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位犬儒和理非的建議:政府如何下車轉身

2019/11/25 — 17:15

【文: Alban Kwan】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究竟光復什麼,革命要革去那裏?究竟是「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還是「五大訴求、缺一不可」重要?要解決現在的問題必須明白訴求的核心是什麼。「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反映在《願榮光歸於香港》裏面,感動人心,雖然各人對這句說話的領受可能有所不同,但他必然是所有人的共同感受所以才能成為運動的口號。其實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是願景,五大訴求就是這次運動的使命。特區政府必須要明白這句說話的內涵,否則這次運動不能夠得到完了滿的解決。反之,明白這句說話的內涵,政府才能真正的 “WeConnect"。

光復香港就如光復上水一樣,沒有人在搞上水獨立。我們看見的,衹是有一些不屬於香港的東⻄佔據了香港,人⺠希望做到的就是重回沒有這些東⻄的時候。所以光復上水,就是要把公園光復回沒有大媽舞的時候,把街道光復回不是祇有藥房的時 候。「時代革命」不是說要要革走中國政府,也不是要革走香港政府,我們希望革走的是一個時代。究竟這個時代是一個什麼時代呢?

廣告

這個時代的兩類人

香港在 97 回歸後,進入了現在的時代。這個時代分出了兩類人。第一類人,他們 經歷過香港最蓬勃的黃金年代也經歷過 64 和共產的恐怖。回歸時他們大都戰戰兢兢 的,不知道回歸後會不會資產被共去,但回歸前後中國大陸高速的發展讓他們回想起 香港六七十年代的機遇。那些年的香港,正是他們最光輝的年代,哪裏沒有⺠主但有 經濟,正正是他們最嚮往的年代。中國的崛起,讓他們能夠第二次接近這樣的光輝,他們從懷疑到仰望到崇拜。自由⺠主等價值,在經濟發展之後自然會改進,所以中國 的不⺠主對他們來說衹是一種過程、而不是一種需要捨身追求的事情,更不值得以用 已有的自由換取更大的自由。第一類人,大都年紀有 45 以上、不是在「收成期」就是在低下階層渴望光輝年代再次來臨的中年人。

廣告

第二類人,大都年紀比較年輕,他們活在一個相對比較穩定的社會裏成長,所追求的並不一定衹是經濟。對他們來說他們更加關心的有兩件事: 文化和文明。香港在 80年代是一個文化的樞紐,這種文化是由中國文化碰撞⻄方普世價值超過 155 年而衍生 的。它既不屬於英國也不屬於中國,獨特而且高傲。它之所以高傲,是因為香港吸納 和孕育了近代中國最深厚的文化:魯迅和蕭紅的文學、蔡元培革新、孫中山的理念、李小龍的武道和查良鏞的金學,這些都都埋藏在香港的文化基因中。再加上⻄方的法治、人權、⺠主理念,又混和了英式的紳士文化和東方的禮樂文化,這就成了香港的 文明。

香港的文化與文明成為香港人的定位,第二類人對於香港文化的沒落,如電影人、電視人為了中國市場而放棄自己的獨特性尤感可惜,並且衍生抵抗思潮。這種反彈在眾多保衛香港文化特色的示威當中歷歷可見。大陸很多評論,都覺得香港人有一種驕傲或者說有一種玻璃心覺得自己的經濟被大陸超過了所以自卑。其實第二類人,並不會因為經濟被超越而自卑。他們所驕傲的從來都是香港的文化和文明。香港人有禮貌、比較安靜、能與國際接軌、能夠明白國際間自由⺠主等高尚的文明操守。對於大媽舞、隨地大小便、甚至不尊重人權、實為人質的法治等等相對的不文明、第二類香港人是心惡痛絕的。

97 回歸後,進入的時代正是第一類人掌權的時代。他們看到中國發展的光輝,所以他們所行使的政策正是融合(Assimilation)。從董建華的廿三條、到梁振英的國⺠ 教育、到高鉄、再到大灣區。這些政策對經濟發展或許有利,但這種融合政策每天都 削弱香港的文化與文明,對於第二類人來說香港每天都在步向死亡。我們所要革的就 是這種 Assimilation 時代, 重新進入 Differentiation 的時代。但這是不是說我們要取代一國 呢?是不是說我們不要經濟了?

