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點讀書心得

2018/7/13 — 11:17

犁典讀書組 (周保松相片)

犁典讀書組 (周保松相片)

我在大學任教政治哲學教多年,發覺閱讀原典,對學生的學習有許多好處。所謂閱讀原典,就是選擇一些學術經典作深度閱讀,與作品直接對話。但我也發覺,在閱讀過程中,同學經常會遇到各種困難,以至半途而廢,入寶山而空手回。對於這種由閱讀而來的挫折,我也體會甚多。

以下所談,是我多年來的一點讀書體會。不過,我必須強調,這不是甚麼定論或指引,而只是很個人的一點分享,畢竟每個人的讀書方式和閱讀經驗都不一樣。

一,甚麼是閱讀呢?在我看來,這是一場思想的相遇。當你選擇一本學術著作,並決定嘗試進入時,你是在進入一個思想的世界。這個世界處理的問題,很可能十分重要但異常困難;用的語言和邏輯,很可能頗為陌生兼不易把握;提出的觀點,很可能聞所無未聞甚至匪夷所思。因此,足夠的認真、足夠的謙遜,以及足夠的迎難而上的好奇心,都很重要。

廣告

二,捧起一本學術著作,我們最好習慣帶著問號去閱讀:作者在處理甚麼問題?這些問題為何重要?作者又是在甚麼學術傳統回應別人的挑戰?支持這種回應的理由有足夠說服力嗎?如果沒有,我們是否有更好的出路?帶著問題去閱讀,我們就不會那麼容易迷失在理論的迷宮,同時令自己和作者處於一種對話的狀態。

三,宜慢讀細讀,不宜速讀粗讀。人文社科著作許多都涉及抽象的概念、嚴謹的論證和深邃的思想,因此要習慣慢咀細嚼。讀一遍,不懂,再讀;再不懂,繼續讀。一篇文章反覆讀十數遍,然後才略有所得,是常事。如果貪多務得,囫圇吞棗,最後可能記了一堆似懂非懂的學術套話和時髦術語,思想的收穫卻可能甚少。

廣告

四,無論擺在我們面前的著作多麼有名,也不宜用一種崇拜的、甚至膜拜的心態去讀,更不要認定這些著作所說,必然就是真理。在任何時候,都不要盲從權威,不要失去自己的判斷力。我們當然可以相信某套理論或堅持某種立場,但一定要有充份理由支持。不僅對待經典如此,對待自己的老師,也應如此。「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理應是追求學問的基本態度。

五,如果能力和條件許可,最好多讀外文原典,少讀譯本。一開始也許讀得很慢很吃力,但只要堅持一段日子,慢慢習慣以後,你會發覺這種努力絕對值得。與此同時,最好是閱讀重要思想家本人的著作,而不是只讀詮釋這些哲學家的二手文獻。還有就是要學會群讀,而不只是獨讀。例如辦個讀書小組,幾個人一起讀,然後互相討論彼此交流。我辦讀書組多年的經驗告訴我,只要持之以恆,這種讀書方式往往既愉快收穫又大。

六,不要強求自己讀一些根本讀不進去或完全找不到共鳴的著作,無論這些著作受到多少人推崇或影響力有多大。說到底,閱讀的目的,是滿足自己的好奇心和享受思想的盛宴。如果讀來味同嚼蠟,樂趣全無,那倒不如先放下,改讀其他。也許過一段日子重拾,或會另有所得。世間沒有甚麼非讀不可的書,也不見得所有人都會喜歡同一本書,畢竟每個人都不一樣。

七,讀那些能夠回應你的關切和助你解惑的書。也就是說,最好不要隨意地東讀一點西讀一點,而能因應自己關心的問題,有計劃地讀。例如你關注自由問題,可以去讀穆勒的《論自由》和伯林的〈兩種自由的概念〉;關心社會正義問題,可以去讀羅爾斯的《正義論》或諾齊克的《無政府、國家與烏托邦》;對國家正當性問題有興趣,可以去讀洛克的《政府二論》或盧梭的《社會契約論》。這是一種以問題為導向的閱讀:儘量讓你的關懷和困惑,推動你去探索和欣賞沿途美好的知識風景。

八,學術潮流此起彼落,時髦術語層出不窮,更有一些作者喜歡故弄玄虛,令讀者暈頭轉向,以為愈含混愈艱澀的文字便愈有深度。實情往往不是這樣。好的學術著作,通常能用清晰明確的語言將道理講清楚。有些書你讀不下去,未必是你能力不足,而是對方寫得不好。

九,不僅要學會讀,還要學會寫。所謂的寫,最好不要只是摘抄筆記或抒發幾句感受,而是嘗試用自己的語言,將該書主要觀點整理出來,並逐點檢視它們是否合理。許多時候只有通過寫,我們才能確定自己在多大程度上讀懂了一本書。

在這個追求速讀易讀的年代,以上這幾點讀書心得,也許不合時宜。但慢慢閱讀,慢慢咀嚼,慢慢在其中理解和領悟,其實也不錯。

原載《在乎》(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2017)。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