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UA 結業,也結束了許多香港人的集體回憶

2021/3/8 — 15:49

UA Cinemas 提供圖片

UA Cinemas 提供圖片

UA 結業,很可惜,但不覺非常意外,畢竟戲院已長時間只能入座一半位置甚至不能營業,非常能賺錢的小賣部又不能賣食物。既要付鋪租、支付員工薪水,各套電影長時間又上映無期,甚至有電影映期堆到 2023 年。不少同業一早已說過電影院酒吧會捱不住,看?這就是結果。UA 結業,只是結業潮的前奏嗎?

但怎說都好,今次情況,完全是一種「黑狗(政府)得食,白狗(影院)當災」概念。明明疫情以來,雖有確診者曾到訪戲院,但因戲院而爆發出群組卻是完全沒出現過。當然你可以反駁「未有啫,唔代表無!」,但相比起人貼人身貼身(心貼心?)的跳舞活動,怎說也好也比觀影危險吧?以實際層面去想,若果觀影其間觀眾都戴上口罩不進食,我完全看不到哪兒有傳播風險。看著 K11 重開那日像賽馬直擊般衝入去的人群,我理解不了為何戲院要遭受這樣的對待。

之前我自己也有跟友人討論過,我覺得戲院被禁,只是為了讓香港政府有個說詞,「嗱我已經禁咗幾多類嘅娛樂場所,包括乜乜乜物物物同埋戲院,我地嘅防疫功夫做到好足,滴水不漏(咦我是可以幫政府出新聞稿了是嗎?)」,向上頭認威作勢。所以在我看內,UA 結業與政府的白癡防疫措施根本脫不了關係。武漢一粒病毒竟令 UA 結業,蝴蝶效應的威力真令人始料未及。

廣告

UA 在港經營 36 年,承載了許多香港人的集體回憶。我不清楚它是不是全港最大的院線,但確實在全盛時期,真的做到好像十八區內區區有一間 UA 的樣子。只要你是香港人,又喜歡電影的話,就必定在各 UA 院線留下不少腳毛;本人居港島,所以 UA 時代必然是觀影首選。我記得本人一位前男友的暑期工就是在 UA 做帶位員,他曾告訴我在戲院打工可以偷偷地看得到大半齣電影呢。

電影院也是少男少女曖曖昧昧時期常到之處,在漆黑的電影院中,重點並不是影片,而是在黑麻麻的環境中,讓手作狀拿爆谷的一刻拖上對方的手,藉此卿卿我我罷了。當然,勉強成為大人後也不代表不能到戲院,不論是相約三五知己、親友,抑或自己一人,大家都一定有到戲院觀影的各種記憶,在光與影中,享受各個電影故事的美麗與哀愁。

廣告

「相約在 UA 某影院前相見」,已成為絕響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