「一國兩制」與深層次矛盾

不是的。香港作為一個特區,我們最核心的競爭力就是一國兩制。一國兩制就是說我們「既是中國,但又不是中國」,這也正正就是香港文化文明既中且英的顯現。所以第二類人想要的並不是取代一國,而是要真正落實一國兩制。這個訴求也和第一類人想要追求的經濟發展沒有任何的抵觸。香港真正的競爭力是我們屬於中國但又明白 國際的規則,所以能夠幫助中國走出去和幫助世界走進來。大國博弈,香港就是調和的潤滑劑,故此大部份的中國企業要走出去會先透過香港;大部分的國際企業要走進來,也會先在香港定下根基。要發揮好這個功用,先決條件就是香港和中國大陸能溝通但不一樣,也就是第一和第二類人共同追求的「一國兩制」。

林鄭月娥曾經說過我們要改變政策的方向,她的意思衹是說我們要多著溝通。但其實如果特首能夠真正的改變政策方向,從 Assimilation 轉到 differentiation,立刻我們就已和第二類人 We Connect。有意義的溝通之門就可以打開。五大訴求最難做到的就是最後一個真雙普選。但普選從來不是一個目標,它衹是讓人⺠能夠去控制領導者政策的一種手段。第二類人想通過普選達到的就是香港的領導人能夠明白他們深層的顧慮 — 就是不想要和中國 assimilate。特首能改變政策,我們已經達到普選想要的目的,要立 即達到真雙普選的壓力也能大大減少。其實這正正是在滿足五大訴求最後一項的核心 意義。當然,這不會完全滿足人⺠要求以普選去保障⺠意不會被忤逆的風險,但也是 在回應他們的訴求了。

如果同樣地明白五大訴求的核心原因,其實其餘的三項訴求也能夠做到有效的回應。但在分析其餘三項訴求之前,我們必須先分清楚香港正在面對三個不同的問題和兩個不同的社會運動。第一二個問題是關於深層次矛盾,香港的深層次矛盾其實只有兩個:一為政治矛盾,就是上述的融合對差異化政策問題。二為經濟矛盾,就是新自 由主義和資本主義所衍生的資源分配不公和貧富懸殊問題。這兩個矛盾,在現實中有 時會連結起來。就如「雙非」,表面看這是一個資源分配的問題,但實際上是恐懼文化被溝淡。深層次經濟矛盾並不是本港特有,在此次運動中也沒有人討論「社會資本主義」是什麽,又或者說這是房屋問題等。固此,經濟矛盾極其量是⺠怨的其中一個原因、或許也加強了抗爭的韌性,但明顯不是抗爭的核心原因。政府不能藥石亂投。

一個非關深層次矛盾的新問題 — 警暴

香港要處理的第三個問題並不是一個深層次矛盾,而是在事件中衍生的一個新問題 — 警暴帶來的公義和公平問題。返送中運動其實早已結束,現在早已沒有人談論逃 犯條例了。在 721 後,運動早已變成「反警暴、爭公義」的運動,只是訴求的內涵大同小異,所以沒有故意區分。可是若沒有區分的話,在雙方溝通的時候是會產生混淆 的。例如  「反對暴動定性」和「撤回控罪」,其出處為當日政府在示威者有限的衝擊 後,立刻使用暴動的定性,但對於警方不合比例地發放催淚彈並沒有任何的譴責。故此,在反送中運動時,示威者要求能撤回暴動定性和撤回控罪。但是,在「反警暴、 爭公義」運動裡,雙方暴力不斷升級,以至在任何定義上「暴動」也實際上發生了。 因為沒有區分兩個運動、也沒有訴求的用詞,所以這兩項訴求,在政府和親建制中人 的眼裹都變為脫離現實。

雖然運動已經改變,訴求的背景也不一樣,但訴求的核心還是一樣的。第二和第三項訴求的核心是公平。第四項訴求的核心是公義。

明顯地,政府對兩場運動的取態都是對示威者從嚴,對警方從寬。在文明的社會,真正的公平是對有公權力的一方從嚴,對⺠眾從寬。這樣的從寬本來就是合法 的,因為普通法本身就給予法官和律政司有權力酌情去處理控告,而公眾利益也是一個重要的考慮因素。律政司的檢控雖不應考慮政治原因,但廣義的公眾利益是律政司必須考慮的。社會處於嚴重撕裂,酌情調節不是在「玩政治」,而是考慮公眾利益。 《檢控守則》C 條這樣要求;「利便在恪守原則之餘又能靈活地行使酌情權」。

