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個普通的醫生:良知決定了我的選擇

2020/9/7 — 11:35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 一個普通的醫生】

昨天的 HA Secrets 有幾位醫護界的同袍發表了自己參加普及社區檢測計劃的意見,甚至有人表示不應該拿警員和議員跟自己相比相比,因為這樣對自己很侮辱。那位同袍也表示自己報名幫手是為了錢,難道有人工作不是為了錢嗎?另一位醫生表示自己為錢報名幫手,但去到被安排擔當 assistant team leader,和畢業三年註冊護士同級,表示不滿,更藉此批評政府「做所有嘢都係為咗砌台大龍鳳出嚟」。其實是否報名參加純屬個人決定,所以,良知叫我不應該參加。

坦白說,高達每小時 $900 的時薪對於初出茅廬的初級醫生來說絕對不錯。身邊不少同事也因為錢而選擇報名幫手。為了錢工作沒有問題,但是否有錢使得鬼推磨,你願意為了錢放棄自己的立場嗎?如果你這一刻選擇報名幫手,就等同你支持這個普及社區檢測計劃。你就是為了錢,向這個計劃投下了贊成票。其中一位在 HA Secrets 發牢騷的同袍表示,自己反對這個計劃,「純粹係因為污糟 、無用 、做完唔係一世免疫」。只可惜這位同袍實在看輕了報名參加的意義,報名的時候也因為金錢所以蒙蔽了自己的良知。當你選擇報名參加的時候,你已經選擇與政府同行,如果你是不同意這個計劃的話,你為了錢報名幫手,就等同為五斗米折腰,選擇助紂為虐。舉一個例子,有一天你收到來自建制派組織的邀請,只要簽名支持國安法,你就會獲得一個福袋,你只需要大筆一揮就可以,你的決定不會導致他人傷亡,而且就算你不簽名,其他人也會簽名,國安法也會立法,你會為了一個福袋簽名嗎?同樣地,有人邀請你參加撐警集會,只需拿着國旗在添馬公園坐 3 小時就可以輕鬆得到 $3000 的回報,你又會參加嗎?以上兩個例子,同樣透過利益邀請你參加,你付出的只是自己的簽名,或者是幾小時時間,當中不需要打人,也不會被人打,你甚至隱瞞自己的身份,靜靜地參加這個集會,但你卻對於這個邀請感到不屑,所以不會參加。究竟這兩個活動和報名幫手普及檢測計劃有分別嗎?答案是沒有。因為所有參加者背後都有一個共同目的,就是贊成這個計劃,所以報名參加。

廣告

至於為什麼我不會參加呢?很簡單,就是因為政府為了推廣這個計劃,盡了一切努力抹黑一批值得我們尊敬的醫護人員,所以我不能夠為了區區幾千元出賣自己。自從部份醫護人員表示自己不會參加這個計劃,甚至呼籲他人杯葛這個計劃後,他們一個又有一個被打壓和抹黑。何柏良醫生不再主持電台節目、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被抹黑成為法輪功成員、醫館局員工陣線也不斷被打壓。當你選擇了參加這個計劃,就等同你認可這個計劃,也等同你為了錢出賣你的手足。因為良知的召喚,我實在沒法報名幫手。
對於其他人的個人選擇,我沒法阻止,正如我也不能夠讓藍絲變成黃絲。是藍是黃,全屬個人選擇。對於其中一位同袍表示「啲錢點都係拎左出嚟,點解唔比醫護賺,你唔做就益藍絲甚至大陸醫護做嫁啦,最多咪用返落黃圈,唔好鬥黃啦」,對不起,自從你選擇參加這個計劃後,我已經不能相信你是黃絲。難道你出席了撐警集會賺到 $3000 ,然後用這 $3000 幫襯龍門冰室,我仍然相信你是我的同路人嗎?如果你選擇支持政府,這個純屬你的個人決定,我是沒法干預的。我也從來不會要求民建聯支持者投公民黨一票。我尊重你的決定,但請你不要指鹿為馬可以嗎?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