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國兩制(1997-2020)

2020/7/1 — 15:08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如果我們決定留下,面對「被少數化」的命運,容我引George Orwell《1984》的一句話作勉: "There was truth and there was untruth, and if you clung to the truth even against the whole world, you were not mad."

文章見報時,國安法已經正式通過,不用等到2047,香港人便由去年擔憂被送中,變成面對中國對香港的「二次回歸」。城市的面貌未有改變,依然是高樓林立和熙來攘往的人群,但香港人都知道,只要換了一套制度,香港即不再是香港。

誰摧毀香港法治?

未來我們將會記得2020年的今天,是23年來七一遊行首次被禁止,也是「一國兩制」正式壽終正寢的第一日。近數月市民上街已經可以隨便被無理拘捕,網上平台言論被移除,言論自由受盡打壓,白色恐怖成為常態。

廣告

今天,我們看出港府完全被架空,一條可囚終身的「煽動」、「顛覆」政治罪行,所謂首長高官連條文都未看過,根本毫無資格說服香港人支持立法,更遑論要大灑納稅人金錢投放「漂白」廣告。

中央放棄經代理人管治,香港官員緊隨黨指令,強行推銷國安法,強調只「針對少數人」,然而「龍門任擺」的法律、「法官自己揀」的審訊,再加上目無法紀的警隊另組「國安部門」執法,所有香港人都隨時是那「少數人」被政治打壓。

廣告

基本法委員會前副主任梁愛詩就外界對「港區國安法」有疑慮,說希望市民信任香港的法律制度,香港人的權利及自由都會得到保障,強調是按香港法律執行。這顯然是偷換概念。中港法制本不相容,國安法大於《基本法》,案件可以交由內地審理,香港的法律制度還有什麼空間?

美國政府最新宣布對香港的制裁措施,影響香港購買包括涉及5G網絡和加密技術的高端產品,將打擊香港智慧城市、科研的發展。同樣受制裁和國安法影響的是市民私隱安全及通訊自由,未來香港步向網路長城可能又近一步。

然而,林鄭回應制裁措施時指政府非常願意配合中國採取反制裁措施,「攬炒」的態度無阻香港被國際社會孤立和制裁。過去香港政府的務實態度如今已一去不返,令人遺憾。

林鄭又嘗試說服外國商界,「社會動盪影響香港的國際聲譽及穩定營商環境」,故此立「港版國安法」事在必行,不容有失。然而當日下午,擁有來自140個國家、8000多家會員公司同會員協會的國際商會(International Chamber of Commerce)發表意見書,表示「港版國安法」令人震驚,政府不徵詢香港市民意見令人惋惜,同時亦摧毀香港人對政府的信心,更預期香港高度自治受到侵蝕,「海外人才將不再願意來港工作」。誰是誰非,日後自可見證。

國安法未立前,教育界、文化界、傳媒、創業或營商已一一被整治。香港已全面踏入自我審查、以言入罪的權極時代,別說海外人才來港,就算是本地專業、商務人才亦都正計劃準備離開香港,社會瀰漫前所未見的無力感。

一起守住真相

近日餐廳吃飯聽到最多人談論的話題就是移不移民或何時出發。失去公民社會、言論自由及司法獨立的香港,徒具軀殼,沒有靈魂。為了能說真話而不擔心人身安全,或為了下一代,香港人若要離開再尋安身立命之所,是無奈之中的一個選項。

不論決定留守或離開,香港人的身份認同不會改變,筆者也相信這段日子的經歷,香港人不會忘記或放棄。在全球化的今天,在有資訊自由的國度連結公民社會,我們尚有方法保存真相及道理。

如果我們決定留下,面對「被少數化」的命運,容我引George Orwell《1984》的一句話作勉: "There was truth and there was untruth, and if you clung to the truth even against the whole world, you were not mad." 香港人,不論立國安法後作何選擇、發生何事,讓我們一直守住真相,便是有力的歷史見證。

(2020-7-1 刊於信報,作者授權轉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