」Vincy說。

Eddie還特別補充,「不僅技術、知識和資源的結合,其實我亦很珍惜過程中跟團隊和受眾的經驗交流,從中大家可以看到更立體的社會面向,這比起單看書本的知識或躲起來做實驗,更能了解社會的實際所需,從而制定出一套更全面的研發及市場計劃。畢竟我們做的不是藝術品,必須要顧及受眾的身心狀況,所以每次進行新的型號設計前後,團隊都會好主動去聯絡不同單位試用或求問意見,聆聽大家的聲音。」

人,是社創最關鍵一環

關於這一點,Vincent格外感觸,「以前自己做大品牌、量產的商業產品居多,設計對象也多為年輕人或同輩,比較追求型格或好Chill的高科技生活感。參與銀齡科技產品研發及『好薈社』後,我卻對『高科技』有所反思。」他說最深刻隨「好薈社」及社福團體走訪劏房長者的家居,當親自置身於狹逼的起居空間、聽到當事人及照顧者的日常處境,他極為觸動,思考到科技與創新的價值,是要從態度上影響用戶、為他們的認知提供細節、並在行動上給予方便。

「就算盲目求新、求厲害,給我做到一款好型的藍芽拐仗,但老人家不懂用或抗拒,最終幫不到他們解決問題,又有何用呢?一件『好』的銀齡智能產品,必須簡單易明又實用,對應不同文化層面長者的身心需要,減輕照顧者的壓力,才算圓滿。」Vincent調整想法也跟團隊反覆試驗,現時已製作出一款Walkpner 2.0智能拐杖裝置,其原理主要以3D打印技術先造出塑膠配件,再於其內設置感應器,模擬長者跌倒的情況,如枴杖橫放超過既定秒數,便會自動致電照顧者,讓對方從電話中聆聽枴杖附近環境的聲音及掌握現場情況,整體用法便利得來不損長者自尊,在不同院舍供長者試用後均獲正面的迴響。

「喜行」研發的智能拐杖早前參與秋季電子展。

「喜行」研發的智能拐杖早前參與秋季電子展。

Vincy和Eddie認同「好薈社」引導讓他們學懂「宏觀而不失細節」地作人性觀察,從而結合設計思維(Design thinking)與同理心(Empathy)關懷用者。尤其今年經歷疫情、人際隔離,他們有感大眾的生活將更艱難、社創界的挑戰也更複雜,「除了繼續籌募資金、人力和技術,也想多在心靈層面互為支援。譬如暫時無法面對面交流、參加展會,可否擅用社交媒體,以文字、影片或任何方法,盡可能跟香港以至海外的夥伴保持溝通?智能拐杖之外,會否多留意長者其他方面需要,開發更多貼心又合時的產品?這一切都是在思考和學習的事。」三人期盼往後可如工作室「喜行」的寄意,用心幫助照顧者、也使長者快樂出行,達到居家安老的願景。

Good Seed現正進行新一輪招募,今屆亦加入很多前所未有的新元素,更可有機會得到二十萬元的種子基金,立即報名,開展你的社創之旅。

詳情:http://goodseed.hk/
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goodseed.hk
報名:https://forms.gle/bKsYZLkxfcmFrjio9
截止日期:2020年9月27日23:59

(本文為贊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