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位前 AO 致各位舊同僚:期望你們發聲甚至行動,讓年輕人知道他們並不孤單

2019/7/6 — 16:33

政府總部(圖片素材來源:政府新聞處)

政府總部(圖片素材來源:政府新聞處)

【文:一位前政務官】

我是在雨傘運動之後離開的。

執筆之際,正是無眠夜。整整一個多月香港一片愁雲慘霧,年輕人不斷犧牲,社會以及學校裡也瀰漫著白色恐怖。這週內,一位我熟悉的人選擇結束生命,成為大家口中的「死士」。我的心情無法更沉重,腦子裡面除了內疚,就是在想自己到底能為你做什麼。或許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停止再沉默,跟各位公務員分享我的經歷。

廣告

我寫這篇文章是希望每一個為政府工作的政務官(AO)能夠認真反思工作的意義。最近滿城風雨,史無前例有二百萬香港人走上街頭,加上連串反送中示威和衝擊,政府依然無動於衷,促使我鼓起勇氣,寫下當年為政府工作的深切感受以及去留與否的掙扎。

自問不是一個非常熟悉政治制度的人,當時得悉考進 AO 後覺得非常驚訝並且興奮。從面試到培訓,我了解到政務主任是政府決策部門的重要角色,團隊能夠從多方面接觸社會不同層面,與不同團體溝通,平衡各方利益,以便制定及推行政策,讓香港變成一個更好的地方。至少,當時我是這樣想的。

廣告

就職之後,我發現政府的效率很高。團隊之間有完整的系統去處理不同事務的優先程序,每個 grade 中間絕少出現「坐住 file」等情況。這個跟外界對政府的理解有頗大的出入。那問題出現在哪裡呢?我覺得是在於民情的了解,或者是說,根本沒有打算去理解。團隊裡面就只有 group think,每事 top-down,絕少容許有異見的情況,我們的工作就是「撚」字,「點樣寫包得最闊」,「最緊要攞 DOJ advice」,目標是在最少爭議的情況下推進上司們任內要推的項目。處理修例的時候,文書上面我們還是需要交代各個因素的影響,可是由於條例本身早已有源於上頭的政治基礎,基本上只是搬字過紙,沒有什麼思考的空間。所以你可以想像到,在內部討論的過程中甚少會討論「為什麼」,「應不應該」,「大眾有什麼想法」,而重心永遠是在於「點樣先過到」,「點樣唔使跪玻璃」;而政府收集市民意見的方式也就只有表面的公眾諮詢。

*   *   *

「要不要搬去港島住?」

「?」

「因為你每天也沒有可能早回家。」

這個是 posting 第一天老闆跟我講的事。

老實說我當時只是一張白紙,在政府亦只是機器的一個齒輪。猶記得工作環境非常高壓,大家非常害怕「爆鑊」,每次老闆從立法會被罵回來後,都會株連甚廣。我們有時被罵的程度,老實說並不人道,缺乏尊重。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撚」好我的 paper,聽聽話話。當時大部分時間我也沒有吃晚餐,每天凌晨 12 點回家,賺回來的錢就只用在的士還有醫生上面,或者是用物質去安撫自己。每次跟家人朋友說工作很辛苦的時候,回應就只有「人工包埋架啦。」而當他們在我面前咒罵政府的時候,我就更覺得有口難言。

*   *   *

轉捩點

當時的我完全沒有思考到底作為政務官的意義是什麼,直到 2014 年 9 月 28 號。我還記得在電視前面看到警察舉起開槍警告旗的那一刻,我內心的怒火一次過湧出來。接下來的幾星期,政府裡面灕漫著一片白色恐怖,有人說去佔領區的話會被點相,把 FB 頭像變黑色也要考慮對仕途的影響。那個時候我開始思考,到底我清楚香港政府在做什麼嗎?到底我跟政府的目標是一致嗎?到底我的工作真的能將香港變成一個更好的地方嗎?我每天上班都經過佔領區,心裡面不舒服之餘,也開始討厭自己的虛偽。當時,我跟家人朋友說自己想要離開,他們的回應是:「白痴」,「份份工都有壓力架啦」,「有咁多錢唔要」,「你去得邊?」可是後來有一個導師讓我覺悟,他問:「如果你一輩子也不離開的話,會不會後悔?」

最後我選擇裸辭,因為我希望對得起自己的言行,而且我並不覺得留在政府這個圍城裡面是唯一一個能夠貢獻香港的方法。我當時還沒有思考要去哪裡工作,有的只是一股衝勁,一個信念,還有對自己的期盼。 

回到現在,我連半天也沒有後悔自己當天的決定,而我認識的那些離開政府的人,也都過得很好。離開了政府之後,我終於能夠用一個市民的身分去思考到底香港人需要什麼,到底政府應該做什麼,這些都是以前的工作氣氛底下沒辦法跳出框框去想的。現在我也在職場上找到自己真正喜歡的工作,雖然不是位高權重,但起碼在一個被受尊重的環境下工作。的確,如果我沒離開的話,每個月能賺十幾萬,連房屋津貼的話足夠我買房子過一個離地的生活,可是我覺得人生並不是單憑物質來豐盛,對社會的貢獻不是單憑職位高低來衡量。教育讓我學會我追求格物致知、不平則鳴。我不能夠接受自己背道而馳,更不能接受自己下一代看不起自己。

寄語各位公務員:

自問不是一個高調的人,在網絡上一向比較沉默,文筆也拙劣,從來不敢發表什麼,直到為反送中犧牲的是自己熟悉的人。這種痛,是不可言喻的。

各位舊同僚,我知道你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包袱,自己的困難,但希望你們想一想,讓這麼多年輕人受傷及作出犧牲,挺而走險去爭取他們的未來,這難道是我們在宣誓承諾服務社會時所樂見嗎?

我們當年加入政府時,常常說一句,希望從體制中求變,但今天是你們改變了體制,還是已經融入了體制之中? 大家作為政權的一部份,與其保持沉默,會否想想是否也可以做些什麼呢?

我知道在政務官團隊裡面有很多人都是非常關心香港,而且不滿意當今政權的。當抗爭者、年青人甚麼都做過但無效,感到無比絕望,我期望你們可以發聲,甚至有所行動,讓青年知道,他們並不孤單。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