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 Cheung 張高翔

Ko Cheung 張高翔

現為獨立文化記者/自由撰稿人。早年從事電影助理美術,後來轉投傳媒領域,曾任職《Milk》影視記者、《明周》文化版記者及《號外》專題編輯。熱愛本地以至國際的影視、音樂、攝影、藝術與設計、文學及戲劇等題材,希望以文字記下「一切關於人的故事」。文章現散見於不同本地媒體,包括網上音樂平台KKBOX、《Harper's BAZAAR HK》、《Jet Magazine》、《經濟日報》及《攝影是藝術》等。

2020/1/22 - 20:45

Mini MaD:創新,就是連場錘鍊與蛻變

在過往幾年,“創不同”學院獲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捐助,舉辦「累積學習計劃」,支持創新者探索改變社會的行動,培育了近80個社會項目。這些創新者各有不同的關注議題,例如永續發展、社區營造、文化保育等等,實踐方式也很多元化,但他們同樣致力於建構更多元、可持續發展和富人文關懷的社會。

在過往幾年,“創不同”學院獲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捐助,舉辦「累積學習計劃」,支持創新者探索改變社會的行動,培育了近80個社會項目。這些創新者各有不同的關注議題,例如永續發展、社區營造、文化保育等等,實踐方式也很多元化,但他們同樣致力於建構更多元、可持續發展和富人文關懷的社會。

【最新消息:Mini MaD:行動交流站2月8日節目取消】

因應武漢肺炎疫情持續,MaD與多個合作單位商量後,決定無限期押後Mini MaD:行動交流站,原訂於2月8日的所有活動將會取消,直至另行通知。請密切留意www.MaD.asiaMaD Facebook專頁之最新消息。

所謂創意,是一刻也不停地變化和進步。成立十載的非牟利民間組織MaD(Make a Difference),一直以勇於求變的精神,敢於求新的具體計劃,陪伴大眾於急劇變遷的時代中,尋覓各種機會增進知識及完成夢想。

像MaD初創時,香港正值金融風暴,前景同樣不明,團隊認為「社會創新」或有助大眾應付未來時局,於是向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申請捐助,成立「“創不同”學院」。項目旗下的「累積學習計劃」(Accumulator Scheme)於2013年開展,協助不同創變者尋導師、找機會,以非競賽形式推動社會創新項目。計劃現已育成近80個隊伍及落實許多項目,收獲無數豐富的知識與經驗。

廣告

左:導師楊秀卓、朱耀光、陳朗然與MaD Team會面,討論指導創新隊伍的經驗。右:除了專注做好自己的計劃,隊伍之間也互相介紹自己的構思,交換意見。

左:導師楊秀卓、朱耀光、陳朗然與MaD Team會面,討論指導創新隊伍的經驗。右:除了專注做好自己的計劃,隊伍之間也互相介紹自己的構思,交換意見。

說到這裏,很多人或許以為:帶著如此豐碩的成果,往後推行社會創新理應容易得多吧?也不盡然。畢竟世事難料,去年爆發的社會運動,就給香港市民以至計劃團隊不少思想衝擊,讓大家重新檢視「累積學習計劃」和社會創新對於當下世道的意義,積極反思怎樣善用多年累積的經驗回應公眾的需要。沿此意念,團隊決定舉辦「“創不同”學院」壓軸活動 Mini MaD 和推出《實行記:社會創新的累積學習》專書,與公眾分享不同參與隊伍的實際經驗與方法(methodologies) 。

不可錯過的「Mini MaD:行動交流站」

每年,MaD都會舉辦各類型的社區交流活動,而本年度的重頭戲「Mini MaD:行動交流站」又有何吸引之處?團隊成員、策劃人樊樂怡( Helen)分享是次主題及概念:「我們期待將Mini MaD營造成為一個『交流故事』的平台。譬如活動以『Interchange』為題旨和大方向,是希望建立一個像資訊交匯處般的平台,讓各路創新者在此與公眾分享自己的創新旅程,同時也讓公眾認識到各種改變社會的實踐方法。因為社創單位性質各異,有些人慣常參與公眾活動,定題、構思和籌備上比較自動波,但亦有些人專注個人範疇,譬如專門處理醫療資訊、手法較學術性或技術性,未必擅長協調宣傳、市場和藝術創作等部分,所以Mini MaD正好可讓大家實戰,藉由設計活動攤位和遊戲,跟不同背景的參加者互動,學習把抽象難解的理念變得貼地,與大眾溝通。」

