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個普通的醫生:幸好你們只是來一個月

2020/9/13 — 10:39

內地核酸檢測支援隊 (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圖片)

內地核酸檢測支援隊 (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圖片)

【文:一個普通的醫生】

今天在新聞聽到來自福建疾控中心的鄧艷琴接受傳媒訪問,表示內地核酸檢測支援隊成員來到香港每天工作 12 小時,工作強度非常大和辛苦,甚至有人堅持 8 小時不用餐,甚至穿著尿片連續作戰。 慶幸你們這批核酸檢測支援隊成員只是來香港大約一個月,而不是長駐香港的急症醫院作戰,否則相信你們全部一早已經倒下了。

連續工作 12 小時究竟是什麼東東? 也許對於來自內地尊貴的核酸檢測支援隊成員來說,是強度非常大和辛苦。 但對於香港前線醫護人員來說,只不過是我們的日常。 雖然說根據合約,我們工作時間是朝九晚五,但有幾多人真的可以 朝九晚五地工作呢 ?早一兩小時開始巡房是常識吧!碰巧當天有門診或者是手術,七八點甚至十點放工也試過。 如果那天是 on call 的話,隨時由第一天的早上七點鐘工作到第二天的下午七點鐘,當中更加不是在火眼實驗室進行病毒檢測如此輕鬆。

廣告

外科醫生隨時全天候做手術,內科醫生門診上晝接下晝,遇上病人情況惡化,隨時要做心肺復甦法或者其他方式的急救。其他的檢測方法例如骨髓檢查、腰椎穿刺、 抽肺積水等等,不過是家常便飯 。沒時間吃飯又有多出奇,反正我們很多人天天也廢寢忘餐。不能去廁所很奇怪嗎? 不知有幾多外科醫生進行手術期間難以去廁所。

想不到這批內地核酸檢測支援隊的成員不過是短短一個月工作辛苦一點,就在大驚小怪。 我們有哪一位香港前線醫護人員不是早到遲退,而且還沒有半點的補償 。現在雖然有賣血 SHS,但很多地方的 SHS 根本不能夠應付我們數之不盡的工作量。 給你額外兩小時 SHS 又如何? 但我們超時工作卻要三至四小時,我們根本長時間在義務工作。

廣告

想不到這班政府、建制派甚至是醫學界天天要市民感謝和感恩的內地醫護人員,原來全部都像玻璃一樣脆弱。不過是短短一個月辛苦工作,已經在叫苦連天 。我們日以繼夜,夜以繼日地無償加班工作,卻被同一批人抹黑成為黑醫黑護,天天也想盡辦法要清算我們。 甚至一些醫學界的前輩也只懂得不斷讚揚這批不能捱苦的內地醫護人員,卻對於我們這批公立醫院前線醫生的辛苦工作嗤之以鼻。 甚至在今年初要我們去送死,質問我們的初心,問我們是否不夠防護裝備就不去 進入高危地方工作。 原來在你們的眼中,這批不過是短時間辛苦一點的內地醫護人員全部都是神,至於我們年年月月地辛苦工作的香港公立醫院前線醫護人員,你們就想盡辦法去清算。

幸好這班不能捱苦的內地醫護人員只是來短短的一個月,否則當他們見到香港公立醫院急症病房的恐怖狀況,相信 不消一星期就立即劈炮唔撈。 沒錯 ,香港公立醫院的情況真的非常惡劣,工作 12 小時算什?麼 電視劇的名稱也叫做 On call 36 小時,就算馬國明也知道我們的工作並不是如此輕鬆。 只可惜我們有多辛苦又如何?一些曾經在醫學會掌握權力的人,從來沒有關心過我們的利益,只懂得不斷地擦鞋討好權貴,甚至出賣我們,質問我們的初心。 可惜這些堅離地的人,連我們這批公立醫院前線醫生的苦況也不知道,竟然叫我們感謝這班不能吃苦的內地檢測人員,實在令人可笑。 要是他們不能捱苦的,就不要來香港吧。 反正在香港當醫護的,從第一天開始就要捱苦,這是我們的常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