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個喜歡中國歷史的中學生:我是民國 L 請聽我說

2020/2/26 — 14:36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一個喜歡中國歷史的中學生】

揭開史書,你會看見一個多災多難的民族,久經風雨,起起落落,曾以天下盟主之姿受盡遠方藩貢,也試過受列強瓜分,但終闖過了滅族之虞。你會看到一群年輕的革命黨人,拋頭顱灑熱血,以一顆丹心對抗清兵的冷刀熱槍,然後創立民國。你會看到,這幾個月來香港人做的,原來在一百多年前,在我們現在已然絕望的、北方的那片土地,早已有一群人轟轟烈烈地做過;其慘烈之狀絕不下香港人。說到底,我們都是這一群人,追求自由民主的人。

康有為梁啟超等立憲派要求君主立憲,然清廷卻以可笑的皇族內閣敷衍國人,「是你教我們君主立憲無用」,掀起晚清革命序幕。從第一次廣州起義,陸皓東、邱四、朱貴被處死;到黃花崗起義,86人殉難,這失敗的十次起義,每一次都有革命黨人以身殉國。及至武昌起義,三民主義終於短暫地統一了中國:從林肯民有、民治、民享演變而來的民族、民權、民生,保障了中國人免受外族統治、保障了國人選舉、立法、監察等應有之權,也保障了國人的土地均等。民國肇建,旋即開展國會選舉,然後召開國會,是 — 曾經,他們離真正的民主只有一步之遙,投票箱、參議院、眾議院、議員議長、總統內閣這些名詞,曾真真切切地出現在中國,若我們返回到一百年前(尚未被袁世凱「公民團」包圍,強迫議員選他為總統時)的那個議會,大概會天真地以為中國民主之路將步入正軌。

廣告

造化弄人。或許這個民族這片土地,注定不能走一條平坦的路。袁世凱盜國、軍閥割據、北伐統一、中原大戰、日本侵華、國共內戰……這個用無數個中國手足的血換來的、具廣泛代表性的國會,在被迫選袁為總統後,再未能在中國大陸召開。

筆者是一個民國L,不是因為他的坎坷,而是,在中華民國的國土,無論有著怎樣無恥的政權,即使數十年的革命成果被毀去,總有一群以天下為己任的志士仁人,有著大地上追求民主的、不屈的心。早在立憲時代的諮議局選舉,雖有不少賄選事,但亦有坦蕩蕩的不求私利只求貢獻民主的參選人。茲錄鐘伯毅先生訪問紀錄中一則讓賢事:

廣告

桂陽直隸州規定名額為議員三名,初選為五倍之……由此十五人互選三人,是為複選......投票揭曉,余與貴陽某君同獲四票居第三位。依例應抽籤決定。但該州人士竟自動宣布放棄,因該州已獲議員兩名,故以為第三名議員應讓與藍山(鐘伯毅家鄉)人士……

如此為國情操、君子之風躍然紙上。此後又有種種抗爭,如孫中山為抗議袁世凱獨斷專權而發起二次革命、抗議段祺瑞毀壞憲法而發起護法運動,又如一眾國會議員不受段祺瑞威脅、拒通過對德宣戰案而被請願團打傷……這些為民請命的議員、不惜一切代價決要挽回民主的革命黨人,每一個都是我們的手足。這些錚錚傲骨,為中華民國的歷史裡,譜下了在黑暗中的一絲光亮。誰說中國人生來紅,若他們能接觸自由的思想,我信他們也能像民國先烈那樣,在黑暗的國度裡怒然而起。

我想過,如果要我在中國人和香港人和中國香港人裡揀一項,我應該會說:我是中華民國香港人吧。只是這個美麗的願望像癡人說夢話,徒惹嗤笑罷了。寫來不是要大家成為民國L,但至少希望大家知道,在一百年前的中國,那裡有手足。讓我們一同盼望一百年後,甚至更短的時間裡,中華民國的精神能重現在大陸吧。

願榮光歸香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