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ror 演唱會(Nasha Chan 攝)

Mirror 經濟學你真係識?(下)

【文:Elaine Siu】

上回講到,見人講Mirror經濟學但言不及義錯重點。多年前有少少追日韓團經驗,作為新入坑鏡粉,害怕一般人看見最近鋪天蓋地的Mirror會覺得好煩而立刻產生負面印象,因此用全市儈(而非心心眼)角度剖析一下這現象能為經濟帶來一個什麼出口,希望不是鏡粉的也別對他們有太大偏見。[上集連結

(三) 兄弟/朋友/情侶檔的號召力

能否成為偶像,作品只是其中一個因素;大部分人都不會只因為一首歌、一部電視劇而喜歡一個歌手或演員,程度大到要幫他搞生日搞到銅鑼灣變「姜濤灣」、尖沙咀變「翰霆咀」咁誇張。不是所有歌手演員都能(或想)成為明星偶像。這其實是兩個不同的職業。此分別於這幾年更明顯,舉例KOL也是明星偶像的一種。

追星,真正喜歡的往往是那人的character。而要成功描繪塑造一個人的性格面貌到觸動人心的程度,需要展現這個人在不同處境下的反應,與不同人相處的細節。因此團不單止參與很多綜藝,更普遍會製作自己的綜藝節目,讓大眾可以接觸到他們比較真實和立體的一面。以Mirror為例,觀眾看著他們由素人身分參加《全民造星》到出道,《Mirror Go》被玩到殘,到《調教你Mirror》解決隊內的矛盾。這些真人show 讓觀眾覺得自己真正認識這班仔,睇住佢哋大。好看的是這班人如何成長,跌低了如何再站起來。喜歡姜濤的人, 十個有九個是因為他很真;喜歡AK的人, 十個之中大概有十個是因為他超有義氣。很多人會說:「咁你咪蠢咯!你真係識佢咩?全部都係形象之嘛。」

今時唔同往日,以前追星可說是半真半假,但現在加上了社媒,玩法完全不同了。偶像以前輸出的content都經過包裝、加工;現在每個偶像自己出story出post做IG FB live製作自己的YT頻道,一切來得太多太快,根本無法等經理人公司先幫你過濾才出街。於是很快就會看得出一個人的底蘊,他其實真正跟誰熟、他對事情的即時反應,好多嘢都真係冇得呃人。現在睇娛聞其實都不是「新」聞,因為粉絲都是從偶像社交平台或者相互之間實時得到第一手資訊的。

而從來最好睇最值錢的,其實是關係,真真切切的人與人之間的情誼。所以為什麼Uber Eat要找鄭欣宜和許廷鏗一起賣廣告?是因為這些年來,香港人都見證著這兩個人是堅friend,知道他們互相扶持着走過高山低谷。這是個講朋友一起叫外賣的廣告,有這兩個死黨坐鎮,就有了非常的親和力。這就是朋友/情侶檔的威力。而在一個像Mirror的團隊裏,就有無數對這樣的配搭。

要把Mirror所有CP(couple = 韓團常用詞;不解釋了自己參透吧)列舉,這篇文章就一萬字都不夠。我本命教主Anson Lo,就用他做幾個範例:

#姜son(姜濤+Anson Lo)為「官配CP」,ViuTV非常識玩,由一開始已經幫他們搞曖昧。感動位在於,造星初期姜濤仍然因為自卑、不擅交際、又有遲到問題,被其他參賽者排擠;後跟教主同組,兩個大細路玩到癲,姜濤慢慢打開心扉。剛出道他們一直像孖公仔,而私底下也真的是很friend。教主是姜濤哭訴的對象, IG上會說笑他是自己老婆。曾經公開二人的WhatsApp語音亦顯示,私底下姜濤呼喚教主作BB。現在的粉絲都會自行剪片,將不同節目、活動、IG live等等片段放大審視,再微小的動作和互動都逃不過粉絲的法眼。#姜son是很甜的一對,吸納了很多CP粉。

#登神CP(Edan+Anson Lo)其實在《大叔的愛》之前已經是超friend的一對。跟#姜son不同,這兩人時常互mean互串,教主對著呂爵安(他總是要躂Edan全朵)總是有點港女上身。這兩人一玩起來時而攬頭攬頸、十指緊扣,時而大打出手。感動位在於,Edan說過教主承受很多辛苦、攻擊,每每令他想站在他前面幫他擋、保護他。而事實證明,Edan真的這樣做 (見《調教》私追及「負面新聞」後屯門市廣場公開活動和當晚奧運開幕節目)。而《大叔》後兩人都不約而同說彼此的關係再昇華了,不只是小朋友間的嬉戲,而是真正給予彼此支持和鞭策的戰友。

