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切都是「定於一尊」惹的禍

2020/2/14 — 9:58

兵荒馬亂之際,習近平做了兩項人事大調整,湖北武漢大換班,港澳辦主任也由政協副主席夏寶龍兼任。港澳的事,當下根本排不上號,只是張曉明老是不處理,掛在那裡終不是辦法。至於湖北武漢大換班,早在外界預料之中,只是疫癥前後發展的事實俱在,全換班究責,終難服眾。

張曉明有犯錯嗎?要說有,只是執行不力,搞到香港一鑊泡。整個港澳政策,雖然韓正負其責,但從習近平多次對港澳的「指示」來看,港澳政策的基調根本是習自己定下來的,強調三權配合,強調憲法,強調一國,這都是他對港的總體方針。韓正是執行者,張曉明等而下之,王志民再等而下之,林鄭更等而下之。

全國政協副主席夏寶龍「兼任」港澳辦主任,這也是從來沒有的事。港澳辦主任居然是兼任的,也就是這位夏寶龍只分身過問一下港澳工作,而張曉明雖降為副主任,卻仍然「分管日常工作」。實際情況是,張曉明仍然是張曉明,事情還是他在做,一切還是要聽習近平的,只是主任的位置沒有了。目的是昭告天下,張曉明「降職」了,新主任級別很高,中央重視香港,往後軟的一手更軟,硬的一手更硬。

廣告

香港搞出如此一大鑊,王志民也只是降了一份閒職,還要強調保留部長級。張曉明位置稍降,還是部長級,可見問責是作作樣子,若要真正問責,先要問到韓正頭上,最終還是要問到習近平頭上。因為,中國一切大政方針都定於一尊,既然都要一尊點頭,出了事一尊要卸責,那如何服眾?

至於湖北武漢大換班,因為疫癥這一鑊更大到無倫,這一鑊幾乎會要中共的老命。但湖北武漢這一大批高幹,誰又犯了什麼錯?早前武漢市長周先旺接受央視採訪,就直接把責任推給中央,當地幹部並沒有隱瞞疫情,而是中央有關規定不讓公開。疫癥流行了,中央派下去的專家組,作出全盤錯誤的判斷,武漢也只能聽中央的。與此同時,習近平為春節歌舞升平,把疫情按下不表,延誤了抗疫關鍵時機。事實是做錯的都是中央,如今帳卻算到地方官頭上,這些前呼後擁氣焰熏天的官,誰敢放一個屁?他們內心怨氣衝天,知道官運凶多吉少,在抗疫領導方面當然消極不作為,如此又更把疫情推向深淵。

廣告

因此,大換班雖沒有正當依據,但不換班還是不行,換了班不能服眾,也只好先換了才說。定於一尊是中央指令,出了事責任卻要底下承擔,如此往後各級幹部如何辦事?中央的規定,是嚴格執行好,還是半推半就好,還是躺倒不幹好?

可以預料,湖北武漢這批下台幹部,有的會平級調任,有的會降級,以後再慢慢安排作出補償。這種事早有先例,中共用人只講政治立場,政治上寧左勿右,左是方法問題,右是立場問題。至於方法,聽話總是對的,不聽話一定錯,聽話而做錯,即使暫時投閒置散,總有再被起用的一日,而不聽話即使做對了,一定沒有好果子吃。

定於一尊似乎權大過天,但一尊不是那麼好當的。官場上逆淘汰,能幹的幹部被邊緣化,呵謏奉承之輩紛紛上位,上有好者,下必甚焉,官場內只有一個聲音,人人噤若寒蟬,事情一級級往下蔓延,人人觀望被動,少做少錯。清末袁世凱權慾熏天,身邊人慫恿他稱帝,他兒子為當皇太子,特地為他印一份報紙,專門說好話勸進。袁世凱被兒子和復辟派團團包圍,對世相民情完全隔膜,終於做了一生最蠢的一件事,千古罵名一身擔。

毛澤東當年也是一手遮天,他想幹什麼,沒有人敢說一個「不」字,孤家寡人一個。即使有天大本事,與天地鬥與人鬥,最終不是別人把他鬥倒,是他把自己鬥倒了。

習近平主政後,志大才疏,對外強硬,對內嚴酷,結果是內外都碰釘子。凡事雖然都是他說了算,但凡事辦得不好都算在他頭上,定於一尊不是那麼好玩的。今日疫情大過天,來日正不知如何安頓十四億人,如何面對國際社會。國內外不少要求習近平效法封建帝王下「罪己詔」的聲音,古代皇帝尚要為天下事擔責,罪己求恕,那今日呢?
中國的事,一日不改體制,永遠都是無解。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