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Why we write?

2018/7/10 — 10:34

一直非常欣賞吳易叡,Harry, 真的是文武雙全。在學術圈裏面,能夠做好學術又獲獎無數的人很多,但同時「能歌善舞」的就很少,而能夠把自己的學術和藝術結合得這麼好,可以寫出來唱出來彈出來給社會共享,更是少之又少。靚仔,不在話下,還要喜歡動物,養了隻唐狗。他申請 ETA 很論盡,又會吃鱷魚pizza, 我還是會原諒他。

話說在這個早餐相聚之前,他已經跑完步,先吃了一次早餐。他說:「我每天都是早上六點起床,喝一杯咖啡,就開始寫作,直至八時,每天如是。」我聽到的並不是他習慣早起,而是他把每天最清醒的時候用來寫作,令我想起村上春樹,他更離譜,好像是四點鐘就起來,也是寫作和跑步。

今早起來,看見成屋都是從旅行箱翻出來的東西,也不想執拾,我怎會把美好的早晨用來執屋呢?於是馬上就想到:不如上學去。我不喜歡自己一早在家裏搞一輪無謂的事,所以我常常一早起來就去 Delifrance 吃早餐,路上就開始寫日記。

廣告

其實我不想每天起來都要花個多小時才能搞掂自己執返個樣出去見人,所以我才去飄眉,又繡了眼線,最近開始了素顏,早上真的輕鬆了很多。 但是始終要洗頭沖涼,還是覺得很麻煩。曾經有一段時間,星期日早上我是這樣過的:我只是洗面刷牙,不會洗頭沖涼,弄一杯咖啡,然後就寫作,直至中午一時,等對面泳池下午一點開門就去游水。

我寫博士論文最恐懼的的時候,是從英國回來之後,因為每天要返工,覺得自己沒有時間, 得到友人黎教授鼓勵,他說:「只要每天早上能持續寫兩三個鐘,慢慢就會寫好一篇論文,每天都要寫,如果有一天沒有寫,就要花上兩三天才能夠 pick up 番,所以一定是要天天都寫。」

廣告

如果我能夠早上六點起床,把最清醒的時候先用來做最重要的事情,然後才開始日常的生活,每天如是,多好!為什麼要這樣辛苦的寫啊? Because this is what we do!

有 Cafe 客人見我們互拍就 volunteer 要替我們拍一張合照,在 Sydney 六天,見到的都是好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