再多列舉幾對但不詳述了:#Ianson CP(Ian+Anson Kong)是阿哥帶著經歷成長痛的細佬;#Jerdan CP(Jer+Edan)造星起friend到現在像登神一樣相愛相殺的配搭;巨豬CP(Stanley+Jeremy)大表哥帶著像媽媽一樣照顧全隊人的Jeremy走出憂鬱建立自信;當然還有造星前已經是三兄弟要齊上齊落的Lokman、Alton、Dee哥,那句「尋求無悔真生活,路漫長也靜候」到今天都還擲地有聲。

當然,粉絲務必要明白,人的關係會演變。正常朋友也會時而熟啲時而疏遠一點,也會經歷誤會不和(包括觀眾在《調教》中看到的)。就是這些有血有肉的人和關係,能深深的掀動粉絲的情緒和共鳴。這,當然值錢。所以成功的團,非常值錢。

(四) 搞清拓展市場的策略 (危與機一線之差)

很多人都擔心,人怕出名豬怕肥,Mirror已經開始受盡各方壓力,要衝出香港。畫公仔不需要畫出腸了,以 ViuTV的定位和發展方針,而Mirror賣的又從來是真性情,北上?唔好玩啦。

創業,從來都不應該只著眼外圍因素的吸引力,反而更應該認清自己的定位、能力等等,放諸於什麼類型的市場才有competitive edge,有好的發揮。大陸是一個令人趨之若鶩的市場,卻也是個非常艱難的市場。背負著某種身分,在這個敏感時期,什麼都未做就已經可以莫名其妙被搞到兩面不是人,被批鬥到萬劫不復。例子隨手拈來都大把,最近就已經有胡杏兒和小S。本集完。

這是所有香港人都在思考的問題,從以前的一路向西,到現在是否只有一路向北這條路?毋需上升至政治層面,就只是在商言商。從韓團的發展軌跡Mirror能否參透出更多出路的選擇呢?

十幾年前的韓團,外銷市場重點為日本。很多韓團成員都操流利日語,我亦有追東方神起追到東京巨蛋的經驗。後來,當然是大陸市場更加吸引。於是看到了一個趨勢,韓國娛樂公司開始越來越多來自中國的練習生。一些男團和女團總有一兩個中國人在內,或者操流利普通話的韓國成員。後來更發展到有分韓語和普通話的支團,一個專攻韓國市場另一個專攻大陸市場。比較誇張的有EXO,全團12人有4個來自中國大陸,這4人正是很多香港人都應該認識的吳亦凡 (加拿大籍不過是但啦而家都喺大陸坐緊監喇)、鹿晗、黃子韜和張藝興,另加兩個韓國人成為EXO-M分隊 (即是M for Mandarin呀) 而EXO-K分隊就專注韓國市場。這些年來,除了張藝興似退非退,吳、鹿、黃都經訴訟脫團回祖國獨立發展。也不需執著是與非了,畢竟韓團的奴隸合約也是非一般的聲名狼藉。但無論如何,這一個商業味非常濃郁看來市場策略凌駕一切的團隊架構,實驗結果都可算是瀨晒嘢了。

另一方面,美國市場是韓流一直銳意打入的,算是苦心經營了十年多,由當年SM天團大集合殺入Madison Square開show象徵意義多於實際,到2021防彈少年團BTS真正席捲美國各大型音樂獎項,包括Billboard最暢銷歌曲。當年追韓星的我也覺得很奇怪,乜咁多鬼妹鍾意韓仔㗎?無論如何,這十年間可以說韓流已經為亞洲藝人開闢了一條路 - 有語言隔膜、要睇字幕等等肯定是barrier,但其實也是習慣了就OK的,就如香港人超級習慣看美劇日劇韓劇一樣,而有一群正在增長的歐美觀眾已經在這十年間被慢慢調教到懂得聽不是自己語言的歌、追要看字幕的劇,更重要的是習慣其他文化輸入。

BTS紅在什麼?一、他們很多歌曲都在回應社會議題,真正有話說。二、BTS跟粉絲互動發文直播全部親力親為,是一種即時、平行的關係。三、BTS絕對是underdog,出道辛苦,所屬的韓國經理人公司並非資本雄厚如SM和YG,出道時還曾遭到打壓,一步一步往上爬完全是靠努力堅持。Underdog總會有比較多的真心死忠粉絲。

以上三點都讓我想到Mirror。好開心看到港版《大叔的愛》被日本電視台購入並因熱潮提早播映期,《男排女將》也快將在美國電視台播出。這些都只是一小步,但看得到ViuTV目標正確。世界很大,把自己position在適合自己的市場,才可以發光發亮。鏡仔與香港人,共勉之。

作者簡介: 動物控、前金融業律師、《Your Next 40,000 Hours》作者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