MaD Team 成員:(左起)策劃人梁棨豪(Nicky)、策劃人樊樂怡( Helen),以及《實行記:社會創新的累積學習》統籌及聯絡任務的項目統籌郭靄儀(Coo)

MaD Team 成員:(左起)策劃人梁棨豪(Nicky)、策劃人樊樂怡( Helen),以及《實行記:社會創新的累積學習》統籌及聯絡任務的項目統籌郭靄儀(Coo)

解構完概念,Helen接續簡介了Mini MaD兩天活動中不容錯過的精彩項目。「最重點的部分,當然是《實行記》新書發佈會『閱歷:社創路上學會的事』!我們誠邀了三個受訪單位親臨現場作分享, 還會將這本專書贈予曾參與計劃的70多個隊伍做紀念,並且將在Mini MaD活動會場,亦即是次場地伙伴香港兆基創意書院內派發給公眾。」

「新書講座之外,我們邀請了本地樂隊De Tesla演出『我都有份概念音樂會——原聲版』,獻唱原創歌曲、介紹連結少數族裔的音樂計劃;同場設有『累積學習之路』攤位,十組創新者會請大家用遊戲、工作坊等各種方式認識社創;『實地考察』部分,則有『大埔自由鳥』及『追蹤鳥』等團隊,帶參加者了解大埔鷺鳥跟社區的關係;喜歡動手做的朋友,可以留意製作手工香等活動,香港兆基創意書院老師家駒和同學又會帶大家走上學校天台的『離地菜園』,一起搓麵條、做農務,體驗『食農教育』,還有『暖窩客家藍染樂』傳授荔枝窩的客家文化等;而全程播放的『短片集』亦會集合多段“創不同”學院和累積學習計劃項目的短片,展現創新的多元面貌。相信當中大家總能找到心水之選。」她娓娓道來。

「街坊帶路」透過導賞訓練,為街坊充權,同時帶公眾深入了解不同社區。在Mini MaD:行動交流站,他們會帶領一場實地考察,分享九龍城的故事。

「街坊帶路」透過導賞訓練,為街坊充權,同時帶公眾深入了解不同社區。在Mini MaD:行動交流站,他們會帶領一場實地考察,分享九龍城的故事。

《實行記》以文字紀錄創變者的心聲

看團隊滿心期待,將《實行記:社會創新的累積學習》新書發佈講座設定為Mini MaD的重要環節之一,你可會好奇這本專書談什麼?它的構思動機、成書經過,還有背後的編撰挑戰是什麼?

專責此書統籌及聯絡任務的項目統籌郭靄儀(Coo)細心地解釋,去年中,團隊專程嚴選十組累積學習計劃參加者的心路歷程,編撰成《實行記:社會創新的累積學習》,初衷是希望記錄和整理七年來累積學習的成果,既以文字和書本形式紀錄創變者的歷程,也讓公眾了解所謂「社會創新」是怎樣的一回事,策劃及執行一個計劃又會面對怎樣的挑戰,從而讓有志於投入社創的朋友做好心理和資源的準備。

《實行記:社會創新的累積學習》封面的線條,就像各個創新項目獨一無二的軌跡。

《實行記:社會創新的累積學習》封面的線條,就像各個創新項目獨一無二的軌跡。

這幾年來參與累積學習計劃的隊伍總數趨近80,Coo逐一致電了解他們的近況,挑選合適的訪談者。她留意到無論是最終參與了書中深度談的10個單位,或是其他沒有受訪的創變者,原來全部都有其精彩的生命故事與歷練。「平日我們合作時,忙著處理執行等實務,少有單對單詳談。直到MaD同事想出書記錄計劃發展,我才有機會細聽各人數年來完整的歷程。我覺得非常驚訝和鼓舞,看到每個人看似微小的每一步,累積而來的改變很龐大。」

主理人物專訪的策劃人梁棨豪(Nicky)和應,「雖然創變者的項目規模和力量微小,未必可一時三刻改變世界或解決急切的事,但基於大家初心純粹,更易走入社群和凝聚人心。比如受訪團隊之一一『好家庭菜園』從2013年至今致力推廣社區有機耕種,令許多人從自然和農務中得到安慰和力量,可以共同於迷茫中思考人生,也是重新定義了何謂『成功』的計劃;『Translate For Her』為少數族裔婦女翻譯資訊,去年又在反修例運動期間成立TG Channel助大家考查新聞真偽,實在地幫助了族群的日常需要。」

