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個眼罩數人共用、N95 數月仍稱未運到 政府外判清理催淚彈殘餘物 清潔工防護不足

2020/1/16 — 14:24

「反送中」運動持續逾半年,警方施放至少超過 1.6 萬枚催淚彈。有最新調查,指有六成半負責清理受影響範圍的外判清潔工,工作期間感到不適,大多數人只獲發口罩和膠手套,不足以保護工友安全,外判商亦欠缺向工友提供清理催淚彈殘餘物及撒離的指引,對外判清潔工的健康及人身安全,造成風險。

康文署較食環署更差

香港天主勞工事務委員在去年 11 月 25 日至 12 月 28 日間進行問卷調查,訪問 88 名來自全港共 27 處的食環署及康文署外判清潔工,工作地點主要分佈於、灣仔、西灣河一帶曾密集施放催淚彈施放的「重災區」。

廣告

調查發現,催淚彈不單止影響清潔街道的工友,連清潔附近公園、垃圾站和戶外公眾康樂場地等的工友,亦被催淚彈殘餘物波及。逾六成受訪者曾在受影響範圍工作,其中有六成半人因而感到不適,主要出現喉嚨乾、持續咳嗽和流眼水,部份人感呼吸困難和眼腫,有少數人更出現嘔吐和肚瀉。

此外,調查發現外判清潔工防護裝備不足,當中分別有七成和五成人,只獲發外科口罩及膠手套,而只有一成受訪者稱承辦商有提供手袖、膠圍裙和水靴等防護裝備,只有極少數人稱獲發 N95 口罩、保護衣、眼罩和頭套。相比之下,又以康文署向清潔工提供的裝備,較食環署更差。

廣告

一個眼罩幾個人用、N95 運 4個月都未到

勞委會政策研究幹事羅佩珊指,口罩及膠手套只是平日基本裝備,當工友清潔時會揚起的催淚彈殘餘物,這些裝備根本不足以保護他們。

她指如 N95 口罩這些較佳裝備,是要有工友提出,外判商才會提供,又有外判商去年 9 月聲稱會提供口罩,但到今年一月仍續稱「運緊來」。她提到有外判商只提供一個眼罩,但該公園有兩三名清潔工工作,「一個眼罩點夠分?尤其是受影響地區,工友裝備根本就不足夠」。

受訪者中,有近三成人曾在工作範圍直接遇上警方施放催淚彈。羅佩珊指 ,有北區清潔工被迫躲入公廁暫避,但管工只叫街道工友離開,沒有想到附近公園等地工作的清潔工甚至保安員也會有影響,「他們的人身安全受影響,有時都等不到管工打來」。

公司對工作期間放催淚彈無指引,怕無糧出不敢撤離

76 歲的友姐,任職康文署夜更公園清潔工已近 16 年,工作範圍正正是 「TG 重災區」油尖旺一帶,曾多次在工作時受催淚彈波及,「彌敦道周圍最西利,催淚彈真係好鬼辛苦,雙眼矇晒,係咁咳同喉嚨痛」。她因此咳數日,又出不到聲,結果自己用醫療券睇醫生,「公司點知你呀!」

友姐稱,十多年來的裝備都只是口罩和手套,公司未有因近月局勢而增加他們的防護裝備,有時還要向附近垃圾站工友「借」。她又指,管工只提過若果放催淚彈的話,就叫他們「小心啲」、沒有提醒要如何撒離,最多在附近「避一避」,更不可自行離開,「唔得呀自己走,會無糧出,要佢地簽名唔係死硬!」管工會聯絡他們? 「要等電話,搵食艱難,混亂都無計,多人咪行開啲,跌倒賠俾你都無用啦」。

勞委會建議 ,政府承擔責任,直接向政府外判清潔工提供足夠個人防護裝備,以解燃眉之急,再與承辦商討論成本處理。此外,相關部門應訂明在緊急情況下,容許清潔工及保安員自行撒離,不當擅離職守及扣減工資。

羅佩珊又提出 ,政府應就可能受催淚彈影響的街道、公園、戶外設施及建築物作風險評估,並委派專業清潔人員,清理催淚彈「重災區」。會方又建議,政府應加強定期巡查外判商,有否如實執行《職業安全及健康條例》。

油尖旺是催淚彈「放題」重災區之一。

油尖旺是催淚彈「放題」重災區之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