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Thinking in Bets》:系統式的博弈

2020/8/18 — 21:26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一)

初入職場時,有一次隨當時的英國上司,跟一眾高層大佬開會。

實質內容我忘記了。如火如荼之際,有人問了上司一個法律問題,上司明顯不懂,於是支支吾吾胡亂答了一些話。一眾人工以分鐘計的大佬們,浪費了十五分鐘討論這個問題。

廣告

這個會,好貴。

會後十分鐘,我收到其中一個 MD 級別老闆 SK 的電話:

廣告

SK:「癲佬,剛才那個問題,你認為答案是什麼?」
我:「我沒有仔細研究過,所以不清楚。」
SK:「說得很好啊。如果不知道答案,就千萬不要亂講。」

SK 是我職場上一個影響頗深的導師,那一幕我還是歷歷在目。職場上有所慎言,不但顯得更加可靠,也更能提高決策的質素。

(二)

想起這個故事,是因為最近再跟 SK 聚舊,談起英國的工作。我們都覺得,英國的工作態度偏重於決策和審議(deliberation),相反香港則重視效率和執行(execution)。

換句難聽一點的話講,英國人吹水多,做嘢少。

這樣的文化差異,對於一個初來的香港人,一開始大有水土不服的感覺,甚至覺得本地人懶惰。

後來深思,其實決策正是成為獨當一面的領袖的必要條件,而香港的教育制度和政治制度,集中培訓精明的執行者,較不重視領袖的視野和決斷力。

我甚至覺得,這種影響根深蒂固的程度並不限於事業上,而是會影響到,我們怎樣為自己的人生 take leadership。

我們小時候誰會認真規劃過自己的人生、思考自己想追求什麼?還是順從父母和社會的期望,做他們想我們做的事?

曾經聽過一個概念,叫「Dummy Index」:回憶一下上一次你覺得自己很傻很天真,是多少年前的事?一年前、五年前、還是從來沒有?

我的答案,是三年前離開香港的時候。現在回想,那時的自己的人生很缺乏規劃,決斷力也很弱。

這個數字越小則越好,因為那代表你成長的速度越快。

(三)

關於職場決策,其中一本不錯的書叫做《Thinking in Bets》。

作者 Annie Duke 的背景,本來是行為心理學博士生,後來「棄明投暗」,成為贏過獎金四千萬美金的職業撲克選手,退休後四出講授如何在職場和生活上提升自己的決策力。

本來少讀實用書籍,因為這類書由於通常不需要很嚴謹的學術基礎,好像是 HBR 的商業案例,通常寥寥二十頁便足以總括精要。反而用上整本書的篇幅的話,便有填充水份的感覺。

但此書的好處在於用非常淺白的語言,以大量實證來論證一個核心概念。理論不複雜,二百餘頁的小書,速讀幾個小時便能歸納精要。

撲克跟決策有什麼關係?作者說,人生的所有決策,其實跟撲克依樣,都是不停用知道的資訊計算機率,找出最有可能成功的方案,然後下最理性的決定。

最後的結果不一定會成功。但下決策不能事後孔明,而是必須按當時的資訊和風險來判斷。

世界上有四種博弈遊戲:

  1. 沒有隱藏資訊、純運氣的遊戲(俄羅斯輪盤、Bingo)
  2. 沒有隱藏資訊、純技術的(象棋)
  3. 沒有隱藏資訊、有運氣亦有技術(百家樂棋、大富翁)
  4. 有隱藏資訊、有運氣亦有技術(撲克、二十一點、買賣股票)

最接近真實世界的,理應是第四種。無論職場、生活,每個結果都來自兩個因素:決策的質素,以及運氣。所以好的決策,能提升好結果出現的概率。

所以,一個好的決策者都明白:

  1. 決策者心態 — “You can’t tell the quality of a decision from the outcome.” 任何結果都由很多因素組成,而自己的決策只屬其一(那是「諸法無我」的上智啊……)。所以檢討自己的決策正確與否時,不應該只從結果而下斷論。
  2. 概率心態(think probabilistically)— 很多領袖都有過分肯定自己的通病,當結果如意則邀功自滿,如果不如意則歸咎外力(運氣不好、被拖累、地下硬等)。這樣的心態,無助提高決策質素。
  3. 廣納優質資訊 — 以理性取代情緒和偏見。直覺和情緒是人類演化出來的思考系統,在原始的社會裏更加有效率,但不一定準確。這一點或許不正自明,在生活上,就是要習慣兼聽、挑戰固有觀念、打破同溫層(套諸於機構層面,則是常常講的 diversity 了)。

要把這種系統式的博弈心態用諸日常生活,無論是工作、投資、結婚、買樓,還是需要實踐練習的。書中有許多不同例證,說明為什麼這些形形式式決定如果下得不對,對人對自己都大有影響。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