「好家庭菜園」以䃟頭村為基地,透過種植練習與各色各樣的田野活動,成功連結了東涌不同背景的街坊。

「好家庭菜園」以䃟頭村為基地,透過種植練習與各色各樣的田野活動,成功連結了東涌不同背景的街坊。

由構思、約訪到編寫等部分,三人表示書本框架經歷無數次「推倒重來」,才找到一個較理想的編排脈絡。Nicky解釋,「如Coo所說,我們起初較著眼實務,只想到採用社創指南的概念,將訪問劃分成『初創三階段』,讓讀者參考。誰不知經過深度談,觀察到各單位有血有肉的面貌,我們就反覆開會、討論、再編排,最終決定將十組訪問重新規劃,從較有人情味和感性的社區故事出發,介紹『街坊帶路』、『好家庭菜園』、『港嘢』,再帶出由個別議題出發的項目,如『okapi studio』、『Translate For Her』、『糖不甩』、『兒童為本 共享親職』、『玩具家長教育計劃』及『病不孤單』,最後再以促進人手、資源匯聚的『Collaction』作結。十個個案中,我們又不避失敗,透過玩具家長教育計劃的阿康(徐兆康)較多線嘗試的社創經驗,分享不同程度的成功與失敗,呈現社創軌跡的多樣性。」

文化工作者徐兆康首次申請累積學習計劃時舉辦的「梧桐河藝術節」獲得公眾很大迴響。後來他再發起「玩具家長教育計劃」,卻遇上很多挑戰。這次嘗試縱然不算成功,阿康仍不斷嘗試改進,希望找到前行的方法。

文化工作者徐兆康首次申請累積學習計劃時舉辦的「梧桐河藝術節」獲得公眾很大迴響。後來他再發起「玩具家長教育計劃」,卻遇上很多挑戰。這次嘗試縱然不算成功,阿康仍不斷嘗試改進,希望找到前行的方法。

Coo補充,大家察覺,「每個人的軌跡、節奏和歷程都不盡相同,所以定出《實行記》的書名去記錄大家的心路歷程之餘,封面也想到以『點與線』為靈感,通過不同的構圖,像有的圖案是放射性的線條、有的看似階梯、有的曲曲折折,寓意每個人不一樣的旅途和計劃的獨特性。」團隊笑言,很喜歡這個封面概念,因為他們認為這頗能貫徹MaD的核心精神和「累積學習初衷」——無論時代變遷多急遽、挑戰多巨大,大家都會尊重每位創變者的獨特性,包容不同的「創意」和「創新」意念,以開明開放的態度陪伴他們前行。

就此,Helen特別引述MaD主席黃英琦(Ada)於《實行記》撰寫的序言作解說,「如Ada於〈MaD:社創家是累積學習者〉所寫,十年前,香港的氣氛比現在正向,民眾的生活相對平靜,自然易對未來抱存希望」那時政府和商界又願意推出各類社創資助和比賽,多少也讓『黑暗中對話』、『光房』及MaD等組織,可於較安穩的環境中,建設社會創新生態系統。但隨傘運過後,整體社會氣氛變得低沉,我們作為社創推手之一,必須思考怎樣以自己的經驗和專長,回應社會的挑戰。」

Kelly從家人患病的經歷中,了解到香港癌病治療資訊不透明的問題,於是與志同道合者發起「病不孤單」,為病人充權。除了整理癌症藥物資訊,Kelly更參與立法會會議,希望推動政策上的改變。

Kelly從家人患病的經歷中,了解到香港癌病治療資訊不透明的問題,於是與志同道合者發起「病不孤單」,為病人充權。除了整理癌症藥物資訊,Kelly更參與立法會會議,希望推動政策上的改變。

困頓中,學習景隨心轉

面對挑戰,Coo想起不只參與『累積學習計劃』的人是Changemaker,MaD團隊其實也是學習者,摸著石頭過河。「參加者有剛畢業的大學生、中途轉行的社創素人,他們關注的議題甚廣,譬如推廣社區連結的『街坊帶路』、挑戰性教育禁忌的『糖不甩』、由經歷家庭重組的媽媽發起的『兒童為本 共享親職』藝術教育計劃等,開展之初未必有具參考性的前例可循,發起人的資源和經驗亦較淺,所以我們每次接收到不同申請,跟進不同參加者的個案,都是一次嶄新的嘗試和學習。」

