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Gordon Ramsay 的抗疫方法

2020/5/25 — 9:00

取自 Gordon Ramsey Youtube 頻道

取自 Gordon Ramsey Youtube 頻道

這星期與同行見面,終於看到久違了的笑容。感謝大家報復消費,熟悉的廚師朋友們不論中菜、日式、咖啡及西餐,生意一致反彈。客人都說,吃過壽司,當去了東京,嚐了佛羅倫斯大牛扒,等於到過翡冷翠。 12% 失業率,歷史上最高紀錄,驚魂甫定,中場檢討餐飲業界的反應,有幾件事值得一提。

首先是 Gordon Ramsay 公開指摘 Heston Blumenthal 。疫情初期,餐廳生意下跌, Heston 在他的名店推出 75 鎊特價套餐吸引顧客。 Gordon 看到,說 Heston 鼓勵民眾出外,不負責任,應該跟他一樣,早些關店才對。兩位名廚公開罵戰,成為行業新聞。我支持長痛不如短痛,但不同意各自為政。香港出現回流第二波,情況危急,我們餐廳一直在等政府宣佈相應措施,心急如焚,等得太久,自己決定先關門二星期。其間考慮了一段時間,因為食客選擇出外,一間關店便去另一間,無助疫情,如果政府之後再宣佈大家停業二星期,那我們加起來豈不休業一個月,頂得住嗎?要做,便應一起做,我們選擇休息,只為心裏好過,直到後來政府宣佈全城限聚,有了統一方案,才有真正效用。在瘟疫前面,感情用事毫無作用, Gordon Ramsay 在媒體上大聲說要負責任,罵了一頓,贏了掌聲,轉頭解僱了幾百位員工,以他的財富,做這些假動作,十分可恥。

Gordon Ramsay 炒人至少依足規格解散,更可恥的是一些香港連鎖酒樓,早在二月時已安排全線員工停薪留職,這些公司賺了這麼多年,不肯為同事們冒幾個月風險,非常仆街。更絕的是,員工停職太久,沒辦法生活只能另找工作,遣散費也因而省掉。現在政府有薪金補貼,希望主理部門看仔細,不要被這些害群之馬反手補買 MPF ,騙了納稅人的錢。

廣告

French Laundry 的 Thomas Keller ,發現餐廳一直投保「生意損失」,竟然不包括疫情影響,怒不可遏,指責保險公司是無良吸血鬼,需要賠錢時絕對不賠,於是在美國發起集體訴訟。凡事總要有人出頭,與保險公司打官司不是小事,贏輸與否,比起 Gordon Ramsay 在網上放幾下嘴炮,有意義多了。很少人在三月份夠膽上飛機,而飛去三藩市打救至尊公主號的更是絕無僅有。記着這名字, José Andrés ,有二十間餐廳的美國廚師,他的慈善機構 World Central Kitchen 曾經在波多黎各賑災煮過四百萬份食物給災民,中南美國家有災情便有他身影。至尊公主號船上乘客中招,成為人球,曾經一度不准泊岸苦不堪言, José 認為政府反應太慢,自己帶齊人馬,就地做菜給全船人員。

香港本地及海外的各款飲食頒獎一律停止,這些團體改為籌款支持行業。我第一次在家拍炒飯過程,亦選了餐廳幾款主打菜式,出電子食譜。還參與了其中一組織給國外食客的競投,做一天香港導遊,帶他們去香港仔魚市場買海鮮,然後去街市參觀,吃乳豬點心午餐,去茶室嘆茶,晚上用客人自己選的材料做菜。節目安排好了,但不知何時才能全球通關呢?好像仍有點遙遠。

廣告

每個專業都有壞蛋,更有良心同行,平常時候大家禮貌禮貌,你說初心我說初心,殺到過來誰人先走,今回看得清楚一點。幸好,在飲食業,努力頂着顧全員工飯碗的還是佔大多數,加上客人「我怕你關門停業多過你怕自己關門」的支持,有這些底氣,心便踏實多了。大瘟疫第一次見,抗疫也是第一次,從此之後應該有更多第一次。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