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片,來源:Mika Baumeister @ Unsplash

Pokémon Go 玩家正掀起一場遊戲內的消極抗爭

【文:麟奇麟】

當權者漠視社群訴求、對承諾出爾反爾,當發現反對聲音大到不能忽視時,僅以拖字訣回應,表示知悉事件,會成立某小組調查云云。對於上述一切,香港人當然不會熟悉得麻木,香港政府絕對不是這樣,但當這些事情發生在一個風靡全球的遊戲 Pokémon Go 內,又會是一番怎樣的景象?最近 Pokémon Go 的遊戲公司 Niantic 宣布撤回部分因應疫情調整的遊戲內容,激起廣大玩家反對,遊戲界的意見領袖亦因而帶頭杯葛 Niantic 的決定,逐漸形成遊戲社群與遊戲公司對峙的局面。

聽到 Pokémon Go,可能大家的第一反應是問:「乜仲有人玩㗎咩?」然而,Pokémon Go 作為已營運足足五年的手機遊戲,不但仍保持一定數量的玩家,其營利收入更逐年上升,尤其現時的疫情更為遊戲公司對來極龐大的收益。這一切回到 2020 年初,Pokémon Go 作為一款鼓勵玩家外出探索現實世界的遊戲,被疫情迫使調整遊戲內容,讓玩家即使在家亦能玩它。

背景:疫症大流行竟是機遇

在該次調整中,有兩項更動為遊戲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第一,是推出「遠距離團體戰入場券」,此強力而稀有的道具容許玩家不必外出,亦可對戰、繼而捕捉強大的 Pokémon,形成玩家只要願意付出越多金錢購買道具,就能越輕鬆地快速收集與篩選大量的 Pokémon,由於此道具能節省在外尋找 Pokémon 的時間,故即變相鼓勵玩家大幅付費遊玩,以組成更強勁、更稀有的團隊。原本一個容許在家有限度遊玩的道具,竟演變成遊戲公司暴發的機遇。

另一更動,亦是本文的主角,是延長遊戲角色與補給站互動的直徑距離。玩家可透過遊戲內的補給站獲取一般道具。而補給站皆位於現實中存在的地方、建築、或物體並以之命名,而且多數對社區存在特殊價值,例如是獨特非凡的藝術品、鼓勵運動與户外探索的設施、方便休憩和社交的空間等等。玩家要從補給站得到道具就必須在現實中靠近該地點,而增加遊戲內互動距離,則可減少遊戲外玩家之間接觸的可能性,以保持社交距離。此改動看似雖少,影響卻甚大,過往難以抵達的補給站變得容易在遊戲內接觸,Pokémon Go 入門門檻因而大幅降低,可遊玩程度則相對提升,使 Pokémon Go 這款基於現實位置的遊戲在疫情下,於競爭激烈的手機遊戲界仍佔據一席。

圍繞遊戲角色的粉白圈是原有最遠互動距離,疫情下實際互動距離增加一倍。

導火線:撤回更動引起社群質疑

Pokémon Go 的公司 Niantic,是一所別樹一格的遊戲公司,旗下四款遊戲均抱著「透過遊戲鼓勵玩家探索與發掘現實世界」的宗旨來設計,可想而知肺炎下,社交、外出限制對 Niantic 實踐其理念造成障礙,而 Niantic 亦急着盡可能回歸本來的遊戲方針。2021下半年,疫苗面世已有一段日子,全球疫情似乎緩和,Niantic 隨即在 6 月 21 日宣布紐西蘭和美國將會回復舊有的補給站互動距離,此舉立即引起遊戲社群反對。

遊戲公司 Niantic 指出,與補給站互動的距離過長並不符合它們遊戲的宗旨,因為玩家不用真正體驗現實中的地點也可遊玩,導致遊戲和現實不能同步互動,遊戲社群對此說法毫不接納,並提出以下質疑:

  1. 普遍玩家認為這項改動長遠而言利大於弊,就此提出多項論點,更撰寫公開信,翻譯成多國語言文字,傳播在各大社交平台。也有人強調疫情離真正完結仍然遙遙無期,不應在此刻撤回改動。
  2. 亦有言論指措施不公,因為若談及損害與現實世界互動的程度,「遠距離團體戰入場券」比此項機制改動來得更深遠,在疫情下推出的互動機制下,玩家和補給站的距離再遠仍至少有 80 米,然而上述道具完全沒有距離限制,引起「能賺錢的存,不賺錢的刪」云云質疑。
  3. 其實 Pokémon Go 官方,曾在網誌提及將永久保留延伸後的互動距離,但其後該篇網誌刪去,這舉動使社群對未來撤回改動擔憂,紛紛在社交網站提出替代方案,但 Niantic 在撤回改動前,對玩家群體的建議鮮有作出回應,被認為是漠視遊戲社群的聲音。
玩家向遊戲公司發出的公開信中文版本,提及三項延長與補給站互動距離的好處,極力說服 Niantic 重新審視決定。(圖片來源:PokemonGoJiang Twitter)

後續:從領袖杯葛到官方回應

隨著反對回歸疫情改動前機制的公開信以圖片形式遍布各大社交平台,加上網絡到處出現 「#HearUsNiantic」標籤,Pokémon Go 玩家群體的領袖亦紛紛表態抗議這項更動。他們絕大部份是 Pokémon Go 的遊戲直播主或 YouTuber,熱門 YouTube 頻道如美國的 Trainer Tips、Mystic7、澳洲的 ZoëTwoDots、新加坡的 BrandonTan91,與為台灣社群所熟悉的美國人劉沛,除了均發布影片對更動表達不滿,更表態拒絕花費任何金錢於這遊戲上,望帶動群眾向遊戲公司施壓。

然而,我們現階段無從得知以上行動能否奏效,觀乎上述遊戲社群領袖,似乎大多集中於英文國家,背後原因可能是改動暫時只發生在美國與紐西蘭,所以亦理所當然地被英語社群關注。但 Pokémon Go 卻早已深入世界各地,亞洲的日本、韓國、台灣,與歐洲的德國、西班牙、法國也有著龐大的遊玩人口,他們有多少人知悉並參與這次行動仍是未知之數。但社群普遍相信如參與杯葛的人數足以動搖 Niantic 的根基,將可以迫使遊戲公司改變決定,或起碼會正視玩家的疑慮。

面對四方八面的怒火,Niantic 似乎終於知道出了問題。它於 8 月 6 日在網誌上發表回應,表示它們樂於聆聽並十分重視社群的聲音,但亦強調「連結遊戲與真實世界、鼓勵外出探索」是它們的核心價值,所以 Niantic 會成立跨部門小組檢討事件,承諾與社群領袖討論並吸納建議,最終結果會於 9 月 1 日發布。到底上述方案是 Niantic 一方真誠去吸納玩家意見,抑或只是爭取時間,觀察社群杯葛所造成的影響是否足夠他們改變決定,同時藉日子經過淡化反對浪潮,就有待 9 月作結論。

遊戲特色吸引玩家,玩家為遊戲公司帶來收入,亮麗的財務報表為遊戲發展帶來更多可能性,Pokémon Go 本應處於前途光明的內循環,到底 Niantic 今次面對挑戰,能順利跨過,還是被眾人推倒,從此由盛轉衰?全世界玩家正拭目以待。

 

作者自我簡介:Pokémon Go 資深訓練員,遊玩五年,訓練家等級 48 級,曾創下三日內對戰積分從 3,070 跌至 2,300 的傳奇。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