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國兩制」的初心何在?

2020/4/21 — 19:51

港大法律學院教授陳弘毅在一個研討會上提到「一國兩制」出現了「中年危機」,仍然有機會重啟及重新定位「一國兩制」,並認為需要審視過去二十年「邊啲未做得好」,尋回推動《基本法》的初心。

這就涉及到何為基本法的初心。

中共實行「一國兩制」,初心究竟為何,這真是一個高難度問題。鄧小平早已去世,不能起之於地下問清楚,當年他的言論固然面面俱到,但若說他真心想給香港人高度自治,這也太一廂情願。

廣告

香港是一定要收回的,香港也一定不能直接收回作大陸一個城市。中共建政之初,毛澤東留著港澳作不時之需,當中英談判時,中共政權正岌岌可危,百孔千瘡。改革開放剛起步,萬事起頭難,正需要香港的國際地位、香港的資金與人才幫助渡過難關。因此不管是真心也好,假意也好,「一國兩制」的設計是形勢所迫,不管如何,先安撫香港人,留住國際商業機構和資本,安定內外人心,先回歸了再說。

鄧小平初時還打包票,1984 年 10 月 3 日接見港澳同胞國慶觀禮團時,說了一番推心置腹的話:「聯合聲明確定的內容是肯定不會變的……我們在協議中說五十年不變,就是五十年不變,我們這一代不會變,下一代也不會變。到了五十年以後,大陸發展起來了,那時還會小裡小氣地處理這些問題嗎?如果有什麼要變,一定是變得更好,更有利於香港的繁榮和發展。」

廣告

這一類的盛意拳拳的話,到六四後就不見鄧小平提起了,中共絕了政治改革的路,香港的高度自治敲響了喪鐘。

五十年未過一半,中英聯合聲明已經給他的「下一代」宣佈為失效了,而大陸發展起來了,香港並沒有變得更好,反倒是中共驅使的香港黑警,公然打得香港人血濺街頭。「一國兩制」的初心,究竟是香港回歸後繁榮發展的百年之計,還是為幫助中共捱過經濟難關、鞏固專政統治的權宜之計?

要論中共的初心,只要看他們能否保持回歸以來的對港方針,能否保證香港的高度自治,就知道了。而事實是,一切都變了形,變了樣,變得香港人都認不出來,不敢想像回歸初期的好景了。

陳弘毅想要重啟和重新定位「一國兩制」,審視「邊啲未做得好」,即是要檢討中共二十年來在推行「一國兩制」上犯下的極左錯誤,這固然會是好事,但也是完全不現實的。在今日香港的環境下,在今日中共內外處境下,這只是他的自說自話,他敢說,誰敢做?

現在問題只是,中共想在鎮壓香港人這條路上走多遠而已,如鐵了心欲與全世界攬炒,哪裡還顧得上初心不初心?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