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個普通的醫生:普及社區檢測計劃的另一個迷思

2020/9/9 — 14:17

全民檢測,圖片來源:政府片段截圖

全民檢測,圖片來源:政府片段截圖

【文:一個普通的醫生】

政府大力推動的普及社區檢測計劃到目前為止預約報名人數比起政府之前預計的 500 萬人相差一大截。這個計劃可為勞師動眾,需要市民到指定地點抽取鼻腔及咽喉合併拭子樣本,過程除了會為病人帶來不適,也有機會造成傳播病毒風險。 日前就有幾位有症狀人士參加計劃後被發現是確診病患者,他們並非隱形傳播鏈,只是私家醫生未能及早作出診斷及進行病毒檢測,他們本來就是有症狀的病患者 。究竟這個計劃是否浪費公帑呢?最好就是問陳肇始局長。 為何緊密接觸者只需要留取深喉唾液樣本,但沒病徵人士卻需要抽取鼻腔及咽喉合併拭子樣本。

今次檢測當中,政府需要招聘醫護人員甚至是醫護學生幫手抽取鼻腔及咽喉合併拭子樣本,當中的酬勞對初級醫護來說算是吸引。 但究竟這個安排是否必須,大家不妨參考一下政府之前面對慈雲山社區爆發還有最近大圍交通城小型爆發的處理方法。這兩次爆發,特區政府都安排派發樣本樽給慈雲山居民和大圍交通城群組相關人士作為病毒檢測方法。參加普及社區檢測計劃的人,除了幾個例外,絕大部分都是沒病徵人士。為何沒病徵人士需要用較辛苦的方法抽取樣本,但慈雲山居民和大圍交通城有機會已經接觸過確診病人的人士卻用深喉唾液樣本呢?中文大學曾經做過一項研究,表示深喉唾液樣本假陰性比起痰液和鼻咽及咽喉拭子為高。 但大家也必須留意這項計劃沒有選取鼻腔及咽喉合併拭子樣本作為參考對比。 而且就著這項研究報告,衛生防護中心傳染病主任張竹君公開表示根據本港及外地經驗深喉唾液樣本敏感度和準確度很高,不會比驗呼吸道樣本差,會繼續沿用。事實亦證明一切,就在這幾天有小型爆發的大圍交通城,有機會接觸確診個案人士都是獲得派發深喉唾液樣本樽 。

廣告

如果今次普及社區檢測計劃選用深喉唾液作為樣本,可以大大減省聘請醫護人員的需要,從而節省相關開支,亦可以減低檢測人士在檢測中心交叉感染的風險。究竟特區政府根據什麼邏輯選擇鼻腔及咽喉合併拭子樣本作為普及社區檢測計劃的取樣方案,但對於慈雲山居民及大圍交通城工作人士卻選取更簡單的深喉唾液樣本,究竟背後有沒有科學根據,陳肇始應該公開交待。因為整個普及社區檢測計畫所動用的每一分每一毫也是市民的血汗錢,如果在未有足夠理據下選用不恰當的方法採樣,增加整個檢測計劃的成本,就等同浪費公帑。 如果特區政府認為鼻腔及咽喉合併拭子樣本比起深喉唾液樣本更準確,那麼在大圍交通城工作的所有人士亦不應該繼續採用深喉唾液樣本作為檢測方式,應該立即為所有於大圍交通城工作人士抽取鼻腔及咽喉合併拭子樣本,因為相關人士比起一百萬普羅大眾,他們更有機會成為下一個確診者,更值得用最準確的方法作檢測,避免下一個大爆發出現。

作者並不是傳染學專家,故此向不斷宣傳相關計劃的陳肇始局長討教,希望陳肇始局長解釋為何在緊密接觸群組和普羅大眾要選取不同的方法背後有什麼科學根據。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