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The Whole World is Watching

2020/10/28 — 9:33

《芝加哥七人案:驚世審判》劇照

《芝加哥七人案:驚世審判》劇照

The Trial of the Chicago 7(芝加哥七人案:驚世審判)最後一幕,法官 Julius Hoffman(Frank Langella 飾)向被告之一的 Tom Hayden(Eddie Redmayne 飾)明示暗示只要他表達悔意,可獲判較輕刑罰。 Tom Hayden 站起來,拿起同伴 Rennie Davis 自被捕以來每日記下在越戰陣亡美軍名字的簿子,在庭上逐一讀出。他沒有忘掉初衷;一切由反越戰而起。

現實中被告七人確實嘗試在庭上讀出陣亡美軍名字,時為 1969 年 10 月 15 日,當日美國多個城市都有大批市民上街遊行,要求停止越戰,估計單是首都華盛頓的活動就有達 25 萬人出席。法官 Julius Hoffman 當然沒有讓七名被告在庭上「撒野」,壯舉很快遭叫停。

友人 L 任教的中學,歷史科主任在沒有任何壓力下,自行要求教中史科的老師課堂上避免提「外族」一詞。一肚氣的 L 說:「那麼元朝蒙古帝國統治半個地球係少數民族了?」「突厥好大部份變成現今的土耳其,又係你的少數民族?」那位歷史科主任據說自稱「黃營」,卻莫名奇妙自願唱和那「自古以來都是中國的」荒腔,大概在恐懼下他已放下了初衷。

廣告

那麼若課本提到外族,例如五胡亂華,又或者宋朝兩度亡於外族又如何?原來是我孤陋寡聞,教材早就悄悄「革命」,多用外患,然後直接用突厥、蒙古、金、滿人等,極少出現外族這個詞。

木心寫過:「極權主義最大的伎倆,最叵測而可測的居心是:製造無人堪作見證的歷史。」而我們知道,有數不盡的嘍囉奴才非常樂意為主子超額完成任務,更有多少自己嚇自己的人,甘願放棄專業與尊嚴,力求為飯碗買百分之二百的保險。

廣告

以上木心句出自《哥倫比亞的倒影》中的〈帶根的流浪人〉,寫的是米蘭昆德拉,下文是「上帝是坐觀者,也從不親自動手敲幾下鐘。文學家就此被迫而痛兼史學家,否則企待誰呢。」

當然,除了文學家,我們還有記者和許許多多的寫字人,各自努力爬山。活在竟然有人相信「各人有各人的良知」的時空,難免悲觀,卻毋須絕望。大抵任何大時代,沒風骨的人總是太多,但時代從不退步,文明仍在向前,靠的當然不是天在看,而是人在看,套用 The Trial of the Chicago 7 中數度出現的反越戰口號 「The whole world is watching」,改得了教材,改不了人心。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