律政司可以參考行政會議成員的意見,去釐定這個公眾利益是否淩駕其它因素。律政司既然能主動公開地不起訴胡仙,自然能也能為公眾利益的緣故酌情處理示威者。政府祇有兩條路可選擇:第一,從嚴處理示威者也從嚴處理警暴;第二,從寬處理示威者,以致也能從寬處理警暴問題。從寬、並不等於完全不起訴。有嚴重傷害他人身體等等罪名、還是需要起訴的。對警察一樣對示威者也一樣,重點是必須達至公 平。縱容警方能夠不佩戴辨識証件是從根本地製造不公平。

第四個訴求從追究警方暴力,變成獨立調查委員會,再變成解散警隊。再拖延下去,必定不能解決。追究警方暴力,這是公義的問題。對警察從寬並不代表對於極其嚴重的問題,如 721、831 等可以完全不理。我明白,政府在現階段很難真正成立獨立 的籌委員會,因為給人的印象將會是追究警方。但這個獨立調查委員會,是否真的需 要成立呢?其實在監警會底下的獨立調查組已經有一定獨立性。現在需要的是補足他 們的缺乏。問題有三: 沒有調查權、不能保障資料提供人、最終撰寫的報告會否因為 監警會委員大都為親建制而有所偏頗。第一是否可以從 ICAC 調派獨立的調查人員?提供一種法定的能力去保障資料提供人,特首真的沒有這種權限嗎?報告能否不經過監 警會委員的投票直接公佈呢?滿足了這 3 項監警會的獨立調查組就等於獨立調查委員會 了。

政府也可以像中大校長下車轉身

由此看來,五大訴求的每一項其實都有方法能夠滿足的,衹是政府願不願意去做。但最根本的問題是特首能不能夠明白第二類香港人真正想要的事。能否明白與中國大陸的分別才是對香港的經濟最好的呢?如能公開改變政策的方向,這樣就像中大校長下車回轉一樣,這將會開啟真誠對話的門,因為我們都知道特首終於明白了。差異化政策並不代表不會建高鐵,不能參與到大灣區。衹是參與的時候,我們也會有一定的保障讓我們香港的文化與文明能夠不被影響。這樣的保障是香港的第一類人也是舉手歡迎的。差異化政策有很多,例如港人港地、開始商討減低或取回每日來港定居的人數、用政策鼓勵來港旅客的多元化、成立文化局讓本地文化能夠落地生根等等。什麼能做可以再議,但方向必須清晰地肯定。讓我們回到一國兩制的真義,讓第一第二類人也能夠 We Connect。

最後,需要討論實行方面。政府需要面對的問題有二:政治的深層次問題和警暴的公義問題。兩個問題都必須同時面對才可解決現時的危機。政府如今面對著一個偽難題,就是說他們不能因為暴力而跪下。這是一個偽難題,因為撇開暴力,⺠意的要求是異常清楚的。雖然如此,能化解這個偽難題也是一個政治現實。建議如下:

  1. 政府公佈將會改變施政方向,由融合改為爭取差異化。並公佈在一星期後,如無大規模的暴力衝突,會實行第二點所提出的。因這並不是由任何示威者提出的,故此不存在對暴力跪下的問題。以下 5 點也需要同時公佈,走出第一步、與⺠立約、有要點、有步驟地回應各項訴求,從而爭取市⺠也能夠暫停暴力來回應。
  2. 所有警察必須嚴格遵守警察守則,佩戴識別編號並且如有暴力投訴,必須立刻停職。此嚴格執行的規定,會由下而上問責。若有不能被辨識的警員犯錯,其執行小組的領袖需被問責。若不能辨識執行小組,則是次行動的高層需要負責。層層而上。 實行之後約兩星期內若然沒有大規模暴力的話,將實行第三點。
  3. 由問責團隊之一的律政司司長提出對整體運動重輕處理的承諾。個別個案的處 理思還是由律政司按法律提出,但這無妨律政司確認她會以公眾利益為前提酌量。約 一星期內無重大的暴力示威,可進行第四點。
  4. 政府宣佈增強監警會獨立小組的職能和權限,解決前文所提出的 3 點缺憾。又 或直接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要點可包括示威者有沒有收受外國利益和警暴問 題。同時可進行第五點。
  5. 政府團隊每週舉行落區對話,有電視直播。公開真誠地聆聽社會不同的聲音。 若有合理的要求必須立即處理,以改變政府傲慢偏聽的感覺。

願榮光歸於香港。

(標題和小題為編輯所擬,原題為一位犬儒和理非的分析和方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