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個普通的醫生:為內地核酸檢測支援隊成員發聲

2020/9/14 — 13:36

火眼實驗室於中山紀念公園體育館的臨時氣膜實驗室。(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火眼實驗室於中山紀念公園體育館的臨時氣膜實驗室。(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文:一個普通的醫生】

承蒙各位讀者的錯愛,上一篇文章《幸好你們只是來一個月》獲得不錯的反應,實在令本人錯愕,也感謝大家對香港醫護人員的支持。 內地檢測支援隊成員未來香港前,已經被質疑沒有香港相關的專業資格。來到香港後也證實能力低,效率更低從來未達到之前華昇診斷中心董事長胡定旭定下的檢測目標,亦即是分別是 50 萬及 30 萬,已經在叫苦連天,表示沒時間吃飯,甚至要穿著尿片工作。 雖然本人自從畢業以來工作量比起這批內地檢測支援隊成員高不知有幾多倍,也從未需要用如此極端的方法作戰,但聽到他們訴苦,決定本著同行的理由,為他們爭取合理權益吧!

今日華昇診斷中心董事長胡定旭在城市論壇表示,這批內地檢測支援隊成員為免上廁所需要花時間脫下保護衣再穿上,故此是個穿著紙尿片連續工作。胡定旭實在太過分了,作為負責實驗室運作的,代表怎能夠容忍如此荒謬的事情發生!試想想數以百計人士在密閉空間內齊齊便溺,然後排泄物全部均在尿片上,這間火眼實驗室豈不是臭氣熏天?作為實驗室的負責人,怎能夠從容如此荒謬的事情發生!究竟胡定旭和他管理的華昇診斷中心是否真的有能力承擔全民檢測計畫這個工作,實在令人非常懷疑。 當初聲稱有能力每天檢測五十萬個樣本,然後改口說只能每天做三十萬個。 想不到實際檢測量連三十萬個也不到的時候,這班來自內地的檢測支援隊成員已經撐不住,要用極不人道的方法繼續工作。究竟華昇診斷中心是否一直以來報大數,欺上瞞下,甚至是虐待員工,絕對值得大家關注。因為今次這個全民病毒檢測計劃,是由大家用公帑支持的。這間檢測中心聲稱自己有強大的檢測能力,結果事與願違。如果未來在要舉行大規模檢查,這間機構還可信嗎?

廣告

第二個要質問的當然是公務員事務局局長聶德權。 聶德權今次負責整個計劃,如此荒謬的情況發生究竟聶德權是否知情?如果他是知情的話,究竟有沒有一刻嘗試改弦更張呢?檢測計畫已經來到第十三天,這十幾天來不斷有高官和建制派去到火眼實驗室打卡呃 like,究竟這關官員是否可以對於相關情況視若無睹,縱容這批你們天天說要感謝的內地檢測支援隊成員遭到不人道的對待呢?一句穿著尿片連續工作是自願絕對不能夠為如此荒謬的情況開脱。如果聶德權連區區五百人的權益也處理不好,請問他又怎可能有能力管理處香港的公務員呢?

那一批天天表示香港人要感恩的官員和建制派人士,你們所謂的感恩是什麼?難道就是去到現場影相拍片打卡呃 like,然後就縱容這班你們說是英雄的內地檢測支援隊成員在用極不人道的方法工作嗎?當天是你們說要他們來幫手,現在你們見到他們需要在極惡劣的環境下工作,竟然沒有人帶頭公開譴責負責計劃的官員和實驗室負責人,你們的行為豈不是在助紂為虐嗎?

廣告

希望這幾百位內地檢測支援隊成員在完成手頭上的工作後盡快離開香港,不但因為你們的工作能力太低,實在不可能應付香港接近瘋狂的公共醫療系統;而且口口聲聲說要感謝你們的人,其實全部都在虐待你們,眼見你們需要穿著尿片工作,甚至沒時間吃飯,也沒有嘗試過改善你們的待遇。一句自願就將自己的責任推到十萬八千里遠 。如果未來還有類似的計劃,希望你們也不要來了,反正我們也沒有人希望見到你們被當成打卡的背景,也不希望你們在香港被虐待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