Sticky Rice Love(糖不甩):當初在網上推廣性教育算是「大膽」的概念,不容易找到支持者。多得MaD多元化的支持,從資金資助到一對一指導,令我們認識不少合作夥伴,發揮協同效應,得以陪伴年輕人做出可能影響他們一生的決定。

對 MaD 來說,這也是跟一眾創變者同步研習的過程,不斷試驗、不斷撞板、不斷修正。Helen 補充:「凡事有危就有機。像我們或其他公民組織,過往幾年都努力向大眾推廣城鄉共生、良心消費或少數族裔共融等議題,但可能始終未能成為主流。但如今大家親歷了時局衝擊,有了第一身的理解後,加快了自我覺醒,公民意識與人文關懷大大提高,比以前更願意主動去試、去學,甚至當起創變者去改進現況,令人驚喜。」

累積學習計劃隊伍之一的2 Square Metres,成員運用自己的園境建築知識,推動社區設計。她們表示:「累積學習計劃助我們踏出項目的第一步,也讓我們不斷審視項目的目標和成效,進而釐清發展的方向,達到設計必須以人為本、與用家共同設計的方向,發展一個有系統的工具,幫助社區設計的倡議和發展。」

累積學習計劃隊伍之一的2 Square Metres,成員運用自己的園境建築知識,推動社區設計。她們表示:「累積學習計劃助我們踏出項目的第一步,也讓我們不斷審視項目的目標和成效,進而釐清發展的方向,達到設計必須以人為本、與用家共同設計的方向,發展一個有系統的工具,幫助社區設計的倡議和發展。」

Nicky認同世事一體兩面,當眼前風景急轉,我們也可改變心境,欣賞高山低谷迥異風光,「在這艱難世道,有惡劣的事發生,亦有好的意義產生。當初『累積學習計劃(Accumulator Scheme)』的取名靈感,源自金融界的『Accumulator』(指累計期權)。發生金融海嘯後,很多投資者傾家盪產⋯⋯MaD Team 特意從另一個角度作詮釋,我們強調的累積不是財富,而是社會創新所帶來的正能量,累積夠多便是社區的資產。我們也希望透過各種有心的小計劃擴大公民參與,締造更好的社會。另外,我們也不只聚焦成功,還會跟大家檢討失敗,這才可真正了解項目、認識自己,是真正的圓滿。」

陪伴年輕世代深耕細作

談及重新認識自我,經過2019年社會諸事的洗禮和考驗,團隊認為公眾對於社會創新、用創意改變社區等情況,似乎有了更新穎和靈活的想像,尤其年輕一代,普遍都渴望運用各自的能力與知識,去為社會做多一點點。由此,團隊也重新檢視「累積學習計劃」來年的新方向和目標,像怎樣善用現有資源,幫助更多年輕人發揮所長。其中走入校園,連結不同院校的師長、社工,共同跟學生推廣社創概念和方法,就是未來的策劃方向之一。

港嘢:「生於斯,長於斯」,能夠認識自己成長的地方,有助學會欣賞和珍惜身份認同。從生產認識到香港的歷史和文化,更體會一個社會的多元化和民主。各人須於生活上積極參與和投入, 方有望延續和守護香港。謝謝計劃的支援和導師的經驗分享,使街坊更易理解和參與。

年輕藝術家Max從興趣出發,研究手工香,後來更進一步思考如何以自己的技藝切入環保、共融等議題。

年輕藝術家Max從興趣出發,研究手工香,後來更進一步思考如何以自己的技藝切入環保、共融等議題。

Helen說:「近年世代矛盾愈見嚴重,很多年輕人好想改變社會,但欠缺方法,而現時的教育又未必會專研社創,或走入社區實踐人文關懷的課題,所以我們想運用紮實的經驗和人脈,讓他們看到在讀大學、搵好工以外,生命尚有更多可能性,規劃人生方向時可以有多一重思考。」

Nicky說計劃不但學生有用,跟老師和社工,箇中的協同效應也相當教人鼓舞。「不少老師和社工也銳意創新,只是未必知道怎樣將想法具體實行。一次的合作有時效性,但我們的參與或為他們提供一些可能性和人脈,有助他們長遠在自己深耕的範疇自發開展其他計劃,這種可持續的效果更難能可貴。」

(本文為贊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