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Only if you asked to see me —《想見你》的女神與輪迴

2020/3/9 — 14:03

《想見你》劇照

《想見你》劇照

【文:郭遇】   

(Spoiler Alert・微量劇透 — 34歲的女高中生,想見你,又唔想見你?女性成熟的神髓,是另類青春;徐娘半老,風韻猶存,才是「女神」的最佳演繹。)

幽鬱自閉的女高中生、事業有成的女強人,兩者都不算是吸引的人物原型,但當冥冥中以一首舊曲將兩者連繫,再邀你共赴一場時光之旅,追尋逝去如斯的戀人,故事就變得不簡單。如果讓時間重來,甚或叛逆時光,用另一身份去邂逅初戀,然後又發現當下的戀人已在未來悲傷地守候你,這樣的設定錯縱複雜卻又引人入勝。Only if you asked to see me our meeting would be meaningful to me,劇集借法國女作家西蒙波娃(Simone de Beauvoir)在《越洋情書》(Lettres à Nelson Algren)的一句經典,道出黃雨萱和李子維的故事是一道永恆輪迴(Eternal return),前世關係今生因果,當下又牽動昨日情緣,原來此情此景已在平行時空下進行無數次,面對不斷循環的超時空錯愛, 只能在潛意識裡學懂放手,才會出現有對意義的重遇,才有救贖的可能。

廣告

我的青春時代,「女神」都是用第一眼first impression的視覺衝擊去定義,但年歲漸長,了解到憑藉視網膜過濾的審美法則並不準確。我無法清楚點算柯佳嬿在劇中究竟扮演了多少個不同角色 — 2019年的黃雨萱、1998年的陳韻如、進入陳韻如身體的黃雨萱、大學時期打工的黃雨萱、初入職場的黃雨萱、一直埋藏在潛意識中然後扮演黃雨萱的陳韻如⋯⋯那怕當中的外在差別只在於一髮劉海、一臉妝容、一線眼影,一道神韻,但柯佳嬿都顯得百面玲瓏,毫無違和感,是金鐘獎影后的功駕。坦白說,柯佳嬿給我的第一印象並不算極美,最多是外貌討好的典型台灣文青鄰家女孩,然而隨著劇情推展,身分千迴百轉,一集比一集耐看,氣質絲絲入扣,獨特的容顏魅力也逐漸綻放,直至最後她捧著生日蛋糕,步履蓮花有韻地走來,哼唱著稍欠音準的生日歌⋯⋯我確信34歲的柯佳嬿就是不折不扣17歲的高中生黃雨萱,那是歷盡滄桑的小女孩,原來女性成熟的神髓,是另類青春;徐娘半老,風韻猶存,才是「女神」的最佳演繹。

劇中故事多半發生在二十年前的老台南,畫面中那藍綠低沉的電影調色,配合欠曝光、低色溫及飽和的處理,彷佛將台灣的老舊時光凝定,早已結業的唱片店也播放著黑膠碟和錄音磁帶 — 原來那時候歌手伍佰才剛出道,《愛情的盡頭》專輯大賣,他以獨有的閩南式國語嗓音,撼動每個人的心坎。「所以暫時將妳眼睛閉了起來」,《想見你》最成功之處,是令人看完後想立刻打開伍佰的舊作無限重播,然後買一張前赴台南的機票,穿梭時空,到那嫩綠草地的大樹下,和窗外透著陽光的鳳南高中三年八班教室,邂逅故知。

廣告

《想見你》絕不是一齣純粹的青春愛情劇,而是讓老盡少年心的我們,憑藉一曲舊歌,驀然回首,用黃雨萱和李子維的身份,再續前緣。蠟炬成灰淚始乾,他們最後將生日蛋糕的蠟燭吹熄,但我們都知道,縱使當中關係千百,也別問是緣是劫,因為他們的故事,在淚水之中還遠遠未有結束。

(作者自我簡介:九十後,童顏無忌。用文字蒙面,越美麗的東西越可觸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