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位台女的祈願:「理大暗夜」不是盡頭 香港手足,記得我們要煲底見

2019/11/18 — 7:52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黃燕茹】

林鄭月娥特首與其黨羽應當感到害怕,尤其在經歷 11 月 17 日橫跨 18 日的理工大學鎮壓事件之後。

「理大暗夜」使我更是明瞭,一夜裡在國際間彼此建立起相同的焦慮體驗,為預防香港成為再次六四天安門的重要性,這不僅點燃了國際組織建立關懷網的連結,也看見了香港人民早已具備足夠意志與力量,向國際宣示與串連成一線共同體的呼籲。

廣告

透過港警對中大、城大、浸大等學校的鎮壓與破壞,習近平所領導中共政權與林鄭港府的共同聯手,自以為能夠重施日本東京大學安田講堂事件,透過短時間的鎮暴手段與社會分化、譴責來一舉消滅香港未來年輕人們的反抗力量,然而在過程中卻從來不願意看見香港民間的團結力量,也從來不願意看見香港人們口號從加油轉變成報仇的生命累積。

在校園的黑夜裡,每位體力透支與心靈力量耗劫的手足早以展現超越常人的能耐與抗衡。從來都不怕犧牲,怕得只是犧牲沒有意義,歷經 6 個月的時間,證明手足的犧牲儘管生命盡頭無無落下任何隻字片語仍已成為默契與抗暴逆權信仰之所在。

廣告

「相約煲底,除罩相認」這是一句話相當重要的話語,在建立凝聚力上相當地驚人與厲害。不僅將原本不互相認識、不特定且非常微小的眾人們建立起「我們」的共感連結,並且向未來畫出一個非常具體的樣態:

在未來的立法會前,我們脫下與恐懼對抗的面罩,因為它已經無所用途,沒有人再能夠傷害我們,也沒有人會逮捕我們,我們用聲音和動作認出彼此是那個曾經前線交會生死與共過的人,接下來往後的我們將成為今生的朋友。

和馬丁.路德.金恩博士的「I have a dream」是相同與類似的鼓動:「在喬治亞的紅山上,昔日奴隸的兒子將能夠和昔日奴隸主的兒子坐在一起,共敘兄弟情誼。

夢想有一天,阿拉巴馬州能夠有所轉變,儘管該州州長現在仍然滿口異議,反對聯邦法令,但有朝一日,那裡的黑人男孩和女孩將能與白人男孩和女孩情同骨肉,攜手並進。我們將能一起工作,一起祈禱,一起鬥爭,一起坐牢,一起維護自由。」

越是貼近生活細節就越具體,成為願景建立起共感。並且這願景訴諸不特定眾人,無論你是在香港平日裡面臨困境之人,或者是生活面臨人際社交邊緣之人,戴上面具共同抵抗香港的自由淪陷,你就是手足,就會知道在未來有一群同樣和你/妳一樣走過艱辛的人在等著你的歸屬感。

在有手足生命消逝時,香港眾人感受到的是在那遠端自由國度裡我們失去了一位朋友、一位居民,烈士們不該不能夠抵達那兒,因此要繼續帶著烈士們去到未來的那裡,那可以在煲底不再恐懼能夠脫罩的國度。

一切有了人們彼此之間連結性的意義。也因為原本願景就訴諸於不特定廣大眾人,沒有領導大台、沒有團體邊界,因此誰都沒有那把割席刀子的權柄,人民不割席政府就難以分化,甚至透過一次次宣示不割席的表態確信起手足們包容的能力。

而這正是林鄭月娥政府與人民全體為敵時的恐怖,能夠用上的抓補、抹黑分化、國家機器暴力手法通通都在草木皆兵、高敏感度的人民群眾當中被識破、被轉回頭去譴責當今的香港特別行政區府。

因為香港人民的意識已經在另一個地方的未來建立起自己懷抱的自由國度,已經不再是目前這個受北京遙控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人民已透過願望建立起未來生活之地的雛形,是個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全然相反的地方。

這是當今無論是林鄭月娥、或者是在林之前或之後等特首們都該有的絕望與恐懼。

悲痛和絕望雖然是必經之路,但只要生命還在終究負面情緒都會有歷劫的盡頭,而希望與願力則無限。透過這句煲底相認連非港人的我都建立起對願景的憧憬與想望。 關於未來我許下了一個願望:我期待去到那港人未來的自由國度觀光,規劃假期、買張機票下機後去到機場打卡,機場大廳擺放著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自由女神雕像的復刻品,象徵歷史的意義,然後我比較想去旺角的酒吧喝酒,因為香港旅遊書上寫說,那裡店內歌播放著的是《願榮光歸香港》。

記得 2019 年 11 月 18 日凌晨 5 點,願榮光歸香港,未來見。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