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場內會選舉,將香港推向憲政發展的轉捩點

2020/4/21 — 20:43

一場原本在社會受到極低關注、對政權影響也算低微的內會主席爭奪戰,竟然在「無人理」咗大半年的情況下,成為香港憲政發展史的轉捩點。

一、隨著兩辦自行釋法,原本屬香港非建制派保守一翼、在 2018 年底還在訪美要求不要取消香港「特別關稅區」、指香港「法治的挑戰屬外來的」的郭榮鏗議員,基本上肯定會在九月立法會選舉前被 DQ,更有可能因其主持內會選舉而負上刑事責任;

二、因為主持會議「不合心水」而 DQ 郭榮鏗,其實誇張到一個地步,要諗得清楚呢個 move 的政治意義,也不是易事,現在至少想到的如下:

廣告

A. 香港的後 97「半民主」體制,設計極精細,包裝在「文明法制」底下卻又同時可供極權使用的機制多如繁星。

一直以來,港共政權都是樂於使用這套精心設計的「文明法制」去進行極權操作,DQ 候選人如是,人大釋法如是,不論怎做,中共都可以把香港當成在國際社會上的「白手套」:係唔係每個人都會鍾意,但香港點都係文明社會,我地做嘅每一樣嘢都是「有法可依」、「乎合體制」。

廣告

惟兩辦自行釋法(地位超然於體制外)加 DQ 郭榮鏗兩舉,就是嫌過往對政權來說「行之有效」的手段都太「阻手阻腳」,政權不要再做戲,所有嘢都坦白點:我們再也不能忍受你們這樣胡作非為,由今日開始,我們直接「嚟料」,喜歡怎樣就怎樣,體制容許的、法庭會幫手的,當然更好,但我們不會再受此制肘了。

也不會再包不包裝你在「港獨」之下,總之普天之下,非擁抱極權的就是「港獨」,就直接「嚟料」;

B. 對民主派的全面鎮壓,不再分港獨、溫和民主派。

郭榮鏗都等不到九月、要現在 DQ,甚至把這個溫和民主派跟梁天琦、陳浩天、梁頌恆睇齊,剝奪其政治權利終身,即代表任何體制內的「胡作非為」都不可能忍受。加上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大執位,九月選舉 DQ 極大量的候選人、不再是一個半個甚麼港獨自決,基本上是可以肯定的;

C. 所有政治極權操作宣佈直接「嚟料」,即等於不會再透過「綁手綁腳」的「政治體制」去做,廿三條當然是首當其衝,九月前直接繞過立法會進行立法,我認為是極大可能的。

甚麼首讀、二讀、內會、委員會、三讀、過半通過,在今天起全部已成歷史;

三、本來我都一定是 35+ 的擁抱者,即是認為 35+ 是「奪權」或能促成憲政危機的重要手段之一,再推動國際制裁,務求令運動有重新發展和推進的可能。

但現在兩辦顯然等不切民主派過半才郁手,現在就要出手攔截,防止民主派在國際關注下過半後才肉酸地出手,今天就要完全撕毀體制、進行體制的「攬炒工作」:好呀,你們經常說要國際制裁,現在我郁手了,快點制裁我吧。

DQ 郭議員後的未來一至兩月,國際線會怎樣發展、有沒有得發展,將會影響整個選舉的性質:繼續推動 35+,還是要全面推動杯葛。

四、甚至可以進一步說的是,我們某程度上想透過選舉推動的「破局」,今日中共已經欣然開盤:局破了,運動呢?

運動現在有重新推進的可能嗎?如果現在不會有,為何九月會有?

五、如朋友所言:「而家個危險就係,當公眾視立法會為垃圾後,選前冇借力位杯葛,但亦冇力贏到 35 席。兩頭唔到岸,咁就仆街喇。」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