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名中三生的詰問:難道我們真的無法捍衛香港的核心價值

2020/3/13 — 17:34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Marcus,一名中三學生】

一說到香港你會想到甚麼呢?一座座高聳入雲的高樓大廈?香噴噴的咖喱魚蛋?中西合璧的文化交匯處?還是獅子山下的精神呢?香港確實有許多引人入勝的景色和美食,但我卻想到香港的核心價值,例如新聞自由和法治等等。

何謂法治?古代哲學家亞里士多德說過「與其讓公民中的一員統治,不如讓法律統治,所以即使是法律的捍衛者們,也得遵守法律。」簡單來說就是所有人,不論地位,均應接受法律的約束,並享有法律賦予的權利。法治意味著每個人都會受法律約束,包括當權者、執法者和普通市民,《史記》亦指出「法者,天子所與天下公共也。」,展現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概念。

廣告

哪麼香港是否一個法治城市呢?

以前的香港確實是一個法治城市。所謂「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就以 2014 年雨傘運動的「7 警案」為例,警方被鏡頭拍攝到在示威現場對社工使用極度不恰當的武力,隨後被調查,最後被判有罪;而當年在旺角以警棍毆打市民的警司朱經緯也被調查,之後被裁定「襲擊致造成身體受傷」罪名成立。由此可見,執法者犯法也需要接受法律制裁。

廣告

可惜的是,現在的香港已經不再是那個誠信廉潔的香港,警方已不再公平公正地執法。以 2019 年 7 月 21 日在元朗站發生的「白衣人襲擊事件」為例,當時站內有近百名白衣人無差別毆打香港市民,警方卻姍姍來遲,在事後 39 分鐘才到場;更有記者拍攝到有警務人員與白衣人聊天。至今亦只有約 35 人被拘捕,而且不是所有人都被起訴,警方的處理手法確實令人失望。還有的是,由去年 6 月 12 日至今警方在多場示威活動中都被指使用過分、不必要的武力驅散市民,但只有 21 名警員被訓斥,實在荒謬。難道我心中那個熟悉的香港已經消失了?警察的工作不是要嚴正執法嗎?警察不是理應對所有市民都一視同仁嗎?公務員在執勤時不是要保持政治中立嗎?我腦中浮現出一道又一道的問題,開始質疑小學教科書上所教授的知識。

或許你會想到香港有很多高樓大廈,是一個國際大都會。沒錯,香港確實是一個國際金融中心;因此,新聞自由對香港真的十分重要。香港是一個採用三權分立的城市,而媒體就是第四權,媒體最重要的功能就是監察政府,達到互相制衡的目的。「831 太子站事件」正正因為警方趕走站內記者,媒體不能採訪,市民無法知道真相,從而產生不少揣測;到了現在,這個低民望、低能量、低認受性的「三低政府」,如何解釋也無補於事,因為港鐵沒有公開閉路電視片段,現場又沒有記者紀錄、監察警方行動,令市民懷疑警員會使用更過份的武力。

採訪自由對一個國際金融中心來說是無比重要的,這不但可以令市民知道政府的政策及不足;如市民有不滿也可以善用他們的言論自由表達意見,使政府作出改善;採訪自由使資訊流動,無論是香港人還是來港做生意的商人都可以了解社會時事,更可吸引商人到香港這個透明度高的城市投資,帶動經濟發展。失望的是,警員多次妨礙傳媒採訪,又以不禮貌的態度對待記者。

經過這九個月,我心中感到無比失望,同時又感到惋惜,為什麼政府不願意與市民對話呢?為什麼?難道他們希望看著香港步向死亡?難道我心中那個熟悉的「她」快要消失?難道我們真的無法捍衛香港的核心價值?

現在的我只希望可以在不久的將來看見我心中那個熟悉的香港,那顆漂亮的東方之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