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國兩制」註定失敗,港共建制進退維谷

2020/4/21 — 11:31

當年「一國兩制」喺鄧小平嘅口中係劃時代嘅設計,以香港做試驗點,中共更希望用香港嘅「成功」模式統一台灣,結果成功騙到一整代期望「五十年不變」嘅香港人。但係歷史證明,徹底不信任中共,九七前選擇逃離中共魔爪嘅移民人士先係選擇正確嘅一群。

一國兩制建基於中共自我約束權力,等同痴人說夢

「一國兩制」成功與否,關鍵在於作為宗主國嘅中共有無尊重整個制度,而香港能否享有高度自治,全靠中共約束自身權力 self restraint。《基本法》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中一條全國性法律,就算唔係中聯辦越權扭曲 22 條,僭建對港監督權,《基本法》本身已授予中共極大權力「合法」地扼殺一國兩制:《基本法》158、159 條:人大擁有修改及解釋《基本法》嘅最終權力、《基本法》15 條:中央擁有任命行政長官及主要官員權力、《基本法》18 條,中央可宣佈香港進入緊急狀態並在港實施全國性法律權力等。凡此種種都係「合法合憲」,差在中共用定唔用,法律條文作為黨國服務嘅工具,從來都係呼之則來,揮之則去,《基本法》亦不例外。

廣告

Self restraint 自我約束權力靠嘅係對法治嘅尊重同對自身政權嘅信心。但係中共係連一隻維尼熊都容不下,一隻荒島撿樹枝嘅遊戲都要下架,一聲「台灣」都成地玻璃心嘅虛怯國家,試問一個如此虛怯,執政合法性純粹建基於高壓手段嘅政權又點能夠容忍香港長期成為化外之地,每日有無數嘅媒體、政客批評中共黨中央,損害國家顏面呢?對於所謂「出政府糧,倒政府米」嘅公務員、議員,佢哋仍然生存對中共官員嚟講更加係匪而所思。所以香港之「亂局」,對於中共及其爪牙,唔單止係「眼中釘,肉中刺」,直情係心腹之患,必定要除之而後快。 

所以「一國兩制」喺香港落實註定失敗,唔係因為制度設計,而係在於中共一不尊重事實;二不信守承諾; 三不履行合約;以中共有權用盡、為求目的不摘手段嘅本性,要求中共 self restraint 就等同寄望黃鼠狼唔偷雞,叫隻貓看魚檔一樣,痴人說夢。從呢個角度嚟睇,「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嘅方針之失敗,乃歷史之必然結論,絕非偶然。 

廣告

「一國兩制」泡沬破滅,港共建制不知所措

對於政治光譜嘅深黃陣營,本土、自決、或獨派向來高舉「法治已死」嘅旗幟,與政權全面決裂,司法獨立、《基本法》保障等早已成為笑話,一直對外游說都係想指出政權嘅虛妄同「一國兩制」嘅偽善。所以今日由官方否定《基本法》嘅保障,推動「政治攬炒」,對於深黃陣營嚟講係何樂而不為,反而印證咗佢哋一直判斷準確,為佢哋嘅論述提供口實。中共嘅倒行逆施,只會更加強化佢哋嘅信念,而唔會有所打擊。

另一方面,「深藍」、土共一派早就想中共全面接管香港,所以全面撕毁《基本法》真係無乜影響,對於一班從來只聽主人命令嘅傀儡木偶嚟講,高度自治從來都無任何實際意義。工聯會、何君堯之輩甘於為西環效犬馬之勞,駱惠寧一聲令下,便空群而出,第一時間自我閹割。

最受衝擊嘅係淺黃、淺藍等中間派人士,佢哋多數仲相信「香港係一個法治社會」,《基本法》係過去二十年嚟賴之成功嘅最後保障。呢班人好大多數都係香港嘅中產、專業人士、公務員,即使政見不同,仍相信程序公義同白紙黑字嘅法律條文。「4.18 大抓捕」,連八十一歲高齡嘅香港首席資深大律師李柱銘都成為被捕人士之一;作為《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當年有份編撰《基本法》條文,現今眼見二十二條被肆意扭曲,「一國兩制」蕩然無存,不知作何感想。而李柱銘亦代表咗一整輩相信「民主回歸中國」嘅四五十歲人士,大夢醒來,所有承諾只餘謊言。最終一係心灰意冷,離港移民;一係將呢一批中產人士再進一步推向深黃陣營,所有幻想破滅,從此信奉「攬炒」主義,浴火方可重生。而一貫以「理性論政」、高舉法治嘅建制人士,如曾鈺成、葉劉都唯有擱下老面,全面歸邊,前言不對後語,打倒昨日的我,非常狼狽。

而縱觀多個陣營中,最左右不是人嘅係林奠以降嘅港共官員。雖然香港政府早已淪為中共傀儡,但係面子上都要靠「一國兩制」呢塊遮醜布立足於國際,特首得以傲視其他省市同儕。駱惠寧以「市委書記」身份君臨香港,僭建對港「監督權」,對於一直自視甚高嘅林奠等同降級矮咗一截,由直屬中央嘅「行政長官」,降格為一般「市長」。對於中聯辦直接走出台前,揭開底牌,港共官員明顯表現得進退失據,左支右絀:所以鄭若驊先叫傳媒唔好「過度報導」;所以湯家驊先會叫唔好搞大件事迫人大釋法;所以先會有政府聲明一晚三版本,由捍衛二十二條到全面跪低到聶德權為聲明混亂致歉。由此可見,無咗「一國兩制」嘅擋箭牌,港共政府變得不知所惜,進退維谷。

經此一役,港府被迫承認中聯辦擁有對港監督權,同時對評級機構惠譽一再調低香港評級嘅反駁便顯得底氣不足,言不由衷。呢種僭建制度會有深遠嘅影響力,單單一個「監督權」已經寒了十萬公務員嘅心。此例一開,中聯辦嘅手只會越伸越長,係咪是但一個中聯辦嘅「旦散」話自己奉駱惠寧之命要監督港府施政,打個電話俾各局常秘都要交代清楚,機密文件雙手奉上呢?政出二門,大